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异曲同工
长生12020-11-04 14:122,171

  正阳市,远帆酒店。

  这处酒店是正阳市最豪华的星级酒店,地标建筑之一,楼高三十三层,外形看起来像是航船上的船帆,和国外那座帆船酒店有异曲同工之妙。

  为了让酒店客人能享受到帆船酒店的感觉,老板还特地在酒店旁边挖了座人工湖,将逼格拉高到极致。

  当然,在高逼格的情况下,在这里入住的费用也不菲,普通房间一晚已经上万,更豪华的套房一晚上要数万,而且还得提前预约才能入住。

  然而,在酒店顶层,却有一间套房被人长期包了下来。

  落地窗外,夜景如画,房内,人比花美。

  即便坐在一旁的是赫赫有名的正阳市第一美女,沙发上的青年却没有急着动手。

  只要他勾勾手指头,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排着队想爬上他的床。

  但那些女人对他来说,就像是街边案板上的猪肉,只要价钱到位,迟早能吃到嘴里。

  眼前这女人却不一样,大学时他曾也下大本钱追求,到最后却一无所获。

  晃了晃红酒杯,青年目光再度落在女人的身上。

  他很少对一个女人这么感兴趣,但秦月怡绝对算一个。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也会为了钱向别人低头。”

  青年笑了笑,自言自语:“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对吗?”

  秦月怡没有给出任何答复,她早已醉的不省人事。

  一口饮尽杯中酒,青年随之起身。

  菜肴再好,闻着香味儿也填不饱肚子,口感如何,总要吃到嘴里才能知道。

  青年准备抱起秦月怡时,房门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听到动静,青年下意识皱了皱眉。

  他已经跟下面人打过招呼,今天晚上不准任何人过来打扰,以远帆酒店的服务态度来看,应该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才对。

  在青年愣神的短短几秒钟,敲门声又剧烈了几分。

  带着轻微的恼怒感,青年转身走向门口。

  开门后,看着门口那人,青年微微蹙眉:“你不是酒店的员工?”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张守元吁了口气,让呼吸尽可能平稳:“我老婆呢?”

  青年眉头皱紧几分,沉声道:“找老婆找到我房间?你在侮辱我?”

  语调平缓,那股凌人气势透着上位者才有的威严。

  只不过,这些手段对张守元来说并没有用。

  “秦月怡。”

  张守元微微侧头,继而抬手指向沙发:“就是她。”

  同样云淡风轻,但论气势,丝毫不逊色于对方。

  看得出来,秦月怡虽然是醉酒状态,但衣服整齐,应该只是单纯的喝多了。

  回头看了眼秦月怡,青年很快便猜出张守元的身份:“你就是月怡名义上那个老公?”

  张守元双眼微微眯起:“麻烦让一让!”

  面对张守元的冷声命令,青年嘴角微微勾起,紧接着侧身让开。

  “知道她为什么要放下姿态来找我吗?”

  看着抱起秦月怡的张守元,青年戏谑道:“才两百万,就逼得她走投无路。”

  “身为一个男人,你配做她的老公吗?”

  张守元置若未闻,抱着秦月怡朝门外走去。

  青年点了根烟,随口吐出一阵青雾:“两千万,从月怡身边离开,怎么样?”

  听到这话,张守元紧了紧双臂,继而回头冷声道:“第一,月怡不是你能叫的,再让我听到……宰了你!”

  声音冷冽,好似九幽之下吹出的寒风。

  伴随着张守元这话,过道里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许多。

  “第二,两千万,很多吗?”

  吸顶灯突然接触不良,忽明忽暗的光线下,张守元身后似有巨大黑影悬浮。

  青年侧头打量着张守元,继而笑着摇头:“不多,一点都不多。”

  抬脚踩灭烟头,青年故作恍然道:“对了,我姓赵,赵隆,乾隆的隆。”

  张守元看了赵隆一眼,转身朝电梯口走去:“我观你印堂发黑,小心血光之灾。”

  “是吗?”

  赵隆嘴角带笑,抬手摸了摸额头:“多谢提醒。”

  目送张守元进了电梯,赵隆随手从身上掏出一条手串,共计十三颗珠子,颗颗晶莹光洁,莹润如玉。

  随手将手串套上,赵隆掏出手机调出相机功能。

  相机里,赵隆的额头黑气越发浓郁,几乎肉眼可见:“血光之灾?嘿嘿。”

  远帆酒店楼下,看着怀中熟睡的秦月怡,张守元总算稍稍松了口气。

  这一路他紧赶慢赶,半点没敢耽误,总算找到了秦月怡。

  如果再晚来半个小时,他根本不敢想会是怎样的后果。

  扭头看了眼酒店,张守元眯了眯眼,心思沉了几分。

  那个叫赵隆的,来历不一般。

  从面相上看,对方的命格可谓是万中无一,而这样的人,在风水术中还有另外的说法。

  贵人。

  收回目光,张守元走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若对方知难而退就此收手自然无事,可非要一意孤行,自己刚好也懂几个改命的手段。

  由于秦月怡喝多了酒,张守元只能把坐车带她回家。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小心翼翼把秦月怡放到床上,张守元又倒了杯温水放到一旁,这才轻轻拉开行军床躺下。

  这些年,他一直都是这么睡的。

  同房,不同床。

  转头看了眼旁边,张守元随手一挥:“回去吧。”

  冷风刮过,窗帘掀起一角。

  长夜漫漫,在窗外虫鸣声的伴随下,张守元也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听到动静,张守元翻了个身,装作熟睡的样子。

  见张守元没醒,秦月怡松了口气,不过很快,她就看到了桌边的水杯。

  嘴角不自然扬起,但很快又被她压了下去。

  “是你把我接回来的?”

  听到这话,张守元装不下去了。

  故意打了个哈欠,张守元翻身起来,砸吧着嘴道:“早。”

  “今天早饭想吃什么?”

  见张守元没有提及昨天的事情,秦月怡捏了捏拳头,主动道:“昨天,我去见了一个同学,想要……借钱。”

  张守正笑了笑,说道:“没借到?”

  秦月怡缓缓点头。

  “猜就是。”

  张守元伸了个懒腰,继而起身:“陈洪城欠的款项,已经转到卡里了。”

  不顾秦月怡神色惊愕,张守元接着说道:“不过只有一半,剩下的我再想办法……”

  张守元这边话没有说完,秦月怡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

  “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秦月怡目光凝重看向张守元。

  见状,张守元立即道:“我去拿电车钥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