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云碎月霄离2021-06-09 17:313,304

  山下,寒意找到了自己的马车。

  林章不在了,闻昭怎么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坚持要一路护送。

  直到看着寒依衣进入相国府的大门,他才打马去了宫里。

  寒意在府中等到了下午,终于等到了林章。

  “她们安全回去了?”她急切问道。

  “是。”林章知道她想要问什么,“并未遭遇那个蒙面人,也没有被人跟踪,安全到家了。”

  寒意悬着的心落下来,“那就好。”

  林章行礼退下,毕竟他一个男子在小姐房中待久了也不好。

  可是正要转身又犹豫了,今天的事,他还没有搞清楚呢,以后等大少爷回来,他该怎么汇报呢?

  见他欲言又止,寒意道:“还有事?”

  “小姐将沈家小姐和探月姑娘都集结到一起,是为何?”

  集结?这个词……有点好笑。

  “打怪喽。”寒意笑着随口答道,她知道林章为难什么,“哥哥问起时,我自会解释的,你不必担心。”

  林章点点头,“如果小姐还要外出,一定准许我相随。”

  “自然。”

  林章离开后,寒意一人留在房间里思考着该怎么请君入瓮。

  她想要拿住淮南王的手下,又不想暴露自己。如果这一次成果了,直接拿下了卢尘,那以后可就顺利得多了。可如果此次一击不成,惹怒了淮南王又暴露了自己,那她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闻昭进宫晚了,少不了被皇帝一顿训斥,问及原由,他也只得如实说了。

  “送五哥出城时候,寒相国家的姑娘也在,她正巧要去南郊山上采些草药,儿臣担心荒郊野外不安全,便陪同前去。谁知在山里遇到了贼匪。这才耽搁了。”

  相国夫人吴氏略通药理,所以采药之说也不奇怪。

  “南郊竟也有贼匪出没?这京都的治安是越来越差了。连槐安,稍后传京兆尹来见朕。”

  “是。”

  闻昭把锅甩到了京兆尹头上,免了责罚,心安理得地站在一边。

  顺王暗地里戳戳他,声音极低打趣他,“可以啊。”

  闻昭拂了拂衣袖,站得笔直。

  顺王笑了。

  好容易商讨完了政事,闻昭和闻明一起出宫。

  正巧碰到了进宫来见皇后的齐王。

  “二哥。”两个人行礼。

  “你们也要出宫?罢了,与我一起在临月楼喝一杯如何?”

  闻昭正要拒绝,被顺王闻明一拉,“好,我们也正要去呢,这不巧了。不知二哥何事烦忧啊?”

  齐王面上的阴郁大大方方地摆着,任谁都瞧得出。

  “告诉你们也无妨。”齐王这时候正烦着呢,遇到两个肯听他抱怨的别提多高兴了,“本来呢,母后是打算将寒家的独女给我做正妃的,可是不知今日怎么忽然又改口了。”

  寒家独女,可不就是寒依衣。

  闻明与闻昭对视一眼,又问道:“看来二哥也有意于那寒家姑娘?”

  “那是自然。”齐王道,他没有留意那个“也”字。

  闻昭的面色不好看了。闻明发现了,于是赶紧换了话题,“不知道母后中意哪家的千金?”

  “还能有谁,叶家,她本家侄女。”齐王不耐烦道,“叶家旁系的女儿,论才情论样貌哪一样比得上寒相国的嫡女?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从前说的好好的,忽然就改主意了。”

  忽然就改变主意……

  这个情节似曾相识。

  就像是父皇忽然改了主意让五哥去彬州一样。

  闻昭心里已经断定,皇后改变心意一定是因为寒意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

  齐王一边哀叹着自己失去了佳侣,一边招呼他们兄弟俩随自己去一醉方休。闻昭虽然心里还是惦记着寒依衣还有沈敬眉的事,想要找她们问个清楚,但是又不好拒绝齐王,最后只能先跟着去了。

  没想到这一去,生生是直到快要宵禁了才脱身。

  时候不早了,寒温也不在相国府,闻昭觉得自己没什么名头去,于是便去了沈敬眉住的地方。

  那是一处僻静又温馨的小院子,寒温临时买来给沈敬眉的,立的也是沈敬眉假名的户主,这样,即便是出了事,也不会累及他们。

  沈敬眉对于这个夜半来的客人没有太多的抱怨也没有很热情。

  待他喝了一盏茶,问起今日南郊山里的事,沈敬眉竟然说自己一概不知。

  “你去了那里与寒依衣见面,却不知道所为何事?”闻昭是一个字也不信的。

  沈敬眉依旧是一身男装,长发束地利落干净,说话也飒爽,她一开口就推得干净,“寒小姐只是让我今日去那里,具体的她还没说,就被打断了,后来我就跑了。”

  闻昭并没有看到探月,所以不知道她也在哪里,沈敬眉什么都不肯说,他也无可奈何,“罢了,我亲自去问她。”

  “瑞王,我不知道你跟寒小姐之前是否有什么恩怨,但是寒小姐这个人,虽然任性娇纵了些,却是个好人。她聪明勇敢,体贴大度,比京里那些官宦贵女不知好了多少倍,你不要伤她的心。否则我第一个不放过你。”沈敬眉忽然正色道。

  闻昭也不知道沈敬眉是否误会了什么,才会有这番言论,但是有一点他承认,寒依衣是个好姑娘,他也不想伤她的心。

  “我的事我自己会考量,深夜叨扰多有得罪,告辞。”

  在相国府侧门徘徊了好久,闻昭最后也没有叩响那扇门,而是趁着月色回府去了。

  他的内心很急切地想要知道,寒依衣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皇后改了齐王妃人选?她今日约见沈敬眉又打算着做些什么?

  这些疑问在他心间慢慢绕成了一团棉絮,堵得他心里慌慌的。

  熬过了一夜,他还是让凌风找了寒温院里的人,把寒依衣约出来。

  看着眼前泰然自若的小姑娘,闻昭觉得自己仿佛像个傻子,一个摸不着头脑又好奇担忧的傻子。

  “你那日进宫,可做成了不少事。”闻昭开口。

  寒依衣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昨晚齐王在临月楼大醉,京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了。

  “是,我不愿意嫁给他,所以……”

  “所以?”

  寒依衣把左手伸到他面前,摊开,掌心的痣赫然躺在那里。

  闻昭看了一眼,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跟静婉妹妹的——”

  “一模一样。”寒意接过他的话头,“我侍奉皇后殿下用药时,她看到了,所以不喜我。就这么简单。”

  “你怎么会知道静婉的事?”闻昭看着她。

  她怎么会知道静婉的事?怎么会知道皇后忌讳静婉?

  静婉是小他两岁的妹妹,因为是父皇宠妃宸妃唯一的孩子,因而最得父皇喜爱。她溺水身亡那年,不过五岁。寒依衣也是那一年才出生的,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出生之前的事呢?此事在宫里也是禁忌,根本没有人会到处说。

  “听别人说的。”寒意编个借口。

  “不可能。母妃根本不会随便说这种事?除了她,你也未曾接触宫里的其他人。你是哪里听来的?这个痣,是你故意伪造的?”

  寒意收回手,“这是我出生就有的。”

  这是真话。手掌心的痣,却是是寒意出生就有的。当初写静婉这个人物的时候,她故意加了这个设定,用以体现静婉的特别。

  “比起泄密的人,和这个痣的真假,你难道不应该恭喜我么?”

  齐王不是良配,对她这个家世显赫又年少的人来说,更加不是。

  闻昭微微颔首,“我一时情急,对不住了。恭喜你,不用嫁给二哥了。”他自嘲一笑,“我曾经以为,你写那字条是想要成为二哥的太子妃,谁成想是这样的结果。”

  “没关系,不知者无罪。”寒意大方原谅他。伤心和难过,过去了便是过去了,道歉是抚平不了伤痕的,但却能缓和关系。

  “先说明,我是担心你才会问的。你和沈敬眉打算做什么?”

  寒意歪着脑袋,笑着看他,“她竟没告诉你?”

  她猜想,男主角一定会去找女主角的,那按道理,沈敬眉肯定会把计划告诉他,问问他的建议啊。沈敬眉竟然没有说?

  看着闻昭摇头,寒意觉得这情节似乎哪里出来问题,但是她又说出上来……

  “你也不肯告诉我么?”他问。

  当然要告诉了,配角自己能成什么事?当然还是要依附于主角才行啊。

  “我打算用柳涵的信,引出卢——”她一顿,想了想道:“引出幕后的人,就是昨日的那个杀手。”

  卢尘这个名字,目前还没有被人熟知,她随意提起来,又会引出不少麻烦。

  听寒意详细说完,闻昭觉得此计可行。

  “信你来准备,埋伏的人,我来安排。”他道,“你认为,真的可以抓住这个杀手,问出主谋?”

  寒意摇摇头,“我不确定,只是试试。就算不能生擒,只要重创这个杀手,我们就还有喘息之机。你的人先不要暴露身份,万一失败,也免得被报复。”

  抓住杀手问出主谋当然是不可能的,大boss这么容易就被揪出来,她这故事还怎么进行下去啊。她想要抓住卢尘,还有其他的用意,不过此时不便与闻昭说明。

  三日之期很快到了,这一日寒意一大早便带了林章出了门,与闻昭在沈敬眉家中会合。

  沈敬眉这两天一直在临摹柳涵的笔迹,终于学得有几分像,写好了那封引蛇出洞的信。

  寒意看后将信封起来,递给闻昭,“你拿着,放在魏王这几日所收的信件中。”

  柳涵和程宇然都曾是魏王的幕僚,他们若是想要揭发当年废太子的案子,于情于理都会通过魏王这一条线。而杀人的幕后黑手当然也能想到这一层,所以必然会密切注意魏王周边的情况。

  这是大家都明白的。

  但是,他们不应该假扮柳涵上门去送信么?为什么要直接把信塞在魏王的书房里?

  “能行吗?”

  “按我说的做。”寒意没有解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