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云碎月霄离2021-06-09 17:313,157

  “你的意思是,要假装柳涵还活着,借此机会骗幕后之人上钩?”沈敬眉听了寒意的计划,觉得不可思议。

  寒意点头道:“这是目前我能想到的最简便有效的方法了。”

  “可是,”探月接话道:“柳涵的死不是什么秘密,而且照沈小姐所言,说不定柳涵之死正是他们所为,这样骗,他们会上钩吗?”

  “他们或许会怀疑柳涵的真假,但是关系到了密信,他们就不得不出现。”寒意说道,“探月姑娘,如果你能拿到柳涵之前所书的笔迹,让沈小姐模仿,那么我们的计划就成功一大半了。”

  探月明白了她的意思,“柳涵掌柜的东西我都还有保存,这个不是问题。”

  沈敬眉也点头,虽然她不知道寒依衣是如何得知她极善临摹,但只要能抓住幕后之人为家族昭雪,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临摹的事我擅长。多了不敢说,七八分像是有的。”

  “好。”寒意很高兴,“那就这么说定了,三日后,我们——”

  “谁!”外面守着的林章低喝一声,随之而来的便是刀剑相撞的声音。

  不好!是淮南王的人!

  寒意第一反应便是卢尘跟来了。

  卢尘不会无缘无故跟着她,沈敬眉行事更是小心,怕是发现了探月的踪迹才找到这里来到。

  “你们快走,探月姑娘跟着沈小姐回去,我会去找你们的。快走!”寒意仓皇催促着她二人离开。

  “那你呢,你跟我一起走吧。”沈敬眉去拉她。

  寒意摇头,“有林章在,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快走。”

  看着她二人从后门离开,寒意这才安心一些。

  卢尘向来是独自行动,他既出现在了前门,后门便不会有人堵截了。

  寒意小心翼翼走出门去。

  不用回头,林章便察觉到她出来了,低声道:“小姐到我身后来。”

  寒意很听话地躲在他身后。看看对面的人,他虽然黑巾蒙面,一身寻常布衣,但她还是认出了这人就是卢尘。

  她在小说里设定是卢尘的左眼上方有一道一寸长的疤。这个人符合这个描述。

  “他不是针对我们的,放他走,我们也好回去。”寒意压低声音知会林章。

  但是林章明显是不愿意放过这个行迹鬼祟的人,听了她的话后并未有动作,依旧是手握着剑,一副随时要进攻的样子。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丛林里,闻昭和凌风正心急如焚。

  “你拉着我做什么?”

  “王爷,这两个都是高手,属下去吧,您若是出面,万一受伤——”

  闻昭瞪他一眼,“寒依衣还在哪儿!”

  “可是……”凌风没拉住,闻昭已经上前了。

  那一边,卢尘已经慢慢靠近了寒依衣。

  “你一个小姑娘跑到这荒郊野岭的做什么?”

  寒意翻个白眼:还装不认识啊?

  卢尘是淮南王身边的人,京中权贵就没有他不认识的,在这里说这样的话,一是不想让人猜到他的身份,二来,恐怕是想要打听探月的消息吧。

  她才不会告诉他半个字。

  “都说了荒郊野岭,那来这儿的人肯定不是来游玩的。如果不是杀人灭口——”她说着上下打量他一番,似乎是在暗指他行不义之事,“就是来会情郎的喽。”

  卢尘笑,环顾四周,“我怎么没瞧见姑娘你的情郎啊?”

  话音落,闻昭和凌风就走出来了。

  寒意看着这两个不知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心里暗叫“不好”。

  生怕闻昭和卢尘硬碰硬,她冲卢尘使眼色,声音低低的,“还不快走。”

  卢尘也没想到闻昭会突然杀出来,更没想到相国家的小姐要放他走。眼前的这个侍卫已经够他对付了,再来两个,他只怕很难逃脱。再者,淮南王再三叮嘱他,行事要低调谨慎,切莫被人发现,尤其是几位皇子。所以,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逃脱。

  正巧寒依衣冲他使眼色。

  “这就是你的情郎?”卢尘说着话,想要转移人们的注意。

  ?

  闻昭和寒意都是一愣。

  “少废话!”林章见有帮手来了,顿时底气很足,说着就要提剑进攻。

  “林章!”寒意拉住他。

  卢尘趁此机会朝着没人的一边跑了。

  寒意的手紧攥着林章的衣袖,“不要追了!”

  “你没事吧?那是什么人?”闻昭来到寒意身前。

  “我没事。”

  确认她没受伤,这才放心,他看着她,“为什么不让侍卫出手?”

  “那是个亡命之徒,我不想让林章出事。”

  闻昭在这一句中听出了关键,“你认得他?”

  寒意沉吟,很快编好了借口,“那是探月阁命案的凶手。我那日最先赶到了探月阁,见他从窗户逃走了。他的左眼上方有一道疤。我记得很清楚。”

  林章暗地里瞧了她一眼,眼神中带着怀疑和审度。那日,小姐只比他快了一步而已,小姐若能看到,他又怎么会看不到呢?小姐在说谎。

  “他就是凶手?!”闻昭惊诧地看一眼那人离开的方向,又回头问她,“你到底为什么来这里?”

  为什么会轻车简从地来到这么荒僻的地方,为什么会被那么穷凶极恶的人盯上?

  “对了,沈敬眉!”被闻昭这么一提醒,她才想起探月和沈敬眉来,她们两人是女子,行走速度肯定没有卢尘快,万一下山的卢尘遇到了她们,她们可就凶多吉少了。

  “沈——”闻昭正想问这跟沈敬眉有什么关系,就被寒意打断。

  “闻昭,快去追,万一沈敬眉出了事,我们就都完了!快啊!”

  凌风看看他家王爷,“王爷,去吗?”

  闻昭却是放心不下寒依衣,“我走了,你怎么办?你先跟我下山吧。”

  “快去啊!”寒意推了推他,他却没反应。

  这可把寒意气坏了,这么好的英雄救美的机会,这个傻子怎么不着急呢?

  “快点啊!”她又催。

  闻昭这才一挥手,“凌风你去。”

  ?

  寒意都惊了,疯了吧他?让自己属下去救女主?怎么不把男主角让给属下啊?

  “他打得过么他……”寒意无奈之下让林章去了,“林章,快去!”

  “是。”林章倒是没二话,让去就去。

  不管怎样,女主是要救的。

  沈敬眉要是没了,他们都得歇菜,那她还怎么回去啊?

  寒意杏眼圆瞪,怒视眼前这个没出息的,嘴里嘟嘟囔囔:“有机会你都把握不住……还能干什么呀……”

  “行了,你心心念念的沈小姐有人去保护了,我们现在能走了吗?”闻昭自己也很是无奈。

  他一心想要保护她,生怕她出事了自己没法儿跟寒温交代,她倒好,只把他往沈敬眉那边推。这沈敬眉到底是什么时候掺和进来的,他怎么没看见人呢?

  “走走走。”寒意提起裙子,一个人走在前面。“瞧他贪生怕死那样子……照这进度,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有感情啊……”

  “你说什么?”跟上来的闻昭眯着眼睛问她。

  寒意哼一声,“我才懒得跟你说话。”

  不一会儿,他们找到了系在路边树林的马。

  凌风上前去解开了绳索,牵到了山路上。

  寒意看着眼前的高头大马,抿了抿嘴,不敢置信,“我们……骑马下山?”

  “嗯。”闻昭应她。

  开玩笑?她从来没骑过马!而且,这只有两匹啊。

  “这……怎么……”寒意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裙子,“再说,我这——”

  “还走不走?”闻昭看她犹犹豫豫的样子,率先上了马,朝她一伸手,“快点。”

  寒意咽一下口水,心里还是很害怕。

  凌风看不下去了,“王爷,要不我——”

  “有你什么事!”闻昭瞪了凌风一眼,手还伸着,朝寒意道,“上马。”

  寒意看那马打了个响鼻,有些发怵,想着是不是马屁股更安全些,“要不……我坐你后面?”

  “你如果想摔下去,我没意见。”

  ……

  寒意最后还是把手伸给闻昭,闻昭力气大,一拉将她带上马背,紧实的双臂将瘦小的她护在怀里。

  她慌乱之际,匆匆握住了缰绳,生怕自己掉下去。

  “别这么扯缰绳,马会抢缰的。害怕就抓着我的衣服。”他的声音自她背后响起。

  “哦。”寒意松开了缰绳,然后死命抱住了闻昭的腰,“好了。”

  闻昭不禁笑了。

  别看这姑娘平日里目中无人性格不羁,但是乖顺的时候也挺可人的。

  “走了。”他一引缰绳,策马上路。凌风紧跟在他身后。

  寒意的心在颠簸中高高悬起,又稳稳落在闻昭的怀里。

  这是她第一次骑马。虽然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骑马,但是对于寒意来说,也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体验。

  坐在马背上,感受着迎面的夏风和擦肩的杨柳,她在这一刻才真正领会到,这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这里有一年四季,有花开花落,有秋水横波……

  这里有延续的文明,有王朝的更迭,有百年兴衰……

  这里的人,也会像她的世界的人们那样,为一日三餐发愁,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家有梦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这也是这个世界第一次给她实感。

  不是梦境,不是幻觉,而是实感。

  寒意也是从这一刻开始,对这个世界没有了排斥,开始接受、融入。

  “闻昭,你教我骑马吧?”她在他怀里微微仰起头。

  他低头看她一眼,“喜欢骑马?”

  “嗯。”寒意点头,后面的那句话很轻很轻,“我想要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