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逃婚
倚剑听风雨2021-05-19 16:423,024

  五月初六,宜嫁娶,祭祀,祈福,安床,入宅;忌出行,移徙,沐浴。

  镇国公府内张灯结彩,到处挂着大红灯笼,来往宾客人人脸上都喜气洋洋。

  “恭喜镇国公,如今世子已经成了亲,想来再过上一年,镇国公府就要填新丁啦!”

  镇国公笑得脸都成了一朵花,这几年里他最发愁的,就是唯一的儿子陆元白的婚事,如今终于了却了心事。太后赐婚,又是平阳侯府的嫡女,两家门当户对。两个孩子也是从小便相识的,感情甚好,如今平阳侯府虽没落了,可是有他镇国公府在,往后等儿媳生下孩子,便可以将平阳侯的爵位也继承过来,真真是一桩好姻缘!

  “世子,世子!”

  忽然,一个小厮跌跌撞撞地从外面跑了进来,不小心撞到了一名宾客身上,那人手中的酒洒了一身,忍不住就低声骂了起来。

  “何事啊这般慌乱?”穿着大红喜服的陆元白笑眯眯地问道。

  今天是他的好日子,什么事情都扰不了他的好心情。平素和他交好的几个世家子弟纷纷打趣,说就连康夫子摔断了腿那天,也没有见他这般开心过。

  “世子!”那小厮跑过来,凑到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然后人人都看到陆元白变了脸色,将手中的酒杯一摔,转身便离了席。

  “到底出了何事?”

  被抛下的宾客开始交头接耳,镇国公只当是儿子又耍起了性子,极力压下怒火,咳嗽了一声,笑着说道:“想来应当是新嫁娘有什么事寻元白,来来来,大家喝酒,喝酒!”

  镇国公发了话,便是有人心中好奇,也不便再继续议论下去了,于是席间渐渐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你说什么,她跑了?”陆元白一边往后院跑,一边问那个来报信的小厮。

  小厮苦着一张脸道:“世子恕罪,方才喝过您去敬酒之后,世子夫人说身上有些乏了,于是便叫人服侍着沐浴更衣,又说不习惯有人在一边伺候,把人全都撵了出来。小的想着世子夫人怎么说也是世家贵女,断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于是就放松了警惕,谁知过了半个时辰,丫鬟去敲门,里面一直没人应声,不得已,小人命人将门砸开了,进去才发现世子夫人不见了!”

  “什么叫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陆元白气急败坏地吼道,“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了!”

  “窗户!”小厮想了起来,“净室里有一扇通风透气的窗户,世子夫人定是从窗户中逃走的!”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新房外,一众丫鬟婆子站在门外,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陆元白冷着脸进了屋,先在新房里看了一圈,只见成亲时那套凤冠霞帔就端端正正地放在桌上。他又来到了净室,浴桶里的水已经凉了,净室里果如小厮所说,留着一扇窗户,只不过那窗离地足有八尺高,寻常人只怕要借了梯子才能爬上去,故而也没人放在心上。只是安从云是平常人吗?他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们好生看着,结果还是出了岔子。

  净室的后面是一片竹林,陆元白绕了过去,看到窗下有两行浅浅的脚印,他顺着脚印往前走,一直走到了镇国公府的北墙,脚印便消失在这里。陆元白双脚一蹬,从墙上一跃而过,外面的地上一片杂乱的马蹄印。

  “连马都准备好了,安从云,可真有你的!”陆元白怒极反笑,“来人,来人!给老子备马!”

  很快便有下人将他的逐月从角门牵了出来,陆元白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便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大红色的喜服划破了长安城宁静的夜晚。

  安从云的时间卡得刚好,长安城晚上亥时便会关上城门,此刻陆元白紧赶慢赶,正看到守门的兵士慢慢将门关了起来。

  “开门,别挡老子的路!”陆元白吼道。

  镇国公世子陆元白的名号,这长安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两个兵士知道他是个惹不起的混世魔王,连忙将大门重新推开。

  他沿着路上的痕迹打马追去,心中把安从云骂了个狗血淋头。

  老子为了能娶你费了这么多心思,如今好不容易如愿以偿,你竟然敢逃婚,看我把你抓回来之后怎么收拾你!

  他的逐月是皇上亲赏的汗血宝马,跑起来风驰电掣般,很快他便看到了前面正骑马狂奔的黑衣女子。

  连夜行衣都准备好了!陆元白险些气得吐血,边追边喊道:“安从云,你给老子停下!”

  他不喊还好,喊完之后,女子扬起鞭子对着马臀就是一鞭,马儿吃痛,速度又快了几分。

  “陆元白,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安从云吼了回去,“就算是太后赐婚又能怎么样,我爹娘都死了,平阳侯府就剩了我一个,我跑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最多不过是皇上把爵位收回去罢了!”

  “我有什么不好,你宁愿逃婚也不肯嫁我,你可知道我为了娶你花了多少心思!”陆元白终于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安从云握着缰绳的手,问道。

  安从云素手一翻,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把匕首,毫不留情地冲着他的手划去,口中嗤笑道:“陆元白,你还真是有自信啊!寿安公主喜欢你,昌平郡主喜欢你,明月楼花魁喜欢你,你的八房小妾喜欢你,这世上所有的女子就一定要喜欢你不成?我宁愿削了头发去庙里当姑子,也不愿嫁给你!你要娶我,有没有问过我想不想嫁你?你娶我做什么,娶回去让我和你的八房小妾争宠吗?”

  陆元白手一松,躲开了她的偷袭,却反手抓住了她的缰绳,用力一拉,将她的马拉到逐月身边。安从云没有防备,身子一歪,差点掉下马去,陆元白顺势就揽住了她的腰。

  “我不管谁喜欢我,我要娶的就只有你!你敢逃婚,我就把你抓回去关起来,再敢逃,我就把你的腿打断,让你一辈子都逃不掉!”

  “就凭你?”安从云双手放开缰绳,就只以腿夹着马背,双手背过去,往陆元白揽着她的手臂上抓去,左右一错,就把他的肩膀卸了下来。

  “陆元白,我告诉你,我安从云这辈子都不会嫁给你这个纨绔,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陆元白疼得冷汗直流,不得不放开了她。安从云又抽了一鞭,马儿的速度登时快了,将陆元白抛在了后面。

  “安从云,你当真就不念着一点从前的情份了吗!”陆元白不甘心地喊道。

  安从云的声音远远传来:“我若是真的不念着情份,早在拜堂的时候就闹开了!如今我偷偷跑出来,镇国公府只要瞒下此事,对外宣称我得了急病死了,也就遮掩过去了!我圆了你镇国公府的面子,你也不要再来逼我了!”

  眼看着女子就要消失在前面了,陆元白急道:“你怎么才肯嫁给我,你要去哪里,我以后去哪找你?”

  安从云潇洒地抬起手臂挥了挥,喊道:“江湖路远,从今往后咱们再不必相见——啊!!!”

  这条山间小路她走过许多回,明明一路平坦,却不知今日为何凭空多出了一颗石子来。她骑的马是托人在外面买的,到底不如她从小养大的追风,一脚踩到了石子上,前膝跪了下去,她摆脱了陆元白,正满心欢喜,一时不备,就从马背上飞了出去。

  小道旁就是悬崖,安从云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悬崖上落了下去。

  “安从云!安从云!!”陆元白眼睁睁地目睹了这一切,从马背上滚落下来,疯了般朝悬崖边跑去,撕心裂肺地喊着她的名字。

  什么啊,好不容易逃了婚,怎么就这么倒霉呢?风在安从云的耳边呼啸,将她长长的黑发吹散了,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却好像把自己这辈子又重新过了一遍。

  她记得自己小的时候从屋顶上摔下来过,那时候她娘死了,她闹着要见她,寿安公主对她说,你娘那么疼你,你要是受伤了她一定会来见你。

  于是她就爬上了屋顶,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那一次她摔断了腿,却没能见到娘,就只有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陆元白守在她床前。

  “你怎么这么傻啊,她说什么你都信!”他边哭边骂她。

  她也跟着哭,却不是因为疼:“我娘不要我了,我的腿都断了,她也不来看我。”

  “你娘不要你了,不是还有你爹吗?不是还有我吗?”陆元白抱着她,一遍一遍叫她的名字,“安从云,安从云!”

  疼痛迟缓地爬上了她的脊柱,她感觉到自己的嘴里正在往外流着血。头顶的悬崖上传来了陆元白的声音,就像她小时候听到的一样:“安从云,安从云!”

  那声音里带了哭腔,她竟然还忍不住想笑,陆元白,你都成了亲的人了,怎么还是老样子,动不动就哭呢?

  无边的黑暗将她淹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