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违背誓言
长生12020-11-04 14:122,100

  南郊工地办公室里,陈洪城丝毫不避讳对张守元的欣赏,连带着称呼都有了变化。

  “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陈洪城的兄弟!”

  “有什么麻烦,尽管招呼。”

  “上刀山下火海,我只要皱下眉头,就不行陈!”

  吊塔倒塌,坑里出现棺材,这消息一旦传扬出去,谁还敢来工地?

  可张守元念叨了几句,又要了一把胡子,轻轻松松就把事情给解决了。

  最关键的是,张守元丝毫没有居功,听到工人们那番说辞,更是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

  像这样不仅懂事,而且还有能力的年轻人,搁哪儿找第二个?

  听着陈洪城这义正严词的说法,张守元淡笑道:“说起来,现在就有麻烦。”

  闻言,陈洪城一横眉头:“尽管说。”

  张守元嘴角带笑,伸手道:“两百万。”

  陈洪城表情当场垮掉。

  讪笑两声过后,陈洪城腆着脸道:“那啥,兄弟,别的其它都好说,就是这钱……”

  注意到张守元似笑非笑的表情,陈洪城叹了口气:“唉,也不瞒你,不是哥哥不给钱,实在是我这户头上真没那么多。”

  “你也知道,工地上最近一直出现事故,工地的钱,都赔给工人家属了。”

  张守元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早些时候看到的专项报道,是关于工地安全的新闻,而南郊工地,是以反面教材形象出现的。

  如果在一开始,张守元无论如何都要把钱拿走。

  但和陈洪城打完交道,张守元觉得这人还算有点意思,而且从面相上看,也不像是穷凶极恶之辈。

  “知道你没那么多钱。”

  张守元抽了两张纸巾擦去污渍:“先给一半吧,我也有个交代。”

  “一百万……”

  陈洪城咧了咧嘴,笑容有些苦涩:“兄弟,满打满算,我银行户头才不过八十来万。”

  张守元笑了笑,淡然道:“不着急。”

  就在陈洪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门外突然有人敲门。

  “陈哥,有个合作商把尾款打过来了,三十万,你记得查收一下。”

  随着这话,陈洪城的手机也接到了银行的短信通知,卡上余额,刚好一百壹拾万出头。

  怔了好半晌,陈洪城毫不含糊拱手:“服了!”

  张守正笑着摆了摆手,把早就准备好的银行卡号递了过去。

  陈洪城留的那撮胡子,状若乌云,刚好遮住地宫命门,换句话说,可以理解为挡了财路。

  让他把胡子剪了,财路通透,自然会有钱上门。

  等到转账完毕,张守元微微舒了口气:“走了,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见张守元说走就走,陈洪城急忙阻拦:“你帮这么大的忙,我不得请你吃顿饭嘛!”

  “今天我做东,醉仙楼摆一桌!”

  “不必。”

  张守元大步出门,临到门口又撂下一句:“你如果真想请客,就请工人们吃饭,露天烧烤还是火锅炒菜,随你安排,地点放在深坑东南角百米的位置。”

  能上工地的都是血气方刚的精壮汉子,这么多人凑在一起,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毕竟陈洪城的麻烦还没完。

  他脸上,还趴着一条“蜈蚣”呢。

  听到张守元这话,陈洪城没多想,只是竖着大拇指道:“兄弟敞亮!”

  又聊了两句,张守元这才出门。

  陈洪城本来想送张守元回家,但被婉拒。

  来时电车,走时还是电车,即便知道卡上多出一百万,张守元仍旧神色平淡。

  钱财对他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如果真想用钱,他有的是增加财运的法门,只不过动用风水术,很容易暴露行踪。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秦月怡,张守元绝不会违背誓言。

  骑了一个小时电车,临到傍晚,张守元这才回到家。

  家里只有赵凝兰一个人,岳母大人向来没什么好脸色,张守元没过去自讨没趣。

  秦月怡的父亲秦永平,很早之前被秦家安排了一个看仓库的活,十天半个月才回家一趟,今天还没到回家的日子。

  说起来,秦永平甘愿待在外面也不回家,有一半的原因都是经不住赵凝兰的絮叨。

  简单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后,张守元照旧准备晚饭,等到赵凝兰吃完,又洗洗涮涮。

  这些年,张守元做的都是这种事情,早已得心应手。

  下午打电话的时候,秦月怡说晚上不在家吃饭,所以吃完饭的时候,张守元并没有等她。

  然而直到晚上八点半,秦月怡还没有进门,张守元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按照正常情况,不管是应酬还是公司有工作,每到这个时间点,秦月怡都会准时打电话回来说明情况。

  但这一次,秦月怡人没有回来,也没有打电话。

  然而当张守元准备打电话询问的时候,却发现秦月怡的手机已经关机。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回想着秦月怡下午说的话,张守元心情沉了些许。

  扫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张守元左手拇指放在食指第一节,依次往下推。

  片刻后,拇指停在中指第三节。

  “空亡。”

  张守元脸色微变。

  六壬中,空亡的解译是,空亡事不祥,阴人多乖张,求财无利益,行人有灾殃。

  秦月怡的情况,正对最后一句。

  确定了秦月怡的现状,张守元心中涌起些许惊慌感,继而冲进卧室。

  卧室床底下有个皮箱,里面装着的都是当年他带来的东西,其中就包括爷爷留给他的罗盘。

  按照当年爷爷的说法,希望他一辈子都用不到这些东西。

  但眼下这个节骨眼,张守元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

  来不及沐手焚香,张守元抽出两张湿巾擦了擦手,而后拨动罗盘指针。

  人盘指针选滴溜溜转了两圈,缓缓停下。

  罗盘不仅能分金定穴勘定风水,断人方位同样有奇效。

  不过片刻,张守元眉头又皱紧几分:“壁宿星位?”

  壁宿在九野中归西北幽天,二十八星宿中为北方玄武星位,又名壁水貐,属水,按照罗盘上给出的信息,秦月怡应该在西北偏北的方向,临近水畔。

  正阳市里有水的地方不多,再加上又有大致方位,如此,搜索的范围将大大减小。

  确定了目标,张守元再也不敢耽误,直接冲出家门。

  “月怡,等着我,我这就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