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连遭设计,离开德瑞
李可 2021-05-14 16:157,520

  自从在租房的事情上被亲妈坑了一把之后,邱冬娜眼里的世界都带上了标价,母女俩在超市试吃早饭,零元每天;公交,来回四元每天;还有电费、水费……这些一个个跳跃着增长的数字把邱冬娜的脑袋越压越低,沉沉地埋在了德瑞事务所的格子间里。

  邱冬娜正式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沪佳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她每天穿着OL套装、踩着高跟鞋在厂房奔跑,看起来像个打扮过于精致的工厂女工。女工邱冬娜拎着几盒外卖,正边打电话边狂奔,突然一辆大卡车迎面驶来,她吓得呆呆立立在原地,还好大卡车一个急刹车停住了。卡车司机看着邱冬娜的样子,嘲笑了几句“搞审计的果然是书呆子”之后就嫌弃地离开了。

  邱冬娜回想着卡车司机的脸,陷入沉思,这人怎么这么眼熟?直到耳机里同事催饭的暴躁声音响起,邱冬娜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她这才发现手里的盒饭撒了一地。邱冬娜不急不慢地蹲下来,从随身的包里掏出纸巾擦拭餐盒,清理洒出的汤、饭,把剩下几份餐食迅速分成看起来平均、好看的等份,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少了一份而已。

  邱冬娜把盒饭送回办公室,会计师们已经嗷嗷待哺。邱冬娜发完饭,自己默默坐在一边,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嘴上却说不饿。邱冬娜还在回想刚才的路上的卡车印,这时只听一位高级审计师伸了个懒腰、意味深长地说:“这账面,怎么看都太完美了。”她话里有话,大家都听懂了。另一位高级审计师Sammy不以为然地接嘴:“我们是审计师,就是查账的,账面上没问题,一切合规就没问题。”

  众人不置可否,邱冬娜咽下一口水,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库存倒是没问题,但,我怎么总感觉进进出出的卡车像是在演……演给我们看的?我刚才取餐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面熟的卡车司机,从昨天到今天,我至少见过他三次。也就是说,一辆荷载50吨替厂里送货的重型卡车,2小时内至少进进出出三次了,这很不符合常理,运输成本这么高的重型卡车,现在在当短途运货车使用,司机是同一个,车是同一辆车。”

  刚才那个怀疑账面的高级审计师一下子就听懂了:“你是怀疑同一批货物被拉来拉去,反复出库入库,被作为…… ”

  邱冬娜陷入了思考,拿出纸笔,没意识自己打断了对方的话,只顾着继续分析:“但也不能排除他运送的货物就是大宗、短途。好,最简单的计算, 2个小时往返3次,那就是20分钟车程内,有需要沪佳机械大宗货物的客户、库房等等。这附近道路限速80公里,我算他0秒加速到80好了,这个距离的最大半径是不到27公里。全是农田,货送到哪里去了?”

  邱冬娜把手机上的地图递给其他人看,大家的表情从意外变为赞许。

  高级审计师点了点头,指着堆在手边的各种资料,不容置疑地说:“这些都是答案,查。”

  众人结束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又开始埋头工作。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沪佳机械的项目顺利结束,邱冬娜回到德瑞继续工作,虽然她这次在卡车的事情上立了大功,但还是不敢有一丝懈怠,毕竟实习期还没结束,而且听说同批的好几个实习生已经被辞退了。其他人离职了大不了再找,她要是离职了,她和邱晓霞隔天就得上街喝西北风。

  邱冬娜累得靠在座椅上睡着了,电脑上突然弹出一封邮件,把她吓醒,邮件上写着“10:00,201会议室,主管经理谈话”,邱冬娜以为自己要去接受表扬了,于是喜笑颜开地跑到了主管经经理办公室。然而一推开门,却是她没想到的香艳场景:主管经理正和Sammy衣衫不整拥抱在一起。一瞬间,空气都安静了,三个人面面相觑。

  邱冬娜与主管经理同时开腔。

  邱冬娜:“您找我?”

  主管经理:“谁让你进来的!”

  邱冬娜下意识翻找手机,发现收件箱并没有刚收到的邮件,却新弹出一条来自“李楚宁”的微信:sorry,刚才错发了一封邮件给你,已经撤回了。邱冬娜一下子明白自己被黑了,电光火石之间,她反应过来,迅速举着手机对着衣衫不整的两人做出拍照姿势。

  Sammy理好衣服,仓皇离开了,临走前狠狠瞪了邱冬娜一眼。办公室里只剩下邱冬娜和经理两个人,经理已经从刚才的慌张中平静下来,他看了一眼邱冬娜的手机,缓缓开口:

  “公司全球战略调整你也听说了吧?实习生留用名额有限,我一直在你和李楚宁之间犹豫,都是财大毕业的,有上进心,聪明。但你有一点李楚宁不具备的,我跟我的老朋友顾飞打听过你,你胆子大,什么都敢干。”

  邱冬娜听到“顾飞”的名字,表情不自然了起来。主管经理看邱冬娜的表情,估计她是害怕了,心中有些得意,继续说道:我直说吧,照片你当着我的面删了,以后大家就是同事,今天的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邱冬娜下意识擦了擦手机,问道:“我们两个留下谁,应该是工作能力决定的,不应该是靠着各种小手段实现的吧?”

  主管经理迭声附和:“对对对!看能力,不看小手段。”

  邱冬娜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那就成,我只对工作感兴趣,照片我没有,要没别的事儿,我先出去工作了。”

  主管经理一愣,他没想到邱冬娜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这么不好拿捏,于是他改换策略,语气缓和下来:“你是担心现在删了照片,我忽悠你。行!等你签了正式合同后第一时间到我办公室来,咱们把这个事儿解决。”邱冬娜不置可否地离开,表面平静,心里却翻江倒海。她回到工位上,还刚好撞上了李楚宁不怀好意的笑脸,邱冬娜恨不得把她的脸塞进咖啡机里。

  苦恼的邱冬娜来到邱晓霞打工的便利店,路线娴熟的从货架上拿到蟹棒、泡面、袋装小番茄、牛奶到晓霞跟前结账。晓霞泡好泡面之后给她端来,邱冬娜倒了一部分牛奶在泡面里,又迅速放入蟹棒,手挤碎的番茄也加进去。邱晓霞献宝似的给她添上了一颗带包装的高级溏心蛋:“还有两个小时过期处理,给你吃。”邱冬娜边吃边抱怨:“抠门,那边冷柜的三文鱼怎么从不过期?”

  邱晓霞不听邱冬娜的抱怨,而是汇报起自己的新情报:“你们主管经理跟你们项目组那个女的搞在一起了。男的用女的会员卡来买过套,你有点眼力价儿,别触了什么霉头。”

  邱冬娜一听快要晕倒了,晓霞刚来这个便利店干一个礼拜就看出来事,自己居然这么久都没看出来!白白被李楚宁摆了一道!她一股脑把今天发生的事全告诉了晓霞,说到自己拍照的时候,晓霞居然十分激动地要看照片。

  “我没拍照片。”邱冬娜无语地摊手,“这种事能干吗?我就是吓唬吓唬他,自保而已。”

  邱晓霞听了这话,脸上竟然有些失望。正在这时,Sammy却和主管经理拉拉扯扯着向便利店方向走来。邱晓霞连忙把邱冬娜塞进冰柜房间,假装继续打扫卫生。经历走进便利店,假装无事发生地在货架边逡巡着,小声对Sammy说话,语气却焦急又凶狠:“你疯了!我说了我会解决的,一个小实习生而已。”

  Sammy针锋相对:“你知道我要的不是那种解决!你还说了三年内你会离婚的!你总有借口,让我等你儿子上小学,可是上完小学还有初中,你是不是压根不想离婚!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去找邱冬娜要照片,大不了公开让大家都知道你的嘴脸!”

  Sammy转身要走,主管经理一把拉住她,拽到冰柜旁,隔着一排饮料,冰柜后面是邱冬娜躲无可躲的脸,邱冬娜忙装作理货,把大瓶饮料摆在自己面前,挡住自己。而邱晓霞则特意擦地擦到两人身边,留心听着。

  主管生怕Sammy一怒之下真做出损害自己名声的事,赶忙哄着再三发誓说今晚回去就离婚,Sammy这才暂时消了气,离开。邱冬娜看着这对“狗男女”,忍着嗓子没有方发出讥讽的笑声,然而这时她突然瞥见主管经理盯着Sammy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阴狠,邱冬娜疑惑不解。

  第二天,邱冬娜带着好奇来到德瑞,她也想看看主管经理到底会不会为Sammy离婚,然而还没听到八卦,一瓶绿茶却突然被递到了她面前。邱冬娜抬头一看,李楚宁一脸鄙夷地站在她面前,说到:“Sammy走了,我估计也要走了,你满意了?绿茶配你,真合适。”

  邱冬娜疑惑中还不忘回嘴:“你走是应该的,Sammy为什么?”

  邱冬娜欲接绿茶,李楚宁压根没打算给她,而是自己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经理昨天去找合伙人辞职了,听说是Sammy勾引了他。反正,最后就是经理留下了,Sammy要被调到江城所去,她辞职了。”

  李楚宁示意邱冬娜合伙人办公室的方向,主管经理擦着虚汗正从里面走出来。邱冬娜愣了一下,追了过去,却刚好听到经理在意气风发地打电话跟自己老婆献殷勤,邱冬娜胸口泛起一阵恶心。电梯间里的广告牌意外地十分应景:工作如妞,干你所爱。

  恶心归恶心,邱冬娜还是顺利通过实习期留在了德瑞,她是同批留下来的唯一一个女生。她留下,李楚宁离职了。邱冬娜才不信李楚宁会安安静静地走,果然,很快传来消息,李楚宁替同期的所有实习生争取到了最高的遣散金,这才是她认识的李楚宁,永远高傲体面。

  李楚宁从德瑞的电梯里下来时,已经在发简历给猎头。说来也巧,她的简历被推到了“非凡会计师事务所”,而这家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正是主管经理跟邱冬娜提过的“好友”顾飞。

  顾飞这人,人如其名,办事从来不按规矩来,比如此时,面对着堆成山的简,他直接大手一抛,落在桌子上的通知面试,落到地上的就再见了。应聘者要是知道自己是这样被选拔的,估计得气死。顾飞长得很英俊,这是非凡事务所所有人公认的,但他的英俊不仅在脸上,更在于周身那种落拓不羁的气质,就连一身最简单的西装套在他身上,都多了几分洒脱随性的味道,在会计师事务所成群的一板一眼的男人中,顾飞显得格外不同。

  顾飞实在没心思管新人招聘这种小事,他一心都是自己的项目——梵妍服饰的尽调。为了“深入内部”,他扮成司机在台球厅里套话、跟人连着泡了三天的澡,可谓能猫能狗。顾飞每天就这么不着调地在外面跑着,引起了他的合伙人、没有感情的工作AI程帆扬的不满。幸好顾飞看似没谱,实际上颇有收获。原来他之所以这样查,就是因为梵妍服饰的账面数据实在毫无瑕疵,但顾飞的就是直觉不对。终于,一番旁门左道之后,顾飞发现梵妍服饰的可疑之处:梵妍服饰的分销商似乎就是他们的子公司。客户就是下属,这样一来,利润率自然随他们操控。

  程帆扬得知这个线索后,也不再纠结顾飞的行踪了。顾飞趁机诉苦,跟程帆扬要人手帮忙,他嘴上七拐八拐地说了一堆要求,其实心里早已有了合适的人选——邱冬娜。程帆扬也知道他说的是谁,于是斩钉截铁地答了一句“那个人不行”。顾飞苦笑笑,没有再提,他知道程帆扬心里对邱冬娜的偏见一直都在。捞不到想要的人,顾飞只能苦哈哈地继续埋头苦干。他面前是一张白板,上面密密麻麻地贴着各种服装服饰、商贸公司的工商信息页,各种高管股东的名字被罗列出来,用带着问号的虚线联系成人物关系图。顾飞和他的手下们要从这纷繁复杂的关系网中,弄清楚梵妍服饰的60多家分销商里,到底有多少是所谓“子公司”。

  另一边,邱冬娜的家里倒是一片温馨。邱晓霞兴致勃勃地给邱冬娜端上“邱式牛排”,是一大块切成片的牛腩,卤汁丰富,而邱晓霞自己那盘则是切好的边角料。邱晓霞掏出一个邱冬娜小学时用的作文本放在邱冬娜面前,高兴地说:“为了庆祝我们娜娜实现儿时理想,妈妈答应你的牛排大餐。”

  “我的儿时理想是什么?拯救世界吗?”邱冬娜好奇地拿过本子边翻边念,“我要找一份可以有很多钱的工作,让我的生活家妈妈好好生活。嗯……确实是实现了,可惜看得都是别人的钱。”

  邱晓霞才不管是别人的钱还是自己的钱,总之有钱就行,就值得庆祝。邱冬娜看着邱晓霞兴高采烈的样子,心中因为之前Sammy事件留下的阴霾一扫而尽,她姿势优雅的切下一块牛排,尝了一口,诚心称赞好吃。邱晓霞这才松口气,自己动筷,理直气壮地说:“肉嘛,还不都是一个味,西餐卖的那叫一个贵,还弄个半生不熟,妈妈做的这个绝对干净,而且,熟了!”

  晓霞的声音和邱冬娜脑海中的一个遥远的声音重叠起来,那是白石初温柔的语调,他说:“不一样,当然不一样,阿尔卑斯的雪,巴黎的牛角包,布鲁克林的涂鸦,你不去,你不在地,就是感受不到。”邱冬娜赶紧甩甩头,把白石初的身影甩了出去,故意大声说:“对!都一个味儿!”也不知道是在肯定晓霞,还是在否定些什么。

  母女俩大快朵颐,但邱冬娜心里其实还是没底,一想起主管经理的恶心嘴脸,邱冬娜总感觉自己这份工作或许不会太长久。于是她看似不经意地跟晓霞提起搬回自己家住,这把晓霞给问懵了,毕竟俩人折腾了这么好半天才搬的家,原先的房子也租出去了,现在搬回去算什么事儿?邱冬娜生怕晓霞起疑心,赶紧把这篇揭了过去,没再提起。

  夜里的上海,有办公室灯火通明,有人家里烛光温馨,也有人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还要回家面对新的挑战。顾飞的合伙人程帆扬此时正跟丈夫白友新和她一起坐在餐桌前。白友新一看就是个成功人士,从头到脚一丝不苟,也没有中年男人身上常见的大腹便便,但他的心思却完全不在眼前的美食和美人上。白友新和一个法国企业竞争非洲朗加家族手中一个矿的特许经营权,已经焦头烂额好几天了。

  程帆扬一言不发,将一叠打印资料递给对方。白友新接过来,翻了几页,脸上的表情就亮了,原来程帆扬从朗加家族所有关联公司最近三年的财报和各种公开的信息众,敏锐地发现朗加家族已经出现了资金问题,这种时候,谁能最快地帮他们解决问题,谁就能拿下矿山。程帆扬用白友新的手机直接与朗加先生的秘书对话,很快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白友新兴奋匆匆亲吻程帆扬后,离开餐桌去工作了。

  程帆扬看着白友新的背影,眼中有遮不住的落寞。非洲的矿山,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她自己有足够的钱和社会地位,并不打算从白友新那里分一杯羹,她眼下最迫切想要的,就是一个自己的孩子。然而白友新嘴上说想要孩子,却一直在拖着,总说时机不对,连孕前检查都只有程帆扬一个人去了。白友新有自己的孩子——白石初,是他和前妻生的,白友新因为离婚的事,一直觉得亏欠了这个孩子,却没想到他也亏欠了为他流产过一次、至今没能有亲生孩子的程帆扬……

  邱冬娜吃了晓霞的庆功牛排,下定决心要在德瑞好好地干下去,但很多事不是她想要怎么样,就能做到的。这天,主管经理带着邱冬娜和其他几个会计师出发去审计现场,然而车上座位不够,刚好多出一个邱冬娜。邱冬娜只好乖巧地下了车,一手骑共享单车,另一手拉着行李箱,十分狼狈地奋力赶路。骑到一半,主管经理又突然指派她回公司取重要快递文件,邱冬娜二话不说,只能掉头回去。

  等邱冬娜气喘吁吁地赶回公司时,快递员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正在不停催促前台。邱冬娜拉着行李从外面跑进来,一边道歉一边要拆封核对,快递员却把笔往她怀里一塞,让她快点签字,说自己已经等了20分钟了。邱冬娜只得在指定位置匆忙签字,快递员几乎不等邱冬娜签好,就拽过签字单,跑着离开。

  邱冬娜跟前台笑笑算打过招呼,拉着行李箱回工位。经理的电话正好在此时打来,让她查看快递文件,邱冬娜一口气都没喘,赶紧依照他的命令打开快件,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经理听了之后暴跳如雷,一直说这是他昨天亲手放进去的,邱冬娜急得泪快要下来了,只能重复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同时冲到电梯里要去找快递员核对。

  邱冬娜在事务所焦虑地来回踱步,打电话,试图跟快递员沟通,然而对方硬得像石头,不承认自己的任何过失,更要命的是,快递员的同事告诉邱冬娜,这个快递是自寄件,他当时从快递柜里拿到的就是一个空信封。邱冬娜很快就想明白了,平静又绝望地挂掉了电话。

  跟快递员没有关系,她一开始,就被人给整了!车上为什么平白无故少一个座位,走到一半为什么让她回去拿快递,好好的文件袋为什么是空的……只有一个答案。邱冬娜稳步朝主管经理办公室走去。

  主管经理大声斥责邱冬娜:“我在德瑞待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这么重要的文件,到你手里半天都不到!丢了!弄丢了!”

  邱冬娜深吸一口气:“是因为照片吧? ”

  主管经理被戳破,恼羞成怒:“凡事多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邱冬娜打断他,冷静地说:“从头到尾,你都没说里面是什么,只说是重要文件,我不该不核查就签收,但我想,这可能只是你对我的第一个提醒,后面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直到我被迫走人。其实,上次你找我在这间办公室谈话的时候,就想好了对吧?根本就没打算留下我,让我转正是为了找正当理由开除我,还能替所里省下赔偿。以后说起来,我是被解雇的,想必其他所也会忌讳我这样的人。”

  主管经理不回答,邱冬娜自嘲地笑笑:“我确实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一个连自己爱过的女人都可以分分钟牺牲的人,怎么会受我威胁。”

  主管经理见她什么都明白,干脆不再否认。邱冬娜见状,往外走,想了想又转回来抬起头告诉他:“另外,我想顾飞应该没有你这样的朋友。你可能觉得我什么都没有,是个说捏死就捏死的小蚂蚁,但我告诉你,我大部分时候嘴甜,识趣,但并不代表我什么都能忍,万事无底线。为了生存我很能忍,同样,我也豁得出去。你这样的人,我不伺候了!”

  邱冬娜大步走出办公室,但眼睛却忍不住有点酸。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啊!承载了多少年轻人对未来的期待,就这样尴尬又不体面地在阴谋设计中结束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和李楚宁她们一起走。

  邱冬娜把自己的胸牌交还给人事,默默收拾好东西,离开了。没有任何一个同事来道别或者送她,邱冬娜在心里自嘲,原来自己的人际关系这么差,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邱晓霞如常下班了,今天发工资,她还特地买了一份邱冬娜馋了很久的三文鱼,然而一出超市门却看到明显神色不正常的邱冬娜。邱晓霞满脸狐疑地问她今天怎么不加班,邱冬娜正犹豫怎么回答,这时她看到了晓霞手里的三文鱼,眼前一亮,赶紧岔开话题。邱晓霞看着邱冬娜馋嘴的样子,喜滋滋地说:“来来来,堵上你的嘴,别真为一口吃的,等我老了以后在医院拔我氧气管。”

  邱冬娜假装不经意地说:“我的实习工资也到账了,加上你这个月工资,不会刚好够付这个月的房租吧?”

  邱晓霞听出不对劲,德瑞是月初发工资,不年不节的今天发什么发?邱冬娜见晓霞疑惑,干脆也不瞒了,直接边鼓掌边说:“恭喜您!又获得了我一个月的抚养权!”

  邱晓霞一听就明白了,闺女这是被这帮狗男女绊了个跟头啊!她转身就往德瑞的方向走,要去闹个清楚。邱冬娜赶紧拦住,她怕晓霞去闹事,干脆背了这个黑锅,说是自己让人揪住了错误,违反了公司规定,连补偿都没有。邱晓霞气得直敲邱冬娜脑袋,下个月生活费上哪凑去啊!早知道那顿牛排大餐,炖一锅土豆牛肉多好,连汤带菜,至少一个礼拜饭钱有了。

  邱冬娜赶紧说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那就是告诉自家那套房子的租客,提前交下半年的房租,可以打9折,弄到一笔钱渡劫再说。邱晓霞一听就皱眉,目光躲闪游移,说那个房子不好租,找这么个房客不容易。邱冬娜发现晓霞的异常,但她以为老妈是在担心生活费,她赶紧连捂带拽地把晓霞弄回了家,跟她保证自己一定到找到新工作。

  虽然嘴上保证得信誓旦旦,但邱冬娜心里也没底,各大事务所和公司的秋招早已经结束,现在还能剩下什么好岗位呢?果然,邱冬娜投了无数封简历,都石沉大海,同学朋友那里也没有好工作推荐,邱冬娜躺在床上,天花板上仿佛浮现起一个个斗大的数字,房租、交通、吃饭……不断叠加,最后减掉存款,月余额还有负4380。

  邱冬娜翻了个身,并不想再去看那些数字。绝望的邱冬娜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顾飞”的名字,迟疑一会儿。这个电话打出去,顾飞一定会帮忙,但他身边还有程帆扬,程帆扬怎么可能同意自己入职非凡,邱冬娜摇了摇头,把手机收了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