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处置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52

  阐啾已经快要没有意识了,而且女子的浊气开始聚拢他的额间,眼前突然一片光白,便失去了意识。

  一把长剑寒光闪现,犹如破晓剑气逼人女子一侧犹如长龙席卷而来。

  长发飘散一身白衣是女子心中噩耗,眼眸略显胆怯,灵剑灵光四溢,插入树枝晃动不静。

  银堐没有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婢女,歌芷鸢见阐啾浊气环绕,气息微弱,看着婢女灵剑蹭的一声击来,女子翻转。

  银堐拿出了自己的长萧,犹如潮水一般韵律穿过耳膜女子心神不定,歌芷鸢用灵剑吸走阐啾身上的浊气。

  五官四肢终于重见天日,要是再晚些怕是要去冥界领人了,灵剑的剑气带着一阵肃杀浊气敬而远之。

  探了探鼻息气息微弱心脉无恙,歌芷鸢抬眸眼中杀意与剑气持平,她的衣摆扫过地上枯枝。

  银堐的音律让女子神情恍惚无法定心和定身,看着歌芷鸢和银堐都犹如昏天暗地。

  “此人不除,日后恐有大祸落入你肩头。”歌芷鸢侧眸看着吹箫的银堐,自己的婢女只怕是会心软。

  歌芷鸢见她不语,握住剑柄扔了出去,银堐一顿,挥萧,将歌芷鸢的灵剑击落一旁。

  灵剑的寒气于剑之周围皆是银霜,银堐长萧抵于女子喉间,微涩,女子甚觉喉间有血外流,白玉长萧红血如蛇顺萧而流,被寒所收。

  女子握萧,神魂外走,双眸充血,歌芷鸢伸手灵剑回归,归于灵气。

  “本尊的人,本尊自行了断,不靠你费心。”银堐明有偏袒之意,歌芷鸢咂嘴弄舌,既然银堐发话,退步,抱起阐啾置在怀中。

  远方的山突然有仙鹤群飞,钟声犹如涟漪缓缓荡来,阐啾无神,浊气伤了元气歌芷鸢与银堐相视。

  “银堐,此人必除,以水怪之名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我欲说破,你必遭天谴。”歌芷鸢扔下了一句话小心翼翼的搂着怀里的阐啾离开了轻虚殿。

  轻虚殿微风吹过枯草,显尽了寂寥,树叶在风中摇曳,银堐的裙摆被风轻抚,女子紧紧的握住长萧欲挣扎。

  银堐双眸黯然,献血顺着萧已经浸透她的掌心,侧眸眼底划过不忍可这么多年来的修为恐在天谴后一无所有。

  她的眼睛也带着些许猩红,轻虚殿寂寥了多少年好不容易有了点人气,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恢复了。

  她攥紧了长萧暗自使力,女子身后的墙有击穿之声,女子双手垂下仰头眸光失色。

  一切复于平静,银堐手里的玉箫被血染透,女子的身体逐渐风化无影无踪,萧的尽头如网一般的裂痕出现。

  歌芷鸢快步抱着阐啾赶到了清铃阁,清露和清蕊见阐啾在歌芷鸢的怀中,阐啾在歌芷鸢走了以后就不见了,让他们好找。

  “去找灵源过来。”

  歌芷鸢轻声的对清露说道。

  灵源是一种灵泉水,对于伤了元气的人来说或者是元神不定的人是良泉,清露颔首下去准备了。

  清蕊帮着歌芷鸢照顾阐啾,把他放到床上,看面相阐啾情况的确不太好。

  “帝君下凡可还顺利?”清蕊见歌芷鸢脸色铁青,话题有些不太合适,歌芷鸢掌中的微光十分漂亮,一心都在阐啾身上。

  “无事,这小杂碎还是功臣。”歌芷鸢侧眸眼底细水长流,无底无回路,清蕊点头去打了一盆热水。

  歌芷鸢现在对阐啾的认可越来越高,虽在昏迷之中可是歌芷鸢对他的无微不至让清蕊有些危机。

  清露拿来了灵源,小小的一杯,可以让阐啾的元神不受侵犯,歌芷鸢给阐啾喂了下去。

  清蕊把清露拉到了一旁,不让歌芷鸢听见,因为歌芷鸢非常讨厌有人嚼舌根,清蕊也是避讳。

  “帝君对这个这个小狼崽如此上心,还要让他去灵慧堂,如此凶猛的兽人帝君留在身边只怕日后祸事不断。”

  清蕊看着歌芷鸢对阐啾的种种皆不同,清露看了一眼,叹气。

  “此事莫要在议论,帝君憎恶口舌之妇,帝君在清铃阁独来独往,我们也无法时刻相随,帝君只是想要一个坐骑。”清露轻轻拍了拍清蕊的手,让她慎言,多个狼崽也就多双筷而已。

  清蕊咂嘴蹙眉有些不太服气,清露无奈又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宽心。

  阐啾躺在床上,他的妖丹正在吸收灵力,而且越来越雄厚,他感觉从丹田涌出无尽的力量,让他感觉非常舒服。

  他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角白衣,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被那个婢女解决了,拍了拍胸脯得到了还活着的真实感。

  坐起来,歌芷鸢正在闭目养神,也带着几分恬静,没有逼人的冷意,一直都这样不好吗?

  阐啾下床动了动自己的四肢,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还站起来跳动,脚底的动作惊动了一旁的歌芷鸢。

  睁开眼睛,阐啾看着她,对她笑了笑,歌芷鸢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阐啾感觉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

  “好生休息。”歌芷鸢站了起来目不斜视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阐啾看着她从自己眼前走过。

  一阵微风拂面,带着清爽,歌芷鸢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孑然一身,而且不卑不亢。

  歌芷鸢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阐啾捂了捂自己的肚子,好饿啊,探出头确认歌芷鸢已经走远以后才悄悄的走出来在清铃阁觅食。

  歌芷鸢可以辟谷,可是他不行啊,歌芷鸢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通人情事理,阐啾非常生气的踹了地上的土。

  阐啾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而且看到,清露和清蕊端着饭菜回来,他们两个是给歌芷鸢送吃的去。

  他趴在大树后看着清露和清蕊走进了厨房,开门的瞬间,以狼族敏锐的嗅觉饭菜的香,勾动着他的味蕾。

  现在在清铃阁自己不太受欢迎如果大摇大摆的过去会不会被清露和清蕊两个丫头搬弄是非啊!

  阐啾咬唇,考虑到清露和清蕊对自己的态度,还是有些胆怯,虽然妖丹缔结可是他还是一个狼崽,随手捏死。

  可是他真的很饿,而且都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了眩晕感,在月色的掩护下,阐啾壮着胆子,幻化回原形溜进厨房。

  进来的时烛光反射进他的瞳孔中,灶台上的各种蔬菜瓜果和鲜肉都能让阐啾感觉到饥肠辘辘。

  变回人形站起来直接用手拿起那些食物就往嘴里塞,他是狼族的人,对于肉一直都有一种执念。

  刚塞进嘴里还没有多久清露就从后院推门而入看到阐啾正在往嘴里塞肉,手里的盆突然落在地上,水溅在了她的裙摆上。

  “好你一个小狼崽,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会偷吃了。”清露快速反应过来拿起手边的扫帚追着阐啾打。

  阐啾一边躲还不忘伸手拿东西,地上掉落了很多的残渣,清露把扫帚扔了出去,阐啾被打到了,蹲下来还在往自己嘴里塞肉。

  发出狼族求饶的嘤嘤声,可怜兮兮的抬眸看着清露,嘴边还有残渣,清露逮到他以后看着可怜的眼神清露骂人的话又突然咽了下去。

  清露扶额把袖子挽到了胳膊肘,阐啾把厨房里的饭菜弄得乱七八糟。

  “清露姐姐,我饿!”阐啾小心翼翼带着试探性的拽住了清露的腿,嘴边的还有残渣,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清露又下不去手。

  努力的平复心情,阐啾是太饿了才才来偷吃的,清露蹲下身子看着阐啾掉眼泪,伸手给他擦了擦嘴。

  “饿了,我们会给你做吃的,来这厨房偷吃,若是被帝君知晓,定饶不了你。”

  清露终究还是心软了,阐啾点了点头清露给他做了熟食, 阐啾吃得非常的快,清露看到阐啾,其实有这么一只狼崽在这里也挺好的。

  “那你挺厉害的啊,那个婢女要是下手早些,帝君去时也晚了。”清露给他擦了擦嘴角,阐啾点了点头。

  “不过帝君好厉害,就是总板着脸。”阐啾叹了一口气,要是歌芷鸢是一个和颜悦色的人该多好偏偏冷冰冰的。

  “帝君是武神出生,帝君不善言辞可待我们极好,你以后就知道了。”清露笑着,突然发现阐啾好可爱。

  阐啾偷吃还是被歌芷鸢知道了,阐啾被罚跪在清铃阁的院中,没有发话不得起身,歌芷鸢在屋内拿起毛笔一起一落干净利落。

  升起的青烟在整个屋子里蔓延,屏帘被风轻轻吹起铃嘤嘤作响,屋内的白纱被吹起,朦朦胧胧带着清冷。

  今日没有束发,眼眸柔和些眸光钝了些许。

  长发垂落,白衣挽住不能染墨。

  清露路过阐啾发出哀求的声音,清露也是左右为难。

  “不可求请,并罚!”歌芷鸢听到了阐啾的哀求声,清露现在也无能为力了,阐啾跪在院子里,柳树做了荫蔽。

  “可知错?”歌芷鸢半晌后问道。

  “知错,以后不偷吃了!”阐啾低着头委屈死了,歌芷鸢始终都没有抬起眼眸,但已知他跪不住了。

  “小小年纪,偷盗乃是大忌,倘若不治,下次岂不胆大包天。”

  歌芷鸢停笔站了起来,阐啾低着头感觉一股压力顶在他头顶,想抬也抬不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