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演戏
长生12020-11-04 14:122,067

  从秦月怡家到秦家仓库,需要二十分钟。

  电话是秦永平打来的。

  准确的说,是别人拿秦永平的手机打过来的。

  因为手机的主人正在寻短见,有路人看到,这才把电话打到了秦月怡手机上。

  张守元和秦月怡赶到的时候,仓库前面已经围了不少人。

  仓库棚顶上,蹲着一个穿着工装的中年男人,大有一言不合就跳下去的势头,而且在张守元两人到场后,中年男人的情绪越发激烈。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除了会干蠢事,什么都做不了。”

  “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待在这个世界上!”

  嘴里一边喊着这种话,中年人时不时朝下面扫两眼,时时关注着下面人的表情。

  等看到一脸平静的张守元后,秦永平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臭小子!

  看到秦永平此时的状况,秦月怡当即出声:“爸,有什么话好好说!”

  “你先下来!”

  面对秦月怡的劝阻,秦永平抽了抽鼻子,哭嚎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听信别人的胡话!”

  “女儿,我对不起你啊——!”

  秦月怡听得满脸茫然,张守元则了然于胸。

  早些时候为了找到秦月怡,他用小六壬卜了一卦,空亡的卦辞是:空亡事不祥,阴人多乖张,求财无利益,行人多灾殃。

  当时秦月怡的行踪正对第四句,原本张守元还有些疑惑前两句何解。

  现在看来,所谓“求财无利益”正对眼下的情况,只是不知道,第二句会应在哪里。

  注意到张守元的表情,秦月怡询问道:“你知道怎么回事?”

  “爸不是真的想要寻短见。”

  张守元指了指仓库房顶:“跟爸说,钱没了还可以再赚,再劝劝,应该就能下来了。”

  秦月怡微微蹙眉,盯着张守元看了半晌,这才把话复述了一遍。

  果不其然,听到秦月怡不会生气,秦永平当场就打消了轻生的念头。

  其实真要说起来,秦永平压根儿没想着寻短见,摆出这么一副架势,也只是为了演一出苦肉计。

  至于原因……

  “我也没想到那房子是个凶宅。”

  仓库里,秦永平哭丧着脸解释:“三层的大别墅,才卖一百万,我本来想的,就算咱们不住,回头倒手一卖,至少能赚一倍。”

  “可等到签了合同,我去收房子的时候,小区的保安才跟我说过,那房子里面死过人!”

  等到秦永平断断续续讲完,秦月怡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说白了,秦永平被人坑惨了。

  花了一百万,结果买了个闹鬼的凶宅,卖不出去,又没办法住。

  “既然都已经买了……”

  话没说完,秦月怡突然反应过来:“你哪儿来的一百万?”

  闻言,秦永平疑惑道:“不是你转到卡里的吗?就昨天下午。”

  “我昨天下午借钱,根本没有……”

  话说到一半,秦月怡下意识转头。

  旁边,张守元神色平静。

  “你在家里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秦月怡上下打量着张守元,眼中满都是诧异:“你从哪里找来这么多钱?”

  面对秦月怡的询问,张守元没有过多隐瞒,直接把昨天的事情简单解释了一下,当然,隐藏了些许细节。

  见秦月怡一脸的不相信,张守元转移话题道:“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解决眼下的麻烦。”

  秦永平小鸡啄米似得点头,表示赞同。

  秦月怡盯着张守元看了许久,最后答应下来:“不过,我需要先去公司一趟。”

  说着,秦月怡又转头看向秦永平:“你就待在仓库,别乱跑。”

  到了这个份儿上,她哪里还猜不出秦永平刚才是演戏。

  闻言,秦永平讪笑两声。

  解决了秦永平“寻短见”的麻烦,秦月怡快步离开,她是秦氏建材公司的销售部经理,正常情况下,是要到公司上班的。

  等到没了外人,秦永平当即变了副面孔:“臭小子,亏我平时对你那么好,刚才都不知道帮我说句话?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当爹的放在眼里?”

  在家里,秦永平的地位也就比张守元高上那么一丢丢,刚才被女儿训了一顿,他这会儿自然想在张守元身上找补回来。

  “应该是岳父。”

  张守元订正了一下秦永平的自称,接着起身道:“走吧。”

  秦永平怔了一下:“啊?去哪儿?”

  “当然是把钱拿回来。”

  回头白了秦永平一眼,张守元大步出门:“那些钱可是我费心费力拿回来的,被人白白坑走算哪门子事儿?”

  听到这话,秦永平脸色大变:“你小子烧昏头了?咱爷俩帮到一块儿,还没人家一根手指头粗呢!”

  “哎,你细归你细,别拉上我。”

  “臭小子!”

  秦永平闻言大恼:“敢笑话你爹?”

  张守元笑了笑,打头朝外面走去。

  在家里,除了秦月怡对他多有照顾外,就属秦永平待他最亲近,虽然这家伙有时候不太着调,可同样是这个不靠谱的中年男人,填补了他童年没有父亲的遗憾。

  其实秦永平有句话没说错。

  对张守元来说,秦永平,的确算是他的父亲。

  自家老爹被人坑了,当儿子的,总得替老子把场子找回来。

  在秦永平的带领下,两人骑着电车,兜兜绕绕转了好大一圈,总算在一处小巷子里找到了所谓的“房屋中介所”。

  “臭小子,那家伙叫虎哥,是道上混的,手底下养了二三十号打手。”

  “咱们俩这瘦胳膊瘦腿的,进去就是挨揍的啊!”

  即便到了门口,秦永平还是满门心思的劝张守元回去。

  中年男人的胆小、怕事、懦弱,在秦永平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也是这么个怕老婆的男人,为了能让张守元留下,不惜和赵凝兰大吵了一架。

  秦永平正苦口婆心劝阻张守元的时候,中介所的房门突然被推开。

  听到动静,秦永平下意识往张守元身后挪了挪。

  “你们俩,干啥的?”

  开门的混混看了眼两人,目光随后落到了秦永平的身上:“哟,这不是秦老四吗?又来送钱了?”

  一边说,那混混扭头朝屋里喊道:“虎哥,秦老四又来照顾咱们的生意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