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门道儿
爱嗦糖的猫2021-04-20 16:294,074

  这老爷子一口饮完茶水,可能嫌杯子碍事儿,伸手递过来。可我与憨板凳正在愣神儿,谁也没接更没说话。老爷子突感有异,扭头看来,随后又看看纸杯,表情变得尴尬。

  “哦……抱歉、抱歉~我……”说着又将纸杯握在手里,放也不是拿也不是。看他窘迫,我这才回过神,急忙伸手,一笑将纸杯拿了,随后转身又去倒茶。

  您可别说我故意的,只是……那时候气氛尴尬,确实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抱歉吓着你们了。”老爷子在背后开口。“我……年轻刚参加工作时就是个愣头青,什么也不懂。有一次下乡搜集资料,曾进过一个百年历史的无人村庄。那时候胆子大什么也不怕,到处乱闯,不小心吸进了秽气,这才……哎,几十年了,身体没有痛觉和味觉,吃喝都如同干蜡入口,全无滋味。抱歉~”

  听老爷子语气略带伤感,我好似被感染心中略微不快。随后心里一动,老爷子年轻时够淘的,哪不好去非要去什么无人村落探险。哎,好奇心可有,但做事需谨慎,老头子当年常挂嘴边。

  “老先生,您说的不会是我们河南焦作沁阳,有名的诡异荒村风门村吧?”憨板凳说。

  老爷子一惊,反问:“怎么,你知道?”

  被证实后,憨板凳一傲说:“当然!我可是土生土长的河南人,而且我娘就是风门村旁范庄的。我爹是入赘,因此他们死后,二老都是被埋在那里,可以说是老家,自然了解不少。”

  听他这么说,老爷子才展颜一笑,好似看到故人般一扫刚才的阴郁。

  哎,这都无所谓了。憨板凳这家伙,套近乎归套近乎,你能做成买卖也算。别最后聊得挺好,一单买卖也做不下来,岂不是赔本赚吆喝!这是让你来宣传美好河南的么?咱们要生活,要挣钱!

  看他们说个没完,我只有假装咳嗽打断两人。老爷子是明白人,先是一怔,随即笑问我:“对了小伙子,你今年多大?”

  干嘛,您老来这儿真是查户口啊?我对这问题没什么兴趣,只想谈生意。可不知为何,老爷子问话好似有无上权力,弄得小爷我不自觉回答:“我……我今年二十五。”

  噗嗤一声,憨板凳乐了:“小爷你可拉倒吧,过了十月都三十六了,二十五那是十年前的事儿~”

  这混蛋,不拆穿我你心里难受啊?我就是看着面嫩,想这么说你管我!就喜欢对陌生人说些虚头巴脑的话,不让别人知道底细有错?一点儿防人之心都没有,真是……

  算了,当着外人我懒得教训这家伙,只是瞪他一眼了事,稍后再动用家法。

  “嘿嘿,您老别介意,我就喜欢玩笑。我这伙计说的是,小子今年三十五马上奔三十六去了。”我急忙圆场。

  听我这么说,老爷子倒是没介意,只微微一笑又问:“那请教小伙,这傩面具制作一般都是什么材质啊?”

  呦,老爷子这是考我?怎么滴,这是要下场练镖子让我耍一耍是么?想到这里我回头看向憨板凳。他正冲我点头示意,得嘞,那我就简单说说。

  于是我蹲下来就在老爷子身边,笑着说:“老先生,这制作工艺要粗分南北就可以,主要原因是材料。现在制作傩面具不似古时,还可能采用其他材质。毕竟行业不景气,而且对傩祭要求也不是古时神鬼加持了。现在傩祭就是一种庆祝和祈求吉祥为主,因此对材质要求大多就是木制即可,材料太高档就用不起了。”

  挠挠后脑,又说:“可北方天干,不适合用木,受这制约下就出现了南木北胎的说法。南边大多用木质细腻的白杨、樟木、丁木、楸树等;北方多是纸壳、布壳或皮子等。哎,在古时各种金属、玉、骨等材料也是常见的。”

  说完我起身道:“您老这是盘道要练我镖子。您是大行家,小子不敢卖弄,简单说一说,不知对不对?”

  老爷子古怪一笑,再问:“‘傩’行有个分支,虽然消声灭迹百年有余,但最近好似又重新崛起了。而且还有人为此编了一句顺口溜,不知小伙你知道么?”

  我斜眼看他,本不想回答,无奈身边有个好事又实诚的憨板凳。我还没开口呢,他却先问:“什么顺口溜?”

  老爷子看看他,随后目光又落在我身上说:“制看甘家,葬看川,瞎子过河绕三弯;一弯祭巫神鬼邀,二弯战镇戏上瞧,三弯锅伙运难保;要问各家持什么,一张面具可入道。”

  听他说完我毫无波澜,反而是身旁憨板凳张嘴又想胡说。

  哈哈几声大笑,故意将他阻止,随后我说:“什么玩意儿,不伦不类不明所以。要韵韵不足,要意思更是一塌糊涂,这就是现在人闲着没事儿,胡乱编排的。虽然最后提到面具,可与傩面具就不一定有关系了。您老啊,也别当真才好~”说完我过去将他刚才挪动的面具重新整理,归回原位。

  老爷子却,哦,了一声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深意。憨板凳被我刚才这些话镇住,也不敢再胡说,转身就去清理茶桌。

  看我俩这态度,老爷子笑了:“不错。道儿深门台高,敬您面上瞧,只为路中路,不求万里挑!”意思简单,就是说我的道儿深,他对我很敬重,这一切就为碰运气找行家,不是挑就可以的。

  这一句我没防备,头也不回就说:“此路不通,挑无可挑,先生莫问,门台已消。”这话说出去我就后悔了。奶奶滴,还是着了道儿了!

  回身看这老爷子,他正用得意的眼神看我。哎,老人常说姜是老的辣,果然不假。面上嘻嘻哈哈,和着是个笑面虎,门清一条龙。刚才忽然用傩邪派小行话盘道,我这身体反应快于大脑,竟然随口就回。哎,老头子在天之灵要是埋怨,就怨你逼着我把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烂熟于心,变成本能。

  “好了老爷子,问也问了说也说了,您要是没有中意的就请便,我们还没吃午饭,今天这半天准备歇业。”无奈,我只有下逐客令来掩盖一切。

  谁知老爷子也不生气,竟然哈哈一笑点头说道:“不错、真不错!我一开始真是小瞧你了,果然道深门台高。没关系,咱们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正说着,又是当啷一声响,有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进来。看他风风火火的样子,好似被烧屁股一样,竟然满头大汗。

  他进来环顾四周,目光落在老爷子身上,表情这才如释重负。就听他嘟囔着,快步走近:“哎呀罗老,您……真让我好找啊!您说来天下收藏转转打发时间,我就上个洗手间的功夫就找不到您了。快啊,时间快到了,您忘了咱们这次来是为非遗论坛的么?您是主角,让宾客等着还得了!”

  听他这么说,老爷子一拍脑袋,哦,了一声,好似完全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笑着说抱歉,转身要走。我却在旁嘘口气,暗道侥幸。

  谁知老爷子走了没两步又回来了,伸手就拿正中架子上那个双色胎面。我一看大惊,急忙冲过去阻止:“诶!您这是做什么?”

  就见老爷子一怔,反问:“你这不是开店卖傩面具么?我看中这个,想要买啊!”

  呦,您老还有理了?这动作更像抢不像买。您老去别家要是也这样,不把店家吓死,也会被人打出来才是。

  可毕竟是主顾,而且老迈,我不好说难听话,只有一笑解释:“您老想要其他的都没问题,唯独这个不卖。这是祖上传下的胎面还没完工,更没有开光点像。您老是行家,不完工不点像的玩意儿,我们不敢出手。这是坏了门道、礼数,更是对雇主大不敬。您老包涵~”

  听我这么说,老爷子眼睛一眯:“我出这个数。”就见他双手食指垂直交叉,摆出手势。

  切!十块啊?不管多少,小爷还真不在乎。但守住道和祖训,这才是正路。我正准备摇头,就听那年轻人着急地说:“哎呀,我们家老先生的意思是十万!”

  我去,款爷啊!又上下打量这老爷子。一身麻料功服,宽松自在。足蹬千层底儿,这玩意儿现在买都不好买,恐怕是找乡下一些大娘给纳的!整体气质虽然超凡脱俗,一股老学究的模样,但浑身上下真看不出款爷的姿态。

  哎,十万怎滴,我是那见钱眼开的人么?祖训最大,任何事都不能破了规矩!于是我用衣袖猛擦口水,咬牙切齿地说:“不卖,您……您老请便!”

  老爷子还是不见任何波澜,哈哈一笑,点头说:“不错、真不错!那我再问一句,小伙贵姓?”

  “我家小爷姓甘!我姓王,叫王袁明,您老可以叫我憨板凳。”这个浑人又插嘴。我恨不得用针线把他嘴缝上!什么叫猪队友,这就是!

  “姓甘?哦,怪不得~”老爷子又是古怪一笑看向我点头。“小甘,咱们以后还有见面机会。为了你,这郑州市我也会多跑几趟。哎,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看看你这成熟稳重的劲儿,我家丫头能像你一半就好了。对了小甘,你给我个电话或微信,咱们以后常联系怎么样?”

  我刚想拒绝,身旁憨板凳又插口道:“我们没电话,更没微信,如果要联系,您老可以写信!我师父教导严格,害怕被外界事物影响废了本门技术,所以从小不让直接接触这些东西。”

  我去你大爷的憨板凳,今天这是要造反啊!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什么事都不过脑子狠往外抖了是么?

  我偷偷在他后背掐一下,疼的憨板凳呲牙咧嘴这才住口。奶奶滴,咱们走着瞧!等外人走了,家里竖着那三根新家法还没见过血,稍后用在你身上不敲断咱不算完!

  顾不上搭理这家伙,我急忙伸手送客,这老爷子才是祸头,赶紧弄走最好。一旁那年轻人看我礼貌不够,很有气,竟然拽着老爷子要往外走。

  大哥,你真是好人,活菩萨啊~等你以后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请行家用最好的送葬舞送你上路,来生求福求寿啊~

  谁知这老爷子固执,好似属土匪的,不捎带点儿东西不愿走一样。看看四周,在门旁货架上拿起一个镇宅娃娃就问:“小甘,这个多少钱?”

  “那个一百一!您老别嫌贵,纯手工制作,我们家小爷亲自开光点像过的。别看东西小,从选料到完成,前后花了他半月有余啊!”憨板凳这家伙要是能送肉铺卖钱,一准儿宰了他卖出去!

  伸手捂住憨板凳的嘴,急忙对老爷子说:“看您老有缘,刚才驳您面子,这娃娃送了不要钱。您老好走,不送,撒有那拉!”说话间我递过一个纸袋给老爷子,推着他就往外走。好么,这哪是客人,简直就是瘟神啊!

  这动作可能有些过火,那年轻人怒了,嘴里嚷着:“诶!你这什么态度,敢这么对我们罗老?你知不知道,各地多少名人请他老人家都请不来呢,你还敢……”

  不等他说完,老爷子竟然将娃娃装进小纸袋,随后整个连袋子一扭,送进小伙嘴里。这动作挺快,小伙张嘴说话完全没防备,可被塞了个结实。好么,差点噎得背过气去。

  老爷子却哈哈一笑,掏了两个红张塞进憨板凳手里。随后拽着小伙就走,嘴里还说:“小甘,下个月在杭州有个非遗文化展,你要来啊!到时候咱们好好聊,顺便还能把傩面具推出去,让世人了解更多!”

  老爷子,我躲你还来不及呢,还要上赶着找过去,真吃饱了撑的?正要回绝对方好意,忽听一旁有个女人尖叫。

  我们都下意识循声忘去。就见一中年妇女正将一个东西丢出老远,冲着这边飞来,轨道正对我的面门。

  憨板凳眼疾手快,一个纵身斜冲拦在眼前,伸手接住。一旁的老爷子更是惊奇,眼睛都瞪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傩面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傩面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