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破阵
长生12020-11-04 14:121,989

  正阳市,南郊工地。

  张守元点明自己需要的东西,而陈洪城则听得满头雾水。

  只是没来得及发问,张守元那边已经开始沿着坑边走动。

  现在建筑行业所用的吊塔正常在五十米左右,为了确定稳定性,底座会用材料进行固定,并经由专业人士检验合格,之后才会投入使用。

  通常来说,塔吊的失事率比空难还要低,但现在,在工人们的眼前,活生生上演了一场塔吊倒塌的事故。

  而且,随着吊塔倒塌,负责固定的铁板钢筋等东西都被掀开,硬是在平地上拔出一个深坑。

  深坑表面是圆形,直径大概五米左右,深度在两米开外,呈漏斗状,那口大红色的棺椁正好处于中心位置。

  塔吊倒塌本就使得工人们人心惶惶,而这口血色棺椁的出现,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就在工人们不敢过于靠近深坑的时候,张守元却沿着坑边转了一整圈。

  他这边刚刚停下脚,陈洪城就立即迎了上来:“张兄弟,怎么样?”

  “对方没有下死手。”

  心中有了大致的盘算,张守元才开口道:“棺椁在八门中的伤门位置,虽然是三凶门之一,但凶不至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塔吊上的驾驶员,应该侥幸活了下来。”

  听到这话,陈洪城下意识转头看向身边的手下。

  几个手下齐齐摇头,表示并没有泄露消息。

  不过短短片刻,陈洪城看向张守元的眼神有了几分变化:“驾驶吊塔的那个工人,摔断了两条腿,但至少小命保住了。”

  “不过还没完。”

  说着,张守元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这才是个开始!”

  闻言,陈洪城脸色瞬变。

  张守元吁了口气,脸色变得格外凝重:“我要的东西呢?”

  “三凶门中,还有一处死门。”

  “如果我没有看错,顶多再有十天时间,死门也会爆发,到了那时,必定伤亡惨重!”

  旁边,陈洪城听的脸色大变:“那谁,赶快给我找个刮胡刀!”

  不多时,剪刀送了过来。

  陈洪城也顾不上美观不美观,抄起剪刀,对着那撮乱糟糟的胡子,咔咔就是一顿剪。

  就在陈洪城准备把胡子交给张守元的时候,大眼一扫,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已经没了人影。

  四下扫了一眼,最后这才发现,张守元竟然跑到了坑底。

  “张兄弟!”

  陈洪城一声惊呼,脸上带着几分惊愕。

  而张守元则站在棺材头正对着的方位,眉头微皱。

  鼻翼间满都是刺鼻味道,而脚下烂泥裹着黑水,填满了整个坑底,几乎将他的两只脚全部吞没。

  腐尸臭,割脚煞。

  如果他没有算错的话,这口棺材里并没有尸首,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人的尸首。

  因为没有开棺,就连张守元自己都不敢确定棺材里装的是什么动物,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棺椁里面的东西很邪性。

  深吸了一口气,张守元抬手摁在棺头。

  刺寒入骨,而这种寒气,并非数九寒冬的冷,而是透入骨髓的阴冷,就像是大冬天一头扎在冰水池子里似得。

  坑边上的工人看到这一幕,全都被吓呆了。

  “那个是谁家的娃娃,怎么这么不懂事!”

  “赶快找绳子,把他拉上来,那东西也是人能碰的吗?”

  坑里,张守元哑着嗓子,开口道:“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

  由于没有现成的材料,张守元只得双手并称剑指状,虚空描画。

  随着这番话落下,棺材猛地抖了一下。

  而这个时候,张守元身后传来陈洪城的询问声:“小子,你没事吧?”

  看着神色有些凝重陈洪城,张守元颇有些无奈:“你觉得呢?”

  他今天早上刚换的衣服,托陈洪城的福,现在沾满了泥点子。

  陈洪城干笑两声,探手道:“胡子已经准备好了!”

  “撒到这上面。”

  张守元把脚从泥地里拽出来,然后指了指血色棺材。

  闻言,陈洪城眉头皱紧,神色古怪。

  刚才他可是亲眼看到棺材抖了一下:“不会有问题吧?刚才我看到它……”

  “慎言!”

  陈洪城身子一抖,下意识捂住嘴。

  “坑里不留生人。”

  张守元转头看了眼坑边,而后道:“等会儿把胡子撒上去,然后马上离开!”

  有一条小儿手臂粗细的麻绳正挂在旁边,是工人们刚找来的。

  生人,又称作……活人!

  见张守元不像是开玩笑,陈洪城点点头,一把将碎胡茬子拍到棺材板上,然后抓着麻绳就往上爬。

  陈洪城这边还没站稳,人群中再度响起惊呼声。

  “什么情况,那棺材怎么突然烧起来了?”

  “着火了,赶快救人啊!”

  “那小年轻还在坑底呢!”

  周遭惊呼声接连不断响起,陈洪城立即回头,只见张守元站在明黄色的火焰前方,稳若泰山。

  陈洪城下意识想要跳下去救人,可没等他动手,那火焰紧接着又倏地消失不见。

  火焰来得快去得也快,诡异到了极点。

  周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而坑里的张守元,此时才慢悠悠的抓着绳子爬了上来。

  说来也怪,那红棺材自燃后,周遭的温度立即飞速蹿升,很快便恢复到正常水准。

  察觉到异样,陈洪城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心中只剩下“惊愕”两字。

  如果说刚才他还将信将疑,那么现在,他心里只剩下两个字。

  佩服!

  如果不是顾忌有工人们在现场,陈洪城甚至想给张守元躬身行礼。

  张守元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那么多。

  被误会了也好,这样,暴露的几率会减小许多。

  让手下们处理剩下的事情,陈洪城很是客气的邀请张守元去办公室说话。

  等到进了房间,陈洪城二话不说,直接拱手抱拳道:“兄弟,大恩不言谢!”

  “是姓陈的狗眼不识真仙,对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