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忆往昔今宵难忘
十二城2021-06-17 16:573,191

  “亲一个,亲一个。”

  “亲一个。”

  周遭声音愈发统一,仿佛是非要看到个结果。不过余渺明显没这个闹腾的心意,只把礼物收了起来放在堆积的礼盒上,稍微提高了些音量道:

  “别闹了。”

  又转头对方闻羿招呼了一声:

  “大羿,下一个环节呢?”

  方闻羿收起热烈的呼喊,露出一张得意的脸:

  “来来来,这边。”

  大家本就只是热闹热闹气氛,经方闻奕这么一带,人群很快被新的事物所吸引,闹闹哄哄的一批人纷纷转进了隔壁的大厅。

  安静下来,此时只剩三人在场,余渺回身对马尾女生视以微笑:

  “佳雅?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其实余渺也是刚刚才在礼物的贺卡上瞥到她的名字,李佳雅,不同于本人的意气风发,名字显得秀气文雅。

  女生有些错愕,木讷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的礼物,希望你今天也能好好玩。”

  余渺真的不讨厌这姑娘,反倒很欣赏,如果她对他不是男女之情的话,余渺很乐意交这个朋友,但现在保持礼貌的距离才是最佳的关系。

  李佳雅懂余渺的意思,不过她也知道余渺不可能因为一个生日礼物就突然回心转意,所以她知趣地嗯了一声,随后跟随进大厅里。

  看着她的背影,余渺浅浅一笑,突然弯下腰拿过蒋乙轩手里的麻袋抖落了两下,然后将头埋了进去,在摸索什么东西。

  蒋乙轩还没来得及问话,余渺已经拿了东西起身。

  定睛一看,手里那深蓝色小方盒子正是自己偷偷塞进去的礼物。

  “这……”

  刚想说些什么,就见余渺已经把盒子打开并拿出了里面的东西。银白的光在灯光下闪了一下,再一看,却是最普通不过的银环饰品。

  蒋乙轩顿时有些脸红,这个礼物没有什么别出心裁,甚至是有点便宜,在余渺这一堆礼物里,根本就拿不出手,所以他才偷偷塞在麻袋最下边不想被注意到,没想到余渺竟然给挑了出来。

  “还挺好看的。”

  正想着,余渺就已经把银环戴在了脖子上,还自顾地欣赏了一番。

  “渺哥,你真觉得好看吗?”

  蒋乙轩有些怯弱。余渺却轻松地点了点头,带着笑意反问道:

  “难道不好看吗?”

  蒋乙轩认真将视线移上去,余渺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在发光,银环熠熠挂在脖间,确实很配,更重要的是余渺的眼神在说,他很开心。

  “好看。”

  余渺开心就够了。

  蒋乙轩不再纠结,连着刚才醋意和自卑都烟消云散,余渺用他的方式让蒋乙轩感到安心与放松,这是他们之间独一无二的默契。

  两人也没有久留,一起跟到大厅。

  方闻羿将人聚集到一起,他们拆开足有半个长桌大的蛋糕,一根一根插好蜡烛,正当余渺两人进来时,一切也准备妥当。

  方闻奕眼尖瞧见门口的两道身影,开口喊道:

  “关灯。”

  不知是谁按了开关,屋子里瞬间黑暗下来,然后几点昏黄的光斑接连亮起,暖意雀跃般照在每个人脸上,烛光映出一条道路,那是大家为主角让出来的道路。

  余渺一步步走过去。

  “快许愿,许愿。”

  在方闻羿的催促下,余渺无奈闭上眼睛,做着许愿的样子。周围响起生日歌,起起落落,欢快非常。

  余渺脑子空了很久,到歌曲的末尾才想起自己的愿望。

  一切安好。

  “吹蜡烛,吹蜡烛。”

  余渺睁眼的时候,蜡烛就差一点燃尽,方闻羿心急地替余渺吹灭了眼前的一片,生怕它自然熄灭。

  “仪式完成,恭喜我们渺哥17岁了,花一样的年纪啊!”

  “祝我们渺哥金榜题名,花开富贵,大富大贵,财源广进,左拥右抱,儿孙满堂,长命百岁,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越听越不对劲,夏宴忍不住打断:

  “大羿,你念什么咒呢。”

  “什么念咒,我这是祝福!那金榜题名之后不就是财源广进吗?那财源广进了就左拥右抱了啊!你懂什么你,我对渺哥的祝福之心,那是天地可鉴,我愿我渺哥一生……”

  “算了吧。”

  “大羿,算了,算了。”

  众人揶揄地打断方闻羿的滔滔不绝,随即不知是谁抹了谁一把蛋糕,男孩子们欢呼跳了起来,余渺还在寻找源头,手掌大的奶油一把糊到了脸上,耳边传来蒋乙轩的小声惊呼,反应过来时就只看到方闻羿拿着一碟子蛋糕疯跑。

  余渺与蒋乙轩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都很油腻。

  他俩默契地抓了一把蛋糕,朝着方闻羿追去,混战就此开始。

  喧吵声,笑声,臭骂声充斥在这间屋子里,仿佛在这个寂静的黑夜里点燃了炸药,也给了余渺平静压抑的内心一颗糖果。

  如果生活有酸甜苦辣,那现在的余渺才理解什么叫甜,他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片避风港中,不去想屋子之外的弯弯绕绕,放肆开怀地大笑,享受着属于他十七岁的这一天。

  今天,他十七岁,也承担着十七岁。

  疯玩过后,几人付了房主打扫的费用,男生趁着周五约了网吧通宵,女生则陆陆续续散了,因着放假,网吧里热火朝天,好在方闻羿预约得早,一整排的电脑坐的满满当当。

  临近半夜,余渺有些困,转头一看,发现蒋乙轩已经打起了瞌睡。

  “阿轩?”

  余渺唤了两声,蒋乙轩撑起明显疲惫的眼皮,回应道:“怎么了?”

  “困了?”

  余渺的声音轻柔中带些肯定,蒋乙轩便也没否认。

  “那我们回去吧。”

  没等蒋乙轩回复,余渺起身对方闻羿道:“大羿,我们先回去休息了,你跟夏宴他们说一声。”

  “回去?不是吧,渺哥,大好的日子,你跑回去睡觉啊!”

  “好了,你们玩,明天我再找你。”

  余渺安抚了一下方闻羿,又道:“阿轩,走吧。”

  蒋乙轩被安排着跟余渺出了网吧,徒然打开大门,一股寒气袭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困意竟去了一半。此时,一双温热的手掰着蒋乙轩瘦弱的肩膀,将人移到身旁,男孩子的身躯挡住寒风,体温在间隙中传来,暖入肌肤。

  余渺用身体给他挡风,蒋乙轩顿时觉得心里有些暖。

  两人顺着大道往余渺家走,临到足球场时,见旁边的杂货店还灯火通明,余渺领着蒋乙轩走了进去。

  “喝点什么?”

  蒋乙轩刚想摇头,又听余渺自顾地打开冰柜拿出了两瓶啤酒。

  “喝酒吗?”

  蒋乙轩有些讶异。

  余渺轻笑,又拿出一瓶营养快线。

  “你喝这个。”

  不容分说,余渺已经拿着三瓶饮料结账,蒋乙轩一时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只得在后面跟着,余渺没有径直回家,而是在足球场旁边找了个长凳坐了下来。

  余渺先把营养快线递给蒋乙轩,自己则轻松咬开一个啤酒瓶盖,仰头喝了两口。

  “渺哥。”

  蒋乙轩有些担心,毕竟他从没看过余渺喝酒。

  “唉,没事,就突然不想那么快回去。你还困吗?”

  走了这一路,蒋乙轩自然是清醒了不少,便摇头:“不是那么困了。”

  “那陪我坐一会吧。”

  只见余渺又喝了两口酒,他望着对面球场的大灯光,眼底思虑却清明。

  蒋乙轩攥着手里的饮料,没动。

  “阿轩,你说,为什么我妈突然就不爱我爸了?”

  爱?对蒋乙轩来说,爱这个字太遥远,他没听懂意思,很少听余渺说起家里的事,他不懂余渺口中的不爱是指吵架了,还是已经走到要离婚的地步。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但我觉得,变化是因为选择吧,选择另外的路了。”

  “选择啊……”余渺重复这两个字。

  琥珀眸子泛了淡淡的暗色。

  “我没有被选择……”

  我妈她没有选择我……

  难掩失落。

  蒋乙轩顿觉可能说错话了,连忙找补:“阿姨只是没有兼顾到,她……大概有难言之隐吧。”

  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他根本就不清楚余渺家的情况。

  “阿轩啊,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多余,如果,人能突然消失就好了。”

  “不,渺哥,你不要消失,至少我。。和大家都需要你。”

  余渺说的那么真,蒋乙轩的心瞬间空了起来,他拉住余渺的肩膀,眼神相对,轻飘飘的眼眸在强光的照耀下,仿佛下一秒真要消失在光芒中。

  余渺忽而笑了,拍了拍蒋乙轩的肩。

  “哪那么容易消失啊。”

  沉重的气氛一笔带过,余渺把剩下的半瓶酒一股脑喝完,随手擦掉酒渍,浑然起身,脚下却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好在蒋乙轩及时扶了一把。

  “渺哥?”

  近距离接触,蒋乙轩才发现余渺的脖颈红了一片,自耳垂处到脸颊红霞遍布,颊间痣在红晕中更显妖娆,余渺微抬着下巴,眼底爬上茫然。

  余渺竟喝醉了。

  蒋乙轩看着旁边空落落的两个酒瓶,心想着余渺的酒量竟如此低。

  但此刻不方便多想,毕竟一米七八的身子还是很沉的,蒋乙轩勉强带走空瓶,扶着余渺往家走,好在蒋乙轩之前去过,租房不远,不然他这小肩膀也不确定能支撑多久。

  “阿轩……”

  “怎么了?渺哥。”

  “阿轩……”

  “我在呢。”

  “阿轩。”

  余渺突然推开蒋乙轩,笔直的看着他,眼眸里又亮又闪。

  蒋乙轩愣了愣。

  “今天是我生日,我想要一个礼物。”

  “你想……”

  要什么礼物?

  戛然而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肆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肆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