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捉拿归案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94

  灵剑的剑气席卷而来,尘土飞扬妖物睁不开眼睛,细微的沙粒在妖物脸上划破了浅浅的血痕。

  在尘土中,灵剑散发的微光就像一颗明珠,尘土散去妖物看到的是一层不染的歌芷鸢。

  皎皎明珠,明泽通透,右手灵剑,左手民生,苍生共敬,静铃明君!

  妖物逃窜歌芷鸢眼中带着戾气,灵剑也更加躁动,寒光在妖物身侧和耳畔划过,衣物染霜。

  斜举,歌芷鸢来者不善,妖物恐惧,准备离开,回头天中降下三人,拦住去路,两面夹击。

  月光扫过剑身寒光,妖物呲牙咧嘴,今日怕是走不掉了,歌芷鸢青丝飞扬,比灵剑更加冰冷的是她的眼神。

  “静铃神君,没想到你还是来了,我以为捣毁你神殿那些请求红丝你就看不见。”

  妖物回眸看着歌芷鸢,眼中充满了敌意也充满了欲望,这么多妙龄少女都吃了自己的法力还是没有多少长进。

  如果吃了歌芷鸢会不会法力大增,正当妖物看着歌芷鸢出神的时候,一道寒光从他眼前划过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看着来势汹汹的歌芷鸢他只能上,阎罗王和黑白无常也早就布下了阵法,他没有退路,利爪和灵剑擦出了火花。

  妖物身上是邪气,而歌芷鸢身上是戾气,妖物落为下风,准备对歌芷鸢摄魂时,法阵的金光犹如绳索将他四肢束缚住。

  这是他心头一凉,脚下的土地突然浊气一片,他感受到的气息确是来者不善,歌芷鸢飞了起来把灵剑当成匕首刺向了妖物。

  胸口开了一条血缝,妖物拼命的挣扎着,身上浊气就像受惊的野马,而地上渐渐浮现出了狰狞白骨可见的恶鬼。

  歌芷鸢抽出灵剑将浊气斩杀,目光所至皆无浊气难逃,眼眸中那一块净土依然安详不曾有过晃动。

  阐啾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能让歌芷鸢拖这么久的肯定也是难对付的恶妖。

  姑娘依偎在自己爹爹怀里,在在微弱的烛光昏暗的地方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拽住了姑娘的腿。

  “啊!”姑娘一声惨叫,掌柜没能抓得住自己女儿的手,阐啾转身之间姑娘渐渐的被拉往黑暗。

  他跳起带着宫铃的手握住了一道灵光那只手突然就收了回来抓住了阐啾的胳膊,强大的拽力让他被拖行了几米。

  掌柜把自己的女儿拉了回来,眼睁睁看着阐啾一个孩子和那只手做着斗争,心中胆怯万分。

  阐啾咬着牙,这只手为什么力气这么大,还真的以为他好欺负吗?

  攥着手晃动着宫铃,轻扬的铃声在整个酒楼响彻阐啾眼看自己要被黑暗吞噬了,眼睛突然变红,变回兽型,张大了嘴咬住了那只手。

  很快阐啾仰天倒下往后爬了爬,姑娘壮着胆子把阐啾拽了回来,掌柜也是被吓了一跳赶紧把自己女儿拽回来。

  角落没有了动静,阐啾又或许是惊魂未定拿起桌上的烛台扔了过去,蜡烛滚了几圈熄灭了。

  阐啾伸出双臂缓缓退后,总感觉没有这么简单,就在这时,阐啾感受到一股力量向自己袭来还没有看清是什么只见从眼前一晃而过。

  阐啾胸口传来阵痛,直接被打飞出来了,后背狠狠的刻在了石柱上,趴在地上口中的鲜血成了晕染地面颜色的颜料。

  掌柜带着女儿和妻逃窜,那只鬼手准备去抓人,阐啾扑过来忍着身上的剧痛,宫铃的灵力散发,分成了两股。

  阐啾抓住了那只鬼手,晃动着宫铃,鬼手,口中尽是腥甜,宫铃为什么没有作用,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掌柜的女儿。

  阐啾又咬了一口,鬼手直接甩开了,阐啾撞上了桌子,捂着自己的肚子,为什么他的妖丹还有凝结的迹象。

  看着宫铃,他没有半分多想,摘下来扔了出去,铃声响起,阐啾趴在地上一股热流逆流而上。

  猩红的眼睛和无力的四肢,宫铃虽然强大可是依然拉不住鬼手,阐啾急了,在地上挣扎着要站起来。

  掌柜带着女儿和妻往楼上跑,浊气顺着石柱攀岩而上,看着上升的浊气,阐啾感受到了焦急和无助。

  就在阐啾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道白光迸射而出,一股强大的灵气直接将姑娘近在咫尺的鬼手斩断。

  歌芷鸢的缕缕青丝带着几分杀伐而来,阐啾看到以后喜极而泣,灵剑仍未收回,在空中突显神威。

  掌柜整个人直接吓瘫坐在地上,看着歌芷鸢的背影,有些木愣的磕头。

  “感谢神君救命之恩。”掌柜说话带着哭腔,歌芷鸢侧眸灵剑寒光逝去侧眸看着他们一家三口。

  一个跃步飞身而下,阐啾身边一堆木屑,还有粉碎的桌子,她的宫铃也染上了一层薄灰。

  见到此景,歌芷鸢眼眸骤然一抖多了一分担忧将阐啾抱了起来,他嘴角还留着血,歌芷鸢轻轻给他拭去。

  “真的吓死我了,还好你来得及时。”阐啾趴在歌芷鸢的肩头,轻声抽泣,他真的好害怕,怕保护不好他们给歌芷鸢添麻烦。

  歌芷鸢收回灵剑双手托着阐啾,纵使他身上已经沾满了灰尘将她的白衣染脏,歌芷鸢的气息温润起来。

  “怎么会,辛苦你了。”歌芷鸢的声音里带着认可,这让阐啾非常的高兴,现在感觉自己身上的伤也没有这么痛了。

  黎明悄然划过天边,娇羞的少女和众人见了面,院中燃烧的蜡烛也即将殆尽,阐啾闭着眼睛,困意袭来让他没有办法支撑。

  垂在歌芷鸢肩头就睡着了,歌芷鸢轻抚后背寓意安心,歌芷鸢带上斗笠,走出酒楼,昨晚一切犹如一场虚梦。

  看着阳光眷顾的这片大地,怀中的阐啾,又要该如何让百姓知晓恶妖已除,歌芷鸢心生一计宫铃晃动,神鸟飞天,百姓们纷纷探头。

  啼叫入耳来报喜,歌芷鸢仰头,只见一只神鸟在城中展翅,随后化作了灵气救下一行字。

  恶妖已除,神君拂民!

  短短的几个字,引得一阵欢呼,百姓们走出街头万人空巷,斗笠下歌芷鸢贴了贴阐啾的头。

  “静铃神君显灵了,显灵了!”

  一人高呼,所有人纷纷下跪,歌芷鸢一袭白衣在人群中穿梭不曾有人看过,把阐啾安顿好,摸了摸他的额头戴上自己的宫铃。

  心中诧异,观摩宫铃随后抹去疑惑,给阐啾疗伤,阐啾吸了一口凉气好像还在昨晚的噩梦之中。

  从梦中惊醒过来时见到歌芷鸢直接就扑在了她身上“我还以为我死了!”眼角挂着浅浅的泪痕,歌芷鸢轻抚眉宇之间带着涓涓细流。

  蹲下来看着阐啾“你已经做到了,那一家三口都没事,你也没死,你这次有功在身,会有功德的。”

  歌芷鸢看着阐啾整理了一下他的龙须,阐啾又抱住了她“他们都这么讨厌我,为什么你不讨厌我?”

  阐啾看着刚来时清露和清蕊看自己的眼神还有灵慧堂那些孩子还有老先生的眼神都因为自己是狼而仇视他。

  歌芷鸢眼眸一颤,不知该如何作答,轻抚他的后背一直都没给予答复。

  阐啾没听到答复心中的确有些失落,凉意袭上,歌芷鸢给他换了衣服上街上去,这金陵也是一片繁华。

  来到歌芷鸢供奉的神庙,阐啾仰头看刻的是静铃神君,可是歌芷鸢不是清铃帝君吗?

  “为何是静铃神君,难道神州还有一位吗?”阐啾握着歌芷鸢的手晃了晃问道。

  歌芷鸢垂眸“不,清铃和静铃都是我。”

  “那为什么你自己要叫自己清铃?”阐啾有些好奇,歌芷鸢的目光隔着斗笠都有些寒凉,阐啾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对视。

  “难听!”歌芷鸢缓缓吐出二字也算是回复阐啾的问题了。

  神庙扫去了灰尘,院中的祈愿树也终于重新获得了新生,因为恶妖的缘故,百姓们日日夜夜都在担心,现在好了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原来你在民间这么有威望!”阐啾忍不住喃喃自语,恶妖解决了,神庙的香火非常旺盛,这番景象阐啾是真的羡慕。

  “静铃帝君我见过,是个妙龄少女,一身白衣别提有多漂亮了。”

  “真的吗?我也想见见这位神君,这次保我们过了难关。”

  百姓的赞誉就是对歌芷鸢的认可,她带着阐啾离开了门庭若市的神庙。

  此行已经结束,阐啾看到路边有糖葫芦就伸手拿了一个还要递给歌芷鸢来吃,歌芷鸢摇头给了钱。

  “帝君就不怀疑这次恶妖出现的缘由吗?”

  阐啾吃了一口糖葫芦看着歌芷鸢,停下脚步,歌芷鸢看着阐啾,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为何要怀疑?”歌芷鸢的确没有想过这件事的源头,背阐啾这么一说真有什么原因?

  “吸食妙龄少女灵气肉身的修行者,多为邪魔,昨天晚上攻击的那只鬼手是用浊气所化,而且浊气鼎盛,并未见到鬼手主人。

  妙龄少女精气肉身都为上乘,出事女子皆乃闺阁女子,而且一晚一人为什么不多掳些姑娘走?”

  阐啾小小的嘴喊着糖葫芦说话都快要包不住了,歌芷鸢回想也的确如此,一晚一个。

  而且恶妖带着目的性,好像非常清楚这城中的谁家有几口人谁家有姑娘,歌芷鸢陷入沉思,难道是真的有人在养妖杀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