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集 《对不起,我不是圣母白莲花》
苏小暖2021-10-20 10:008,039

  4-01

  西晋王宫(苏落的客房) 夜 内

  苏落 南宫流云 小神龙 紫妍 北辰影

  黑屏淡入。

  紫妍(画外,低压,恶狠狠):

  我最后再说一遍!

  局部:男人的腹部到大腿中间镶嵌着少女的大腿,顺着看上去,肩膀也挂着少女的小腿。

  紫妍(画外,低压,恶狠狠):

  你僵硬的斜方肌令我纯洁的大腿感到极度不适!

  局部:男人的手环住少女的腰。

  紫妍(画外,低压,恶狠狠):

  你粗糙的猪蹄也令我娇嫩的小蛮腰感到非常不安!

  呈现:紫妍和北辰影如图的搞笑姿势,而北辰影的双脚局促的站在一个极小的独凳上,凳面仅能容纳站一人。

  紫妍(杨超越式崩溃大喊):

  就没有别的体位吗?!

  北辰影被她搞得不耐烦,目光发狠,将骑在脖子上的人托举起来越过头顶,旋转几圈,然后把紫妍的身体往下一坠(两个方案)。

  (致敬)荒川爆笑团的“公主抱”名场面。

  (或者)单手提着紫妍的脚踝,让她的手和头全部垂直朝着下面,倒挂(因北辰踩在板凳上所以高度是够的)。

  北辰影(皱眉,没好气):

  可还满意?

  紫妍(悬挂着,心满意足):

  马马虎虎。不过嘛……

  (扭头看向画外,琼瑶式追问)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这个房间这么大,

  (角度:局促的独凳表面,北辰影的两只脚)

  就只分配给我们这么一丢丢的领土来罚站

  (角度:她被北辰影抓住的两只嫩脚)

  连我两只幼小的Jo Jo(脚脚)都放不下!师兄你好小气!

  独凳对面是非常宽敞的空间,苏落坐在公主床上偷笑,南宫大爷般坐在一张公主风的沙发上,翘着腿看在独凳上罚站的北辰影和紫妍。

  南宫流云(毫不在意般):

  谁叫你们不该冒泡的时候瞎冒泡。

  紫妍(痛彻心扉):

  我可是有重要的情报来告诉落姐啊。

  北辰影:

  我也有!

  南宫(欺负人的小霸王般):

  就这样讲,讲完立刻滚。你们身上但凡有一根

  毛落在这地板上,立刻丢湖里喂鱼。

  北辰影(语速极快赶紧说):

  我讲我讲。我去佣兵工会发布收集赤血玄参情报的任务,

  哪知刚一发布,成堆堆的信息就自己来了。

  原来木仙府今年开府提供的百种宝物中,

  唯一的超神级宝贝就是赤血玄参!

  已经有好多人进府去抢了,我们也得赶快。

  南宫(顿住,思索):

  木仙府?

  苏落(眨眼):

  什么地方?

  北辰影:

  嫂子有所不知,那是一个庄园,但又不仅仅是一个庄园。

  传说上古时候,有个姓木的寻宝大师意外闯入一片山谷……

  4-02

  木仙府(庄园内) 日 外

  各种江湖人士和木家人的剪影 木无忧的剪影

  随着南宫的话进入木仙府的剪影画面,可以写意一些(具体画面创意请导演发挥)。

  北辰影(画外继续):

  他发现那儿土壤肥饶,灵气充沛,且地下有奇脉,非常适合栽种

  稀有灵植,孕育天才地宝,于是修建庄园,命名为——木仙府。

  多年来,有许多人试图攻占木仙府,木家人虽然硬是靠着

  宝物和机关守了下来,但家族伤亡也十分惨痛。

  百年前,各方汇聚在一起签订了一项和平协议:

  木仙府每年开放一次,提供百种宝物,门派弟子皆可进府探寻,

  凭实力和运气竞争;但江湖各派不得再强行入侵。

  自那以后,木家人行事也越来越低调,

  (剪影:木家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木无忧的剪影,守在木仙府的庄园大门)

  其后代,甚至闭府不出了。

  (木无忧的剪影挥袖,庄园大门猛然关上)

  4-03

  西晋王宫(苏落的客房) 夜 内

  苏落 南宫流云 紫妍 北辰影

  南宫(摸下巴,目光放空,沉吟):

  这么巧么?找什么来什么,有点诡异。

  北辰影:

  鬼畜我都不怕,诡异算根毛,再说那儿有好多宝贝呢,去!

  北辰影手里的紫妍像活鱼一样扭动起来。

  紫妍(倒挂充血,满脸通红):

  去个葫芦屁!我要发言。

  北辰无奈,单手将她抡到头顶,做冰上托举动作,单手伸出保持平衡。

  紫妍:

  今天我在宫里找酒窖,不小心撞见那个爱唱歌的老国王,

  抢落姐的三皇子,给我们投喂龙骨梅的小丫头,偷偷摸摸的在聊天。

  机智如我,当下产生了怀疑……

  4-04(同3-10)

  西晋王宫(凉亭) 夜 内

  欧阳天 垚迦 云起 紫妍

  紫妍(比大拇指,大舌头):

  西晋国王果真……嗯……治国有方!

  欧阳天酣畅大笑反应。

  夜色下,紫妍走得歪歪扭扭的离开,哼着不成调的曲子。

  欧阳天,云起,垚迦看着她走不稳当的背影,静默如群雕,气氛凝重。

  紫妍哼小曲,不经意的一撩辫子,一只小纸鹤从头发里飞出来,如幽灵般出画。

  欧阳天转身,表情凌厉地看着垚迦和云起。

  欧阳天:

  继续吧,有什么心结,当面鼓对鼓锣对锣,说个清楚。

  垚迦(对老国王恨恨地):

  他在我被苏落挟持之时妄想借刀杀人,别以为我没有看出来!

  (瞪云起)哼,但你终究还是不敢。

  云起(冷冷的回瞪):

  我要杀你需要借刀吗?别忘了,身中“禁杀咒”的人可是你们这种人。

  垚迦(举起手结印,单只瞳孔开始变异):

  你杀我试试?我看你是想念“曲骨秘术”的感觉了!

  云起(指骨开始变形扭曲,痛苦):

  好啊,尽管折腾我,这件事我退出就是。

  (承受着痛苦但却有种得意)

  你就这样回去禀告你的主子呗——任务失败!

  垚迦(一愣,瞳孔变回正常,愤怒着急):

  你!我还不是想弄死她身边的那些帮手,让你更便于行事而已!

  云起(指骨恢复正常,喘着粗气):

  如果不能一击必中,只会让别人更加戒备!

  苏落对我的信任本就不多,被你一搞,更麻烦了。

  欧阳天(打断):

  好了好了好了!朕总算听明白了,

  (对垚迦)一个不经商量就冒险行事结果失败,还把云起推出来背锅;

  (对云起)一个在垚迦被人挟持,有生命之危时,想甩手不管。

  你们俩该各打一板子,有什么好吵的呢?

  垚迦/云起(同时扭头):

  哼!

  欧阳天(老谋深算):

  我们双方谋划的是一件足以改天换地的大事,

  再这般幼稚下去,我们两头一起换人,也并非不可。

  垚迦和云起回头看欧阳天,反应,闷哼,终于消停了。

  画面摇向凉亭的顶盖,翘檐旁边不起眼的地方,停着那只小纸鹤。

  云起(画外):

  知道了。苏落的信任,我会尽量挽回……

  风吹来,小纸鹤颤颤巍巍的被风吹出画。

  夜色中,小纸鹤跌跌撞撞飞越一片花丛,落到一只手中。

  手的主人是紫妍,手掌一握,小纸鹤变成光点消失在她掌心。

  紫妍神色清明,酒已经醒了。

  4-05

  西晋王宫(苏落的客房) 夜 内

  苏落 南宫流云 小神龙 紫妍 北辰影 云起

  落、南、北、紫继续对话。

  紫妍:

  由此可见,这帮人居心叵测,两面三刀,

  背后一定挖了大坑。我们干嘛明知故跳?

  北辰影(痛苦):

  你好重,托不动了!

  北辰影把紫妍放下,两人抓着彼此的一只脚滑稽的姿势站立(因为板凳上只能踩两只脚)。

  北辰影:

  我还是觉得应该去,越是神秘越是有趣。

  南宫,嫂子,你们怎么看?

  南宫(沉吟):

  我最好奇的是,改天换地是什么?

  (看苏落)跟落落有何关系?

  画外传来轻微动静,南宫和苏落神色同时一变,同时冲向窗边。

  一个身影翻入,下一秒,他被苏落和南宫分别钳制住脖子和手。

  是云起(神色微微紧张)。

  紫妍(保持滑稽姿势,仰着脸倒视云起):

  呦,今晚这屋有点热闹啊。

  云起镇定下来,看着大家,灯光映在他脸上闪烁不定,仿佛他令人看不懂的心意。

  云起:

  动静小点,我是背着父王过来的。

  南宫(手上用力):

  来干嘛?

  云起(没理南宫,扭头对苏落):

  落落,我父王是真的认识你娘,但他的话真假参半。

  还有我身边那个小丫头,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你要小心他们。

  南宫和苏落对视,有点意想不到他会自爆,接着二人同时松手。

  云起(被放开,一个趔趄):

  但赤血玄参对你而言,是一个机会。

  如果你愿意冒险,也许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机缘。

  南宫(不屑):

  她去与不去,与你何干?

  紫妍(愤怒地站直,一脚把北辰影踢下凳子,北辰跌坐地上):

  就是,我英明智慧的落姐岂会被你这个两面派忽悠。

  南宫(看苏落):

  不如我把这人丢出去吧?

  (甩出雷电缠绕云起的手,云起反抗状)

  苏落(低着头,伸出一只手):

  且慢。

  (所有人都看她,苏落思考良久,猛然抬头)

  我去!(云起松了一大口气,开心的笑)

  南宫(冷):

  但你和那个丫头不准去。

  云起(摇头,急切地):

  假如谁都不带,父王一定会怀疑你们知道了什么,

  还会安排其他人暗中跟随。

  苏落(思索,神情严肃):

  嗯,与其面对不确定的危险,不如就带你们,

  (扫视南宫、北辰、紫妍)至少知道如何防范。

  云起再次松了一口气,笑着点头。

  紫妍摸下巴思索中,跌坐在板凳底下的北辰小心翼翼看南宫。

  南宫脸色铁青,整个人仿佛遭受了很大的打击,身形都僵硬了,手紧紧握拳。

  苏落(拉起南宫的手,语重心长):

  南宫,我有自己的考量,相信我。

  南宫(刺头的甩开苏落的手,不满):

  那你怎么不相信我?你要什么东西我不能帮你找来?

  (越说越激动)何必去跳这种送人头的坑!

  苏落(坚定自信,强调):

  就信我一次,好么?

  云起还想讲话,被紫妍和北辰一边架一支胳膊,强行拽出窗户。

  房间只剩下苏落南宫。

  两人对视,小情人闹别扭状,都不肯先开口,眼睛死死盯着对方。

  南宫终究是没说话,径直走到露台,高大的身影在璀璨的星星灯下面显得伟岸。

  南宫(背对苏落,冷冷的,但语气软了下来):

  随你吧。

  南宫飞身点水离开。

  苏落也走到露台上,看着南宫离开的背影,朝着湖面倒影的月亮而远去了。

  苏落轻叹。

  4-06

  野外山路(切)西晋王宫大门 黎明 外

  李瑶瑶

  苏落 云起 垚迦 紫妍 北辰影 南宫流云 欧阳天

  建议:此处应有抒情但充满隐喻的音乐(如带着美国西部片感觉的吉他),让人感到有一股力量或阴谋正在酝酿,将人物和剧情推向某个高潮点。

  (野外山路/李瑶瑶)

  局部:少女白嫩的手伸出,用法力生成长长的木藤,然后像SM女王那样两头一拽,木藤如皮鞭发出“啪”的声响。

  (西晋王宫大门)

  中年男人(欧阳天)的手轻拍少女(苏落)的肩膀。

  欧阳天在送别苏落,苏落对着欧阳天拱手行礼,告别,翻身骑上一头灵兽,出画。

  欧阳天掏出小手绢擦眼泪。

  北辰影、南宫本就骑在灵兽上,也冷淡礼貌象征性的行礼,出画。

  紫妍(骑在灵兽上)笑得很虚伪,对着欧阳天比了一个“喝酒”的动作,也出画。

  最后是骑在灵兽背上的云起和垚迦,他们和欧阳天眼神交换,目光复杂,欧阳天藏在小手绢里的眼睛精光一闪,冲他们挥挥手。

  云起垚迦出画。

  远景:一行人骑陆行灵兽离开西晋王宫。

  (野外山路/李瑶瑶)

  局部:少女的双手在抚摸两块粗粝的圆圆的大石头,令人遐想。

  (通往山野的大道)

  苏落一行人走在大道上。

  南宫故意和苏落离得远远的,板着脸。

  苏落回头看他,他傲娇地把头扭向一边,拒绝对视。

  苏落叹气,回头继续骑。

  (野外山路/李瑶瑶)

  山路顶上的悬崖,少女的发丝飘扬,音乐越发的悠扬。

  4-07

  野外的路(狭窄山路,陷阱处) 日 外

  苏落 云起 垚迦 紫妍 北辰影 南宫流云 小神龙

  (幻境中)现代装云起

  角度:长满杂草的山间小路。

  灵兽的蹄子晃晃悠悠的踏入。

  北辰影(画外,晃晃悠悠的声音,无精打采):

  真无聊,又不给飞,就照这蜗牛速度,

  (北辰影的脸拧巴起来,埋怨)

  去到木仙府,宝贝都叫人抢光了。

  其他人骑着灵兽陆续入画,路很窄,一侧是高山,一侧是悬崖。

  苏落和南宫都谨慎戒备地观察环境。

  云起(骑在另一头灵兽赶上来,和他齐平):

  木仙府竞争激烈,且机关重重,一定要保持充足的灵力。

  紫妍(骑在灵兽背上打望四周):

  只有这一条路吗?越走越窄,感觉像死胡同。

  垚迦:

  翻过山头,前面就好走了。

  紫妍(鼻子冷哼):

  上回你也是这么说的,然后雪落狻猊就出现了。

  垚迦(用力摇头):

  不会不会,我这次绝对没有……

  话音一落,前方山坡传来轰鸣声,巨大的冲力挟带着飞沙走石滚滚而来。

  灵兽受惊,大家跳下灵兽。

  紫妍(从头发上撸下几个纸鹤做好战斗姿势,瞪着垚迦):

  啪啪打脸酸爽吗!

  垚迦(惊恐地看着前方):

  真不是我……

  飞沙走石中,有两个巨大的圆石像战车滚来。

  南宫飞身跳到半空,两腿缠绕着雷电,一脚踢碎一颗圆石。

  圆石爆出烟雾(同S2第11集的摄魂烟效果),所有人毫无防备的吸入。

  紫妍(鼻孔吸入一股烟,眼神迷蒙):

  这熟悉的配方……好像在哪儿闻到过……

  苏落鼻孔吸入一股烟,眼神迷蒙。

  苏落视线:四周被烟雾笼罩,人都消失了。

  烟雾中走出来现代装的云起,依然是一身黑色特工装(同S1第一集)。

  云起对着苏落拿出龙之戒,得意冷笑,眼镜片闪光。

  苏落先惊后怒反应,握拳,冲上去就打。

  突然袖子里生长出树根缠绕住她的手臂,往回拽。

  苏落拼命抵抗,还是想去打云起。

  另一支树根从她的衣服中生长出来,末梢挂着一颗相思圣果。

  苏落感觉到空间异动:一个重影在她身体里快速闪现(灵魂出窍的感觉)。

  相思树和小神龙(配合一记心跳声,OS):

  主人/主人!

  苏落的斜上方出现了一个圆润的对话框,里面是小神龙和相思树在空间里的影像。

  小神龙:

  这是摄魂烟,我在黑暗森林也遇到过,快点吃相思果果,解毒!

  苏落惊讶反应。

  相思树:

  嘴巴张开撒,树黍喂你吃果果。

  苏落停止动作,张嘴,树根把相思果丢进她嘴的同时,一股光流迅速从喉咙涌向丹田。

  苏落恢复神智清明,环顾四周,大家都像疯了一样,有的互相打,有的对着空气乱打。

  苏落(着急,伸出一只手):

  再来点!

  她的手没有等来果子,空中飞来一条木藤(同4-06的那条女王鞭),缠绕住她的手,将她一拽,苏落惊呼着被拉出画。

  4-08

  野外的路(山路上方的悬崖) 日 外

  苏落 李瑶瑶

  云起 垚迦 紫妍 北辰影 南宫流云 小神龙

  山路上面的悬崖,苏落被木藤卷到此处,落地时木藤收走出画。

  苏落身后传来脚步动静,苏落警惕反应。

  苏落猛然身面对“绑架者”,相思树和小神龙同时跳了出来,树根缠绕在她身边像敦煌飞天女神的飘带,小龙凶神恶煞的站在一根树枝上像随时要扑上去的恶犬。

  一主二宠显得气场强大。

  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是戴着面纱的李瑶瑶,神情淡然,定定地看着苏落。

  苏落(蹙眉,意想不到):

  是你?

  小神龙(戒备地):

  上回摄魂烟也是她弄的对不对?

  相思树(晃了晃树根):

  豆是她!

  小神龙(仇恨地):

  坏女人!你又想把我主人偷走吗?

  李瑶瑶(摇头):

  不,我没有那个想法,也没有那个能力。

  苏落(指着悬崖下方还在混乱打空气的同伴们):

  那你玩这一出作什么?

  (威胁地走近李瑶瑶,语调放慢,充满威胁)

  难道,你也跟欧阳云起还有他的丫头勾结一气……

  李瑶瑶(依然淡定):

  你误会了。(低头为难)其实我……那个……

  苏落+小神龙+相思树(同时举起手/爪子/树根,进攻状):

  快说!

  噗通一声,李瑶瑶猝不及防的抱拳行礼90度俯身下拜。

  李瑶瑶(画外,豁出去的语气):

  我是来求你的。

  苏落+小神龙+相思树(手/爪子/树根僵硬在半空):

  嘎?

  李瑶瑶抬头,缓缓除下面纱,露出脸上还剩下最后一道最长最大的疤痕(其他都已治好)。

  李瑶瑶(动情地说):

  苏姑娘,上回承蒙你好心相助,我脸上的疤痕都治好了,

  (苏落打量她的脸,微微惊讶反应)

  只有一道最严重的还未痊愈……你能不能好人做到底,

  (李咬牙恳求)再给我一颗相思圣果?

  空气突然沉默。

  小神龙:

  主人别给,她坏!

  苏落(顿了顿,讽刺地):

  李瑶瑶啊李瑶瑶,我真是头一次见识到,

  还能以偷袭绑架的方式来求人。你可太有创意了。

  李瑶瑶(说得特别艰难):

  我……只是不想被人看到曾经高高在上的瑶池仙子

  脸被毁成了如今这副模样,所以才出此下策。

  苏落(审视地):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要走这条路?

  李瑶瑶(眨眼):

  我一直着人打听你的下落,前不久买到一条消息,

  你在西晋和南幽交界的深山里,我就赶来了。路上又得知

  你成了西晋国王的贵宾。我猜测你迟早会离开,于是在官道等你……

  苏落(举起一只手):

  行了明白了。我只不过给师父捎个信,

  合着全天下都知道了是吧。

  (语气变强硬)

  但是仙子请你搞清楚,上回我不是好心帮助你,那是交易!

  今天我又不需要你,给果子——凭什么?

  龙和树傲娇的一抖擞,赞同主人硬气的话。

  李瑶瑶(失落地呆了呆,立刻又急切地):

  你接下来有没有需要我做的事情?我什么都可以。

  苏落(认真地):

  我呢,并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落日山脉那笔账

  (指了指脑袋)还记在这儿呢。

  (冷冷的不带感情)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告辞!

  李瑶瑶目睹苏落纵身跳下悬崖,跟了两步到悬崖边。

  (从李瑶瑶的角度俯瞰)

  苏落飞下去的身影往地面撒出一把相思圣果;

  红红的果子落到人们头顶上,幻化成红色的光斑,散开;

  每个人吸入红色光斑,恢复神智,停止打斗,迷茫困惑地看着四周;

  苏落双脚着地,和他们说着什么;

  大伙儿惊讶反应,纷纷朝山顶投来八卦的眼光。

  李瑶瑶像受惊的小动物,赶紧缩回去两步,并戴回面纱。

  过了一会儿,她再次探出头去俯瞰:那一行人已经重新骑在灵兽身上离去了。

  李瑶瑶面纱上方的目光十分失落寂寞,叹气。

  4-09

  另一条路 日 外

  李瑶瑶 苏落 云起 垚迦 紫妍 北辰影 南宫流云

  通往木仙府的荒野道路。

  骑在灵兽背上的人们安静前行,南宫打头。

  苏落驱赶灵兽赶上南宫,南宫驱赶灵兽加快步伐,依然刻意和苏落拉开距离。

  苏落瞪他背影一眼,撇嘴,懒得追了。

  紫妍回头张望队伍末尾的方向。

  她的动作引发垚迦和北辰也好奇地回头张望。

  他们看见远远的低空中,李瑶瑶不急不徐的飞行,跟随他们的队伍。

  紫妍(自言自语):

  真是执着啊。

  紫妍冲着李瑶瑶吐舌头扮鬼脸,然后转头回来继续前进。

  宽角度:

  前面的一行人,以及最末尾隔了几百米的孤单身影,形成反差。

  4-10

  木仙府大门 日 外

  苏落 云起 垚迦 紫妍 北辰影 南宫流云 李瑶瑶

  陡峭的悬崖镌刻着“木仙府”三字,宛如天然形成,而不是人工凿就。

  沿着字往下是垂直如刀削的山壁,最底下是一片空地。

  地上堆满了各种兵器,琳琅满目,数量繁多。但兵器主人不在这里,毫无人踪,十分诡异。

  众人(除了李瑶瑶)抵达,翻身下灵兽,有的抬头看“木仙府”三字,有的观察山壁,南宫则低头看着那些兵器,思索中。

  紫妍:

  这是入口?被堵住了吗?

  北辰影挥舞大刀,用力砍。

  刀刃碰石头,电光火石过后,山壁毫无损伤。

  苏落仰望着上面的三个大字,思考状。突然小神龙从怀里跳出来,垂涎欲滴状。

  小神龙(激动得小脚脚乱跺):

  宝贝!宝贝!里头好多好多宝贝!

  (拽苏落的衣服)主人我们快点进去嘛。

  苏落(好奇):

  你知道怎么进?

  小神龙拽着苏落往山壁上撞,南宫和云起一惊,伸手要拉,两人都拉了个空。

  苏落和小神龙竟然齐齐消失在山壁前。

  云起(眨眼):

  障眼法阵?

  南宫(沉静):

  这个阵,应该是过人不过兵器,走!

  南宫飞身冲向山壁,消失。

  云起冲向石头,消失,剑落在地上。

  北辰和紫妍同时冲进去,消失,大刀和许多小纸鹤落地上。

  接着垚迦冲进去,消失。

  角度对准:空地上琳琅满目的兵器。

  两只脚踩着兵器入画,踢开画面中一个兵器,站稳。

  李瑶瑶。

  她仰望“木仙府”字样,冲向山石,她消失了,但常用作武器的白练留在了地上。

  寂寞空旷的空地,无聊的灵兽,一地诡异。

  4-11

  木仙府内(花圃前/长廊前) 日 外

  苏落 云起 垚迦 紫妍 北辰影 南宫 李瑶瑶 洛昊晨 洛蝶依 墨子枫 众江湖人士

  小神龙 伪装的斗篷人(太子)

  苏落站在造型优雅的庄园花圃前,远处有各种亭台楼阁,树林湖泊,但她没有看环境,而是看着自己的袖子(之前被小神龙扯的位置)发呆。

  小神龙的位置出现虚线框闪烁几下。

  苏落(一头雾水自言自语):

  龙呢?你不要宝贝了?

  空间对话框出现,小神龙在里头嚎啕大哭,鼻涕吹泡。

  小神龙(对话框里,伤心绝望):

  我被弹进来了!!呜呜呜呜!!这里有禁制!

  擅长寻宝的灵宠都不能出来!!

  (打滚)昂昂!我好生气!!!

  相思树根伸入对话框里面,得意的扭动。

  相思树(对话框里):

  嘿嘿,树黍我可不受限制。

  龙(含泪,瞥着树根):

  那你会寻宝吗?!

  相思树(僵硬一瞬,气呼呼的缠住龙往画外拽,教训它):

  你娃有点嚣张哈……

  对话框消失。

  苏落(苦笑无奈):

  没了寻宝神器,怎么办呢?

  南宫(从她身后走上前,望着远处,硬邦邦的):

  当我是摆设?

  苏落一愣,回头看南宫,只见他还是一幅臭表情。

  同时其他人也出现在他们身后,紧张地环顾四周。

  紫妍:

  原来木仙府长这样?不知道宝贝们都在哪里呢?

  一阵动静声从画外传来,众人一起看过去。

  树林里,墨子枫(第二季)抱着一株植物在飞奔,后面的江湖人士在追他。

  江湖人甲:

  未央宫的小子,给老子站住!

  把极品雪晶草留下,饶你不死!

  另一阵动静从亭子上面传出来,众人扭头看过去。

  一个江湖人重重落在亭子屋顶,洛蝶依和洛昊晨紧跟着落下,一起压在江湖人身上。

  洛蝶依:

  玄黄灵血丹是我们的!

  洛昊晨:

  交出来就饶你不死!

  又一阵动静从身后传来,众人转身看。

  各种江湖人士在肉搏,打成一团,都没有兵器。

  江湖人(此起彼伏):

  放开那个诛天灯,本座饶你不死!

  魂玉壶归我了,识相的话大爷饶你不死!

  滚一边去!混元鎏金剑给我,姑奶奶饶你不死……

  苏落这帮人看呆目了。

  突然身后画外传出一声压低的轻呼声。

  太子(压低声线让人无法分辨他是谁):

  赤血玄参是我的了!

  苏落南宫等人极度敏锐地循声转头看向画外。

  一件黑色斗篷掠过画面,神秘人以看不清的速度奔往庄园一侧人迹稀少的长廊。

  南宫:

  追!

  在南宫说话的同时众人身形已动,追赶黑色斗篷神秘人。

  (长廊)

  黑色斗篷神秘人跑进长廊,微微回头看追自己的憧憧人影。

  他隐藏在斗篷下面的脸被阴影笼罩,但能看清他的下巴,以及嘴角一抹充满阴谋的笑意。

  淡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追妻3:神女归来(剧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追妻3:神女归来(剧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