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下凡作妖
湫璃落2021-01-11 14:453,036

  阐啾极为不情愿的被歌芷鸢送到了灵慧堂,是清露领着去的,一路阐啾都在心里咒骂歌芷鸢。

  灵慧堂现在灵气四溢,都是和阐啾差不多的孩子在这里修炼法术,阐啾看着那些人的灵力摇了摇头,却不知自己的灵力也非常低微。

  是一个四合院,院中站满了人就出了一道长廊,在廊上可以看到所有弟子的功力是否有长进。

  阐啾耷拉着眼双手背在身后一点来求学的模样都没有。

  一身白衣愣是让他穿出了人界登徒子的感觉,一看就不正经,清露催促他走快些,先生脾气不好。

  阐啾非常不情愿的跟上,来到里堂,一位老先生一身青衣白眉长垂,胡须置胸口,阐啾随意的打量了一番就是一阵的不服。

  清露福身也用眼神示意阐啾向先生问好,阐啾叹了一口气,挺直了腰板行了一礼,不情愿的样子老先生不睁眼也感受得到。

  “先生,帝君安排,还往多多照顾。”

  清露非常谦卑对老先生满是敬意,阐啾吊儿郎当清露现在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哪位帝君啊?老夫这帝君的孩子可有很多啊!”

  老先生轻抚胡须,声音苍老带着中气,双眼微眯慵懒之态,阐啾环顾四周始终都没有正眼看过这位老先生。

  “清铃阁,清铃帝君!”清露回道。

  老先生睁开了眼睛,佯装的打量了几分摇了摇头“此子并非神州之子,不授!”

  老先生可没有这么多心思去教一个狼崽法术,有可能还是杂种,若是传授有失名声。

  “切,就这么一个老东西,快死了吧,还传授法术,清露姐走,何必更一个老不死的在这浪费口舌。”

  阐啾还不乐意了,还看不上自己,阐啾还不想让他教呢。

  老先生一听站了起来,阐啾侧眸心弦突然绷紧,清露也吸了一口凉气,他双目瞪圆,怒火显而易见,看着阐啾的眼神犹如河水猛兽,阐啾感受到强大的灵力故作镇定。

  “逆子,不知尊卑,今日老夫要好好教训你!”老先生伸手一把拂尘晃眼,阐啾心中大呼不好,拉着清露就跑。

  老先生被阐啾的话激怒了,感觉无颜面,今日一定要让阐啾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阐啾动作敏捷清露让阐啾快跑,他在灵慧堂上蹿下跳,老先生看着阐啾挥舞着拂尘万缕千丝的拂尘就像麻绳又像锋利的长鞭。

  阐啾快速的在院子中窜动,拂尘落下的地方,红柱都会多出一道白痕,阐啾回眸看到那些白痕,而且在这里没有一个弟子愿意帮他。

  “老先生,息怒,孩子不懂事。”清露看着拂尘追着阐啾打,虽然没有受伤可是也在消耗阐啾的体力。

  “哼,老夫今日定要让这逆子知道厉害,谁来都不好使。”

  老先生挥动拂尘,院中的弟子都已经退到长廊内,以防误伤,阐啾现在更是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拂尘把阐啾捆住扔向了天空,阐啾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此时歌芷鸢也来到了这里,仰头阐啾闭着眼睛不敢看。

  啪的一声狠狠的打在了阐啾的后背,阐啾一声惨叫,落下,歌芷鸢伸出双臂,阐啾疼得眼泪哗哗。

  白色的长衫格外明显的两道血痕,阐啾看到歌芷鸢伸出双臂,阐啾看到歌芷额前的垂于两侧的刘海。

  清泽的眼眸好像装着星辰,也带着万里桃园,伸出的双臂更是阐啾渴望的怀抱,闭着眼睛安静的掉下去落在了她怀里。

  歌芷鸢抱住阐啾转了几圈稳住身形,她的裙摆被几根杂草勾住,老先生见状仍不想放过,拂尘犹如吞噬的大蟒向二人压来。

  歌芷鸢安抚着阐啾拂尘迎面袭来,她的长发飘动,没有一分一毫的躲闪,直接伸手抓住了拂尘。

  老先生施法抽回,拂尘被歌芷鸢紧紧攥在掌内,她额前的花钿微微泛光就像星星之火。

  眼神更是多了几分倔强,也多了几分肃杀,戾气横行,灵力顺着手臂直接把拂尘绷崩瓦解,数以万计的白毫犹如雪花满天缓缓落下。

  歌芷鸢垂下手仰头看着老先生,心中怵然,歌芷鸢眼眸轻颤并无开口之意,老先生手中利器被毁,不曾想歌芷鸢武神之力如此强悍。

  院中噤声,老先生微愣,院中的翠绿披上一层淡淡白雾,歌芷鸢发间绑了银色的吊坠发带。

  “老先生多有得罪,小儿慧根不错,今日之事,明日我定带着他亲自来赔罪,你的蝉灵拂,日后定当赔偿。”

  歌芷鸢抬眸看着老先生,紧紧的奔着怀中的阐啾,老先生不答应也要答应,宁与文神相吁,也不可和武神夺理。

  老先生拱手,歌芷鸢收回目光,看着阐啾的眼神更加的柔和还有几分无措。

  “帝君说的是。”老先生眼中怒意消散,拱手看着歌芷鸢带着阐啾离开,侧眸看着院中被歌芷鸢毁了一地的拂尘。

  “阐啾太胡闹了。”清露蹙眉,这次是阐啾的错,如果阐啾不言语击人又怎会这样,果真还是小孩子。

  阐啾趴在歌芷鸢身上还抹着眼泪紧紧的环住她的脖子。

  “他若是不胡闹就不是孩子了,去准备些赔礼明日我亲自送他过来。”歌芷鸢侧眸,眼中的寒光也是示意清露不要再抱怨,拍着阐啾的后背的手格外的轻柔和眼神以及说话的语气都不同。

  清露颔首,回到清铃阁,阐啾还不想从歌芷鸢身上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因为小事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歌芷鸢让他坐在了床上看着后背的血印怕是有些疼,脱掉上衣,歌芷鸢手上的宫铃声音十分清脆安抚着阐啾的心。

  伤口逐渐愈合,歌芷鸢起身拿来了一套衣服给阐啾换上,阐啾刚才看到的歌芷鸢真的好美,不过现在为什么还是会觉得她非常冷漠。

  清蕊这时走了进来“帝君,在金陵以有妖出现,百姓害怕不已。”

  歌芷鸢给阐啾穿戴玉帛的手停顿给阐啾穿戴好了以后点头,要尽快去处理掉,阐啾拉住了歌芷鸢。

  回眸,阐啾眼底还有些水润和干涩“我想和你去。”阐啾鼓着嘴,要是歌芷鸢不答应怕是又要哭了。

  歌芷鸢迟疑还是点了头,两人来到金陵,两人一身白衣歌芷鸢手上的宫铃被她藏了起来。

  一座城在他们进城后看不到一点人烟,风中酒楼的横幅随意的被风玩弄,歌芷鸢带着斗笠,白纱遮住了她的脸。

  她仰头看到一名妇人见到她二人以后关上了窗,还一脸惊恐害怕的模样,歌芷鸢心想这妖怪把这城霍乱如此。

  阐啾看着街上空荡和在姑苏完全就是两个样子,地上的枯枝败叶随风而去,风中夹杂着风尘味,阐啾揉了揉眼睛好涩!

  偌大的城除了他二人以外已无旁人,若不是刚看到一位妇人还以为是座空城。

  “这究竟是何妖?”阐啾不禁问道。

  父王下过令不允许扰乱人界,看来还是有些不听话的,不管是歌芷鸢来处理还是妖王来处理,为祸人界必死无疑。

  “不知。”歌芷鸢迈步,眼观四方,或许冷清了些,她浅浅叹气,看向身后的阐啾。

  “跟紧!”歌芷鸢提醒一句。

  阐啾挑眉,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走不丢,在城中逛了很久都没有见到一个人,来到一处酒楼。

  敲门的声音成了这个城还有活人的唯一证据,酒楼的门开了。

  看到歌芷鸢一身姑娘的装扮欲要关门,阐啾上前直接用脚抵住,让门无法关上。

  “两位,你们还是去别家吧,今日歇业了。”掌柜非常的慌张特别是看到歌芷鸢真假的慌张,阐啾不解为什么所有的店家都这么说?

  “胡说,青天白日何来歇业之说。”阐啾直接抬腿踢开了门,掌柜直接被踢倒在地,歌芷鸢欲止,还是放下了手踏进酒楼。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就放过我吧,去别家吧,那妖怪晚上就来我这了,我一家老小就指望我啊!”

  掌柜看到歌芷鸢进来了,一边哭一边乞求还跪在地上磕头,歌芷鸢不解来这住店和妖怪有何联系。

  “此话怎讲,那妖怪何时出现的?”歌芷鸢反倒不急,这酒楼中桌椅已经落灰看来是有些时日了,既然这么久了为何现在才报。

  掌柜看到歌芷鸢在酒楼里来回踱步,想把他们轰出去可是阐啾捏拳欲要动手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妖怪专门挑年轻貌美的姑娘下手,也不知何时来的金陵,我们也请大师做过法,本以为相安无事,没几日就发现了我们这几家闺女的尸体,死状恐怖,每到夜深便会听到惨叫,所到人家皆无活口。”

  掌柜跪在地上说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看到歌芷鸢来,跪求着她离开,原来是担心这个啊!

  歌芷鸢攥紧拳头,白纱下的眼眸投射出锋芒,阐啾看了她一眼,看得不太真切不过她的眼神如烈火,看来今日定完将此妖抓住。

  “今日我住下了!”停顿半刻后掏出银两放在落灰的桌上,掌柜就好像听到了噩耗一般,瘫坐在地上看着桌上的银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为女,捡个妖帝做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