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我把自己送给你
梅佑飪2021-02-23 22:053,338

  顾希景的角度看不到他方才的痞笑,见他没什么反应,提高嗓音喊了声“沈先生?”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这才轻轻合了书,动作颇为悠闲自在,他抬了抬眼皮,笑道:“顾医生,别来无恙。”

  “沈……蒋吾琛?”顾希景打量了半天,这才察觉到他身上熟悉的气质,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又睁大了几分,惊讶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苏醒的?”

  算算时间,人格转换期确实是最近几天,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头部创伤的意外,可突如其来的苏醒,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十分钟前。”蒋吾琛将手里的书放到木质茶几上,笑容可掬的对上她的视线,“好久不见,顾医生想我吗?”

  时常在夜深人静,脑海里浮现出跟在他一起的日子就情不自禁心情愉悦的顾大医生:“我想你?我很闲吗?”她别过脸去,悄无声息的掩饰心尖处微微的悸动。脑子里一时千言万语——我很闲吗?好像真的闲,还无所事事。可我会想他吗?好像也确有此事。那我为什么会想他?他说这话什么意思?他很在意我想他吗?还是他故意说来玩笑的……

  蒋吾琛无视她稍有心虚的动作,嘴角的笑意忽然减了半:“顾医生,我不在的这些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正沉浸在遐想非非中的顾大医生一愣,脑海里的万千思绪骤然一个猛刹车,支离破碎成微小的灰尘飘出去。她记得很清楚,他是可以与沈暮辞共同分享某一些记忆的,不禁疑惑道:“沈先生的记忆没有渡转给你吗?”还是他适才苏醒,得修养几天才能记起来?

  蒋吾琛淡淡的说:“我跟沈暮辞之间产生了更深的隔阂,我们的矛盾可以说是道死命题,没有任何化解的余地。我们俩个人格,只能存在一个,胜者永生,败者只有一死,目前为止没有自相残杀已经很不错了,所以现在,分享记忆对我跟他而言是无稽之谈。”

  怎么会这样?

  顾希景隐隐担心起来,主副人格之间既然不能再互相分享记忆,这是病情恶化的倾向,如若置之不理,精神脆弱的主人格很有可能彻底消失。

  “不过,顾医生请放心。”蒋吾琛说,“我现在并没有打算跟沈暮辞自相残杀,当务之急是捉了王八一齐扔进监//狱,该无期的无期,该枪毙的枪毙,等这些事情了结之后,你打算站到我的对立面想尽办法让我消失也不迟。”

  他话虽说如此,但脸上流露而出的阴狠瘆人寒骨,顾希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清清楚楚的看到他这个人格,他确实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灵魂,但她只看到他好看骨感的俊容,到此为止,他的内心无论如何再窥不到半点。

  蒋吾琛每一次说出这样细思极恐的言语时,顾希景不知怎么就感觉自己要是胆敢与他誓不两立,这人就会立马毫不留情的将她拆骨剖心,或者不择手段的让她变成任听他差遣的棋子傀儡。

  思及此,顾希景后背窜上来隐隐寒气,冷的她一个哆嗦,下意识的看他,打算从他脸上察觉到一丝半点的破绽,倒是又劳而不获。

  下午的太阳越发炙热,水景里的冰块渐渐瘦小,绿植底下有好些草芽钻了出来,色系偏冷,才是初长的模样。

  蒋吾琛背倚着沙发背垫,阳光从纱帘透进来,燥热被筛了大半,只余暖黄色的光线洒在他的侧脸上,照进他的眼眸,他微微瞌眼转了个角度,光即刻镀在了他的身上,从顾希景的角度看,这人就像从光里现世而出的仙人,姿态慵懒,貌胜潘安。

  她一时没移开眼,目光不加掩饰的看着他,只觉得眼前风景是人间的不可多得,是花痴看一眼就深深沦陷的周公美梦。

  “我好看吗?”蒋吾琛对上她热情的视线,嘴角勾出一抹胜似桃花的弧度,撩拨的人心神微微波澜。

  顾希景是个大大方方的女孩子,她不会因为直视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而害羞,被他这么一调侃,她心里的警惕如冰顷刻化成了水。稍稍歪了歪脑袋,回他一个温文尔雅的笑,说:“好看极了,简直秀色可餐。假如你去勾引唐僧,我估计啊,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吃到唐僧肉而长生不老的人。”

  其实论美貌,纪雪司才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媚而不娇,正气方刚,随便一个转身回眸,就能摄人心魂。但顾希景就是被这个姓蒋的男人没收了所以带有迷恋的视线,似乎那人身上有一个无形的黑洞,她看一眼,旁的人就再不能入她法眼。

  这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蒋吾琛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笑而不语,墙壁上的假花掉了一片花瓣,纷纷落落挨到他衣袖上,他捡起来放到手心,伸展到阳光底下,花瓣的边便也发起了光。

  他注视着手心里的小玩意,道:“人总是对符合自己审美的东西喜欢的死去活来,自古帝王因为千娇百媚的后宫佳丽就可以弃朝政不顾,而现在呢,三观变成了五官的附属品,可以为之做出任何改变,大多数人即是如此。”

  “你这是讽刺我?”仔细品味,其实他的话不无道理,就是顾希景觉得他是在针对自己,拐弯抹角骂她好色。

  蒋吾琛却摇头,“并没有,我想说的是,当人喜欢的某一个事物褪却了风华绝代的外表,变得普普通通或者丑陋无比后,还会像当初一样不变初心的喜欢吗?”

  他轻轻一吹,手掌的假花瓣飘起,在空中绕了一圈,悠悠落到水面上,顺着水流飘散,“花开最艳最美得时候,总是有人观赏,而花败了之后,就再也入不了行人的眼,即便是假花,也有被看腻被抛弃的时候。”

  顾希景看他略显惋惜的表情,思忖了片晌,道:“一个事物,大部分人并不会因为外表漂亮就无发自拔的迷恋,也不会因为奇丑无比就避而远之,这得看它的内涵是什么,不同的事物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义。”

  “怎么说?”

  “打个比方,你喜欢光而迷恋上了天上的星星,在你眼里它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东西,而我最好的朋友送给我一块挑拣了很久的石头,在你看来它跟你的星星不值一提,可对我来说那就是我的珍宝,因为,那块石头寄予了我朋友的心意。”

  蒋吾琛眉眼带笑,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句话,他双掌垫到脑后,换了个坐姿,想了想,眼神无比认真的看她,说:“顾医生,假如,我现在把我自己送给你的话,我就是你唯一不可替代的珍宝,几十年后我老了,脸上长满了皱纹,牙齿掉了,头发也秃了白了,你还会像刚才那样用迷恋的眼神看着我吗?哪怕一眼?”

  “嗯?”

  顾希景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断了思路,愣了片刻,大脑才接收到他的意思,好在她已经习惯了这个人讲话时跳跃的思路,佯装怒意的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哪有你这样打比方的?再说,我什么时候迷恋你了?我看你是因为你长得好看没错,但我对你的脸还没到迷恋的地步,自恋过头了你。”

  顾大医生言罢立马移开视线,去看水景,水面波纹轻荡,她心里也一样微微涟漪,这个男人真是的,竟然说什么要把自己送给她,就算是句玩笑话,话里隐藏的撩拨意味还是让她难得的泛起羞意。

  蒋吾琛起身,走到她身旁,盘腿座到铺在地板温热的地毯上,抬头笑看着她:“顾医生,我们之间的赌约我一定会赢的,反正你迟早会成为我这边的人,我把自己送给你,你就可以随时正大光明的看我的脸,反正又不是给你当牛做马,你让沈暮辞永远沉睡,这个交易很划算。”

  “交易?”顾希景瞥他一眼,原来他这么说是另有预谋,“你为了将这副身体占为己有,可真是不择手段啊,我要说你去卖身我就答应让沈先生永远沉睡,你是不是真的会去卖?”

  真是白白浪费了她的感情。

  蒋吾琛一手撑起下颚,胳膊肘摁到腿面上,斜了斜上身,抛给她一个暧昧不明的笑:“顾医生,如果我卖身的对象是你,那我就卖一辈子,心甘情愿的那种。”

  “……”顾希景一时哑口无言,绞尽脑汁想了想,骂道:“你……你可真是渣男中的极品!我长这么大,头一回见你这种人。”

  某玉树临风的极品一副无辜的眼神:“我怎么渣男了?从小到大,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过这些话,倒是你,交往过的男人怕是满一个西城区了。顾医生,你怕是没见过真正的极品渣渣吧?”

  他一顿,戏谑道:“顾医生,我要是渣男,我就不择手段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天天在外面沾花惹草,同性异性雨露均沾,一天换一个,让你成为全球绿色无污染各种款式不雷同的绿帽子顶级收藏大师。”

  顾大医生:“………………”竟让她无言以对,发不得火,抬不了杠。

  “……在那之前,我会先把你五马分尸,砌进我房间的墙砖里。”顾希景站起来,走到水景边上的汀步,伸了伸懒腰。

  她觉得自己在智力障碍这一方面还是太嫩,斗不过蒋吾琛这个情感单一,外表小绵羊实则大灰狼的腹黑男人,还是回房间看看书,净化净化她即将被潜移默化的大脑。

  蒋吾琛见她要走,缓缓翻起身,几步就跟到了身后:“顾希景,你这是害羞了?还是准备实施犯罪计划,现在就挖墙把我砌进去?”

  “你觉得呢?”走到一半,顾希景才发现手机落在了凉亭的沙发,一个干脆利落的转身,不想跟迈了一条长腿准备往前走的男人撞了个满怀,她条件反射的往前伸掌一推,却将已经重心不稳的蒋吾琛推进了水景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人格有问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人格有问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