第九章 来到胡宅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81

  看着一本正经的阐啾,歌芷鸢反而成了一个想求学的学生,蹲下来看着阐啾吃糖葫芦。

  隔着白纱的眼睛带着罕见的好奇,阐啾心里突然萌生出一股自豪。

  “那你说说为什么吧?”歌芷鸢是真的好奇,失踪了这么多少女,而且那只妖也说了捣毁了歌芷鸢的神庙就以为她不知道。

  “这只妖的道行不高,就叫你自己都高估了他,对于我这种没有法术傍身的人来说才是威胁。

  那些生了儿子的人家屁事没有,因为男童阳气较重,女孩属阴对他而言更好,我放才看神庙中香鼎被掀翻了就是怕你过来。

  你去追妖又出来一只鬼手肯定也是知道我道行低微,你对付的那只妖气数已尽,才会如此急躁的要得到掌柜的女儿,我怀疑他在报复,因为我闻到了浓浓的怨气。”

  阐啾非常认真的分析着,歌芷鸢全程都在认真的听,昨天晚上抱住那只鬼手的时候就如他两只手环绕这么大的怨灵,怨气冲天。

  “报复?何出此言,女孩精气纯净属阴就算是有怨和这些姑娘有什么干系?”歌芷鸢蹙眉,阐啾越说越迷,歌芷鸢也感觉失去了方向,阐啾吃着糖葫芦,骤然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袭上二人心头他们的目光都投向了同一个地方。

  在日光下城中上空笼罩着一层阴气,歌芷鸢身上的铃也突然像受了刺激一样晃动起来。

  “尊者看来我们要多留一日了!”阐啾依然笑着牵着歌芷鸢的手,两个人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逐渐强烈的压迫感让阐啾感觉到了心慌。

  他闭上眼睛去适应怪自己灵力太低了,握着歌芷鸢的手也开始暗自收紧,歌芷鸢也能感受得到周围的气息变得越来越沉和压抑。

  找到一个开店的店家,店家面色憔悴还在咳嗽,歌芷鸢带着阐啾走进去问了问。

  “我想请问,这条巷子通哪里?”歌芷鸢非常的平淡,店家是一个老妇人老了歌芷鸢探了探气。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哪里,我一把老骨头死在这也知足了活了大半辈子,可是你一个小姑娘为什么要去哪里?”

  老妇人阴阳怪气的说道,歌芷鸢蹙眉不太能明白这妇人为什么要这么说,面黄肌瘦,两颗眼珠子好像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从这个巷子下去直通的胡家大宅,那个宅子邪门的很,出过人命,我们住在这里有时候都能听到胡家大小姐的哭声可凄惨了。”

  老妇人一边说一边摆了摆手,厚重的呼吸声让她快要窒息,歌芷鸢的手突然握紧,胡家!她瞳孔一缩,当年修仙上长灵峰是她有一位师姐正是胡氏,而且住在金陵难道是她!

  “那胡家小姐是否是长灵峰弟子,胡长汐!”歌芷鸢突然激动起来,斗笠下的双眼突然红了,红得格外异常,阐啾抬头还真没见过如此激动的歌芷鸢。

  “正是,当年从长灵峰回来以后胡老爷子准备给她找个良人,可不曾想她居然在外偷奸,自刎了…胡家人一晚上全部死了,衙门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仵作查不出来。”老妇人说起来也觉得怪可惜的,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这么香消玉殒了。

  歌芷鸢整个人都好像在颤抖,这不可能偷奸这种事永远都不可能会落到胡长汐头上,她这么一个视贞洁如命的姑娘,怎么可能会偷奸!

  当年她突然离开,听师傅说是被自己爹爹接回去成亲,二人就此断了联系,没想到再相遇已是阴阳两隔。

  歌芷鸢的故意变得混乱起来,咽了咽喉,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和惶恐,就连她的步伐也是那样的僵硬颠簸。

  歌芷鸢干涩的唇瓣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像一块锋利的石头卡在这里要将她的内壁割破喷出血来。

  一滴眼泪悄然滑过她的脸颊,一身白衣的她是非常的干净,她牵着阐啾的手也出了汗。

  “不可能偷奸这种事,胡师姐不可能会做,她如此好的慧根,当年师傅都夸赞,怎会如此厚颜无耻。”

  歌芷鸢还没等老妇人说话,就强拽着阐啾走出了店铺,阐啾的步伐加快尽量跟上歌芷鸢的步伐。

  白纱下的脸苍白如纸,粉唇也瞬间失去了光泽,这是歌芷鸢来这里听到最不好的消息,从那时胡长汐走了以后歌芷鸢和其他的是兄弟姐妹进入了闭关等出来的时候,一心都是修炼。

  今日听到胡长汐偷奸自杀,她目光略显呆滞,还好戴着斗笠有白纱遮挡给她保留了脆弱的颜面。

  “尊者,此事要严查!”阐啾握着歌芷鸢的手虽然出汗可是冰冷异常,看来这个胡长汐对于歌芷鸢来说非常重要。

  她默默颔首,阐啾隐约的能看到歌芷鸢的脸色,心里叹了一口气,能让歌芷鸢激动的人怕是不多。

  万事都能云淡风轻,突如其来的激动和对事的质疑用让人措手不及,阐啾仰头看着歌芷鸢,这个女人为什么让人有些心疼呢?

  两人来到了胡宅阴气森森,阐啾有些胆怯的咽了咽唾沫,这周围一片都杳无人烟,看来是因为闹鬼的原因。

  “现在青天白日我们进去那东西也肯定不会出现,而且胡宅现在是什么情况则不知晓,而且阴气环绕看不到,到了晚上再说吧。”

  阐啾试探性的拽了拽歌芷鸢,心里也没有万分的把握,她如此迫切,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歌芷鸢居然同意了。

  两人随便找了一个空屋子,歌芷鸢无言,阐啾坐在一旁也仿佛不心安,环顾四周想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歌芷鸢的呼吸看起来非常的平稳但其实非常的乱,她的心也像乱麻一样捋不清。

  阐啾干脆闭上眼睛不再去看,强硬的让自己不去看歌芷鸢,谁知道一闭上就睡着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借着月光爬起来,走到门口撞到了一堵肉墙,原来歌芷鸢还没有进去,是在等什么吗?

  阐啾仰头,心中大呼,这还真的是难搞啊!阴森的气息被微风带来,阐啾躲在歌芷鸢身后,迎面而来的阴气让阐啾差点呼吸不了。

  歌芷鸢飞身而入,阐啾紧跟其后,突然被脚下绊了一下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吃了一嘴的灰,还略带血腥味。

  他回头看了一下差点没吓尿,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歌芷鸢身后,是一个死人而且血肉模糊满是蛆虫。

  上半身掩埋在杂草之中,在月光下看着更加渗人,歌芷鸢目不斜视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股妖风将大门狠狠关上。

  阐啾一哆嗦,差点没把自己送走,整个宅子都弥漫着阴森和血腥的味道,杂草众生,房瓦散落。

  银光下院子清冷寂寥带着阴森,阐啾是打了一个哆嗦,对于歌声里这种见多识广的不知道见过多少次。

  枯叶败枝,随风就像一个被追赶的球,在胡宅的大厅牵着白账从房梁处落下,破烂不堪。

  这府中的辉煌历历在目可也转瞬即逝,歌芷鸢突然心中感慨万分,因为身份问题,一直都没能来过,现在物是人非,这宅子已经落败落灰。

  看这宅中的尸体是在胡长汐葬礼被杀,很多人都披麻戴孝,虽然白色的孝衣已经没有当年的颜色但一眼就看得出来是白色。

  而且棺木已经腐朽,灵牌不翼而飞,香烛还未燃尽,阐啾虽然有些害怕,可是也不妨碍他冷静。

  在破旧的白账上都还有当年的血迹随着时间已经风干,歌芷鸢摸着棺木心中愁绪万千,她的师姐就躺在里面。

  她的灵剑像极了巡逻的兵,阐啾看着四周,当年的景象历历在目,所有人的恐慌和惨叫,阐啾看向门外除了杂草摇曳以外就是地上无法动弹的尸体。

  “当年那个人来到这里把所有人都杀了,为什么还要迁怒整个城的人?当年和胡长汐定亲的人是谁,她偷…的人是谁?”

  阐啾老了歌芷鸢的眼神膈应了一下才说的,这两个人现在都是一个问题,胡长汐回来了以后明明知道是要成亲为什么又要去偷奸?

  阐啾看着棺材,歌芷鸢深吸一口气“当年上峰时,师姐的确说过有心悦之人,不过我们都并未见过,家中人不同意才想来修仙与那人长相厮守。”

  歌芷鸢会想起那个时候她们所有姑娘花一般的年纪,没有嫁人,没有身份,就是一群姑娘。

  阐啾壮着胆子直接推开了棺材盖,歌芷鸢都被吓了一跳,不过棺材里得出一阵白烟。

  妖风刮过,让阐啾睁不开眼,棺材里躺着的姑娘还是当年的模样,长得十分水灵漂亮,毫无腐败迹象,歌芷鸢也凑过来看了看,宛若活人一般。

  “如果你没有飞升今年怕也是二十有五了吧,十年,尸体宛若活人一般,这分明就是有人在滋养。”

  阐啾看着胡长汐的尸体,这么多年吹弹可破而且肌肤水嫩就算她没有变成恶灵也肯定有人知道邪方以人精气为养而滋润。

  歌芷鸢心尖一凉,胡长汐躺在棺材里就像一个沉睡的美人,没有死去只是睡着了,她颈脖间的痕迹却没办法骗人。

  二人感觉毛骨悚然,明月高照送来寒意,歌芷鸢的灵剑和铃突然躁动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