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云碎月霄离2021-06-09 17:313,422

  寒意在哥哥那里听到了皇帝改让魏王南下彬州的消息。

  这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如果不出别的差错,过几日,皇后便会打消让她嫁给齐王的心思。

  “今日的事,是不是你所为?”寒温定定地望着她,问道。

  “是。”她没有对哥哥隐瞒。

  现在寒温是她唯一的同盟,是她唯一值得信任和可以依靠的人,所以她没有必要瞒着他。

  “只是因为你把皇后抱病的消息告诉了连公公?”寒温认为此事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是,也不是。

  帝后的矛盾在多年前便已经形成,皇帝不待见皇后,连带着也不待见嫡子们。

  当年废太子软弱,皇帝便已经很不满了。之后出了谋逆的事,皇帝更是将废太子的罪过都归咎在皇后身上,认为她没有教育好孩子,若非谋逆案中并未涉及皇后和叶家,皇帝怕是会将皇后及其家族一并治罪了。

  皇后心里明白,这些欲加之罪,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当年宸妃和静婉公主的死。皇帝把心爱女人的薄命和女儿的意外都怪罪于她这个做妻子的,无论她做什么,或是什么都不做,他的怨恨始终在哪里,只会与日俱增,却永远不会消弭。

  只要是皇后和齐王做的事,皇帝都会认定是别有心机。

  所以皇后这一次生病却不报太医院,直接被皇帝认为是‘怕耽误齐王的前程’,连带着对齐王也厌恶了。

  当然,帝后之间的矛盾,后宫的纷争,旁人是不知道的。世人都以为,帝后伉俪情深,连同这一次的事情,也被人说成是帝后情深,齐王孝顺。

  “我只说了皇后殿下咳嗽的事,其他的,只看连公公是怎么禀告陛下的了。”她没有将其中的原由讲出来,而是把话题转到了魏王身上,“这一次彬州的事非同小可,如果魏王去了挣得功劳,那么以后立储,他的赢面更大。”

  “你就这么希望魏王成为太子?”寒温不明白寒意的迫切,“只是因为害怕成为齐王的王妃?”

  对大多数朝臣来说,无论是谁将来登上皇位,他们都一样是臣子,几位王爷没有品行特别不端的,虽然能力各有不同,但也不是天壤之别,所以对他们来说,立谁为储都是一样的。更何况,寒家向来不站队。

  因而,寒温不明白,他这个妹妹,为何如此执着于让魏王成为太子。

  寒意不知该怎么解释。

  因为沈敬眉和闻昭是她的小说的主角,所以到最后无论如何一定是主角的这一方胜利,而齐王,作为主角团体的对立面,是不可能成为最后赢家的。她积极地帮魏王一派,不过是希望早日达成结局,自己可以早日回家罢了。

  可这些她不能说出来。

  “哥哥,所为得天之道,顺势则昌,魏王就是这样的人。他注定是这天下共主。违逆,是没有好处的。”她想考片刻这样说道。

  “好吧。”寒温比她预想的更轻易地接受了这一理论,“我也觉得魏王心怀天下,能担大任。”

  寒意点点头。

  后日便要启程南下彬州,寒温要准备的事情还很多,所以寒意也不打扰他,说了几句话便告辞回去了。

  她走后,一个人影从床帐后抬步走出来。

  “都听到了?可也放心了?”寒温缓缓说道。

  “她倒是只肯跟你说句实话了。”

  “我说瑞王爷,你这谨小慎微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闻昭苦笑,“你若是也被那般陷害,恐怕要比我还谨小慎微呢。”

  “也是。”寒温笑一笑,为他斟了茶,继而正色道:“依衣故意透露皇后病情给陛下的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告诉魏王和顺王。非是我信不过他们,只是……万一被闻怀远知道了,依衣她……”

  闻昭点头,“我来不过是想要听一句实话而已。她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我没有道理让她陷入险境。”

  “那便好。我离开以后,还请你多照顾依衣。”

  “自然。”

  这是他第一次转变了对寒依衣的态度。

  转眼就是魏王和寒温启程的日子。

  顺王魏明和瑞王闻昭都到城门口来送魏王。寒意也来了。

  她是有事要嘱咐寒温的,顺带要偷偷溜出城去。

  昨天她花了一整日的时间,将彬州的事回想起来,并且针对那里发生的一些意外做了提前预防和部署。

  “水患后,灾民是最大的问题。哥哥你千万记住,不论是施粥还是放粮,一定要把控好,不要出现哄抢打斗的事件,看守粮食要严密,不要让人有可趁之机。”

  “灾民也都是普通老百姓而已,你不必担心。”

  寒意压低声音,“我不是担心百姓起乱,是担心有人别有用心。总之,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有,灾后很可能出现瘟疫,这方面如果魏王疏忽了,你记得要提醒他。上报朝堂的奏表,要留一份做底。”

  “你——”

  “好了。”寒意见魏王走过来,忙拉拉寒温的手,“哥哥,该出发了,多保重。”

  魏王笑着道:“寒少卿,我们要启程了。”

  “是。”

  “对了,依衣,我离开后,王妃她一人在府中,难免无聊,你得空了多去陪陪她。”魏王看向她。

  见魏王似乎意有所指,寒意点头应下。

  送走了南下的人,寒意趁大家不注意,赶紧上车走了。

  接下来,她还有重要的事,万一被闻昭和魏明绊住脚,她可就耽误了。

  而闻昭这边一回身,没有看见寒依衣,忙问了凌风,“她人呢?”

  “走了。”凌风一指城外的方向。

  闻昭瞪一眼凌风,恨铁不成钢,“你就眼睁睁看着她走了,还不跟上去!”

  “是。”

  闻昭叹气,他才答应了寒温要照顾好寒依衣,这要是有个好歹,他可怎么交代啊。

  “看什么呢,这边才是回城的路。”顺王魏明去推了他一把,“回不回了?父皇还等着我们去议事。”

  “六哥你先走,我还有点事。”闻昭急急忙忙上马,朝着寒依衣离开的方向追去了。

  而此时寒意正坐在车上,悠哉悠哉,完全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人跟着了。

  她对面的林章忽然开口,“不知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做什么?”

  寒意听到他的声音后怔了一下,笑了,“这是你同我说的第二句话,真是稀罕。”

  林章被她揶揄,有些羞赧地低下头去。

  “记得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林章摇头。他平日里是话少,但也不至于每一句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说的是‘小姐好,我叫林章。林木的林,章法的章’。除去第一次见面,你便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什么了。”寒意说着,忽然顿住,“也不对,是你在我面前没有说过什么,想必在哥哥那里,你该是事无巨细都汇报过了吧?”

  平时稳如泰山的林章身子一凛,“小姐恕罪。”

  “没关系,我知道哥哥是好意。你只管汇报你的。只不过,今天这事,你最好守口如瓶。”

  “是。”

  吓唬住了林章,寒意觉得没有了后顾之忧。

  马车一路沿着官道,走到了京都往南的山间,马车再没有办法走了。

  寒意下了车,让车夫寻个树荫处等候,便带着林章上了山。

  追上来的闻昭和凌风远远瞧见,避开了车夫的视线,也跟着上山。

  “王爷,我们得跟得远些,寒小姐身边的那个是个高手,上一次,属下就险些被他抓到。”

  闻昭点头,“好。不过,你可知道她这是要去哪里啊?”

  “属下不知。但是属下知道,王爷若是再不回去,怕是要赶不上陛下问话了。”凌风提醒他。

  “父皇那边,有六哥帮忙顶着,不碍事。倒是这个寒依衣,我是真怕她又胡来。”

  “那王爷——”

  闻昭打断他的话,“废话那么多,还不快跟上,一会儿要是跟丢了,我唯你是问。”

  凌风闭了嘴。

  两拨人一前一后爬到了半山腰。寒意这边不往前走了,闻昭猜测他们大概是到目的地了,他和凌风把马拴在一边的树上,隐蔽在丛林里观望着。

  放眼望去,这里除了一个破庙,什么都没有。

  闻昭很纳闷,寒依衣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不远处的破庙前,寒意让林章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庙里。

  走了没几步,里面的人迎出来,赫然就是探月阁而主人,探月。

  “还好吗?”寒意问道。

  探月说一句“一切都好”,便带着她去了宝殿后面。

  里面还有一人,见寒依衣来了,也起身,“寒小姐。”

  “沈小姐。”

  里面的这人,正是沈敬眉。

  三人寒暄后坐下。

  “原本寒小姐说这幕后之人会对我下手,我还是不信的,没想到那日探月阁又遭了贼人,我万般无奈才逃出城,按照寒小姐告诉我的地址,找到了这里,在此暂居。”探月道。

  沈敬眉说一声“原来如此”,又好奇道:“不知道寒小姐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被人追杀时发现的,我觉得这里适合藏身,所以记了下来。”寒意答道。

  “追杀?你以前也被追杀过?”沈敬眉惊讶。

  不是以前,是以后。寒依衣以后会被淮南王的人追杀。

  “都是小事,不必再提。”寒意岔开了话题,“沈小姐那边可有了什么眉目?”

  她与沈敬眉约好,每隔十日,来这里一见。

  “我调查了探月阁的掌柜们,其中有一人名为柳涵。他原来是魏王曾经的幕僚,和程叔叔也是相识的。”沈敬眉道,“看来,程叔叔的信,是写给他的。只是他已经不在世了。不过,在调查柳涵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事,从今年四月后,有不少从前魏王的幕僚都亡故了。这接二连三地出事,必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寒意沉吟,“应该是幕后的人发现了密信的事,开始寻找密信。这些人,是被灭口的。就像程宇然和探月阁的掌柜。”

  “方才探月姑娘也大致告诉了我那信件的下落。”沈敬眉发愁道,“可是,入宫是何等难事,更何况要在众多妃嫔公主的寝殿里寻找那妆匣?”

  “这事本就是大海捞针。”寒意道,“我们要做的,是引蛇出洞。”

  “怎么个引法?”探月问。

  “复活柳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