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云碎月霄离2021-06-09 17:313,223

  闻昭那边忙得不可开交,而寒意此时正悠哉悠哉地坐在马车里,等着相国大人也就是她的父亲自皇城出来。

  说简单点,就是在老爸公司门口等他下班。

  不多时,她便眼尖地看到了相国府的马车驶出。

  “是父亲。”她一说,小厮连忙跑过去拦下。

  她也下了车走去。

  寒晁自车上掀帘望过去,果真是他的女儿。

  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欣喜又慈爱的笑容,“依衣,你怎么来了?”

  寒意在车外向父亲行了礼,“女儿想同父亲一起回家去。”

  跟来的林章先扶着她上了车,随后坐在了车夫身边,马车继续行驶。

  “今日倒是稀罕,怎么想起来在宫外等着父亲了?有什么需要,只管说。”寒晁宠溺地理一理寒意鬓边被风吹乱的碎发,笑着问她。

  她其实并不是来撒娇提要求的,不过这时候若是拒绝了,倒是驳了父亲的一番心意,“女儿听说,临月楼新出的点心甚好,想要带给母亲吃,可是月底了,女儿的月钱花光了,所以来请父亲去付账。”

  寒晁忍俊不禁,“你呀。好好,去临月楼。”

  “林章,你可看着方向,不要让秦叔驾着车一路回家了去。”寒意玩笑道。

  这话听着似是玩笑,但是林章却明白,这是小姐在暗示他注意警戒。

  “这孩子,为父还会骗你不成。”寒晁被逗笑了。

  马车一路向南驶去,进入了历阳坊,沿街慢行,在临月楼下停住。

  “阿秦,把钱给林章,让他去买吧。”相国大人发话。

  驾车的阿秦大叔正要掏钱袋,就听她家小姐说,“让秦叔去吧,林章是个笨木头,不会买这些精巧的东西。”

  寒晁和阿秦都笑了。林章却没有什么表情,他知道小姐想留下他保护相国大人。

  “今日相国大人回府的路上,会遭遇刺杀。”

  这是他一个时辰前才听小姐说的。

  不过小姐说,这事很有可能已经化解了,因为行刺的那个人,正是瑞王他们设计抓捕的人。虽然如此,但她还是不放心,于是带了他来保护相国。

  他没有问小姐怎会知道,就像从前一样。

  他们绕路去了临月楼,错过了行刺的时间和地点,还好,这一路倒也平安。

  终于回到了相国府,寒意也松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那个原本在小说里下令刺杀相国的人,此时正在挑选给相国的礼物。

  “也不知道,岳父大人会不会喜欢……”

  淮南王府,闻怀远看着手里价值连城的字画,自言自语。

  ……

  晚饭后,寒意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哥哥院里的小厮正等着,见她来,告诉她瑞王明日约她见面。

  “告诉他,我不去。”寒意淡淡道,“没有几日便是笄礼了,我忙得很。”

  “小姐瞧着也不忙啊……”

  “多嘴。”

  ……

  她是故意不去的。

  这些日子,她为了帮忙促进故事线发展,已经横在闻昭和沈敬眉之间很久了,再这样下去,会影响他和沈敬眉的感情发展。

  要知道,这个故事虽然是以翻案为主,但是感情线也是很重要的,如果女主角最后没有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那么她这个配角应该也回不去吧。

  所以,是时候结束电灯泡这个副业了。

  闻昭知道寒依衣拒绝见他之后,有些郁闷。他彼时正坐在沈敬眉家中,两人商量着如何处置那杀手。

  听完凌风传话,沈敬眉略带嫌弃地看他一眼,“你不会是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吧?”

  “没有啊。”闻昭自问他这几日可是什么出格的话都没说,好生照顾着寒依衣的情绪。

  “那寒小姐不来,这人,是审还是不审?”

  说起这事,闻昭也有些犯愁,“即便是她来了,审讯这种事也不能交给她一个姑娘家。明日我派人去,总会问出些什么。”

  “需要我帮忙么?”沈敬眉很认真地问。

  闻昭一笑,“你不也是姑娘家。我只是有些怀疑——”

  “你在担心什么?”

  “此人明知有诈,却还是来了,必然是他背后的人想要知道冒充柳涵的人究竟是谁,好除之而后快,这才让他一探虚实。我担心,他们早已有了打算,我们即便是问出了背后之人,也不过是个替死鬼,他不会供出自己的主人。”

  沈敬眉听后沉吟,“你的意思是,这幕后的人,是舍弃掉了同伙,故意喂给我们?”

  闻昭点头,“很有可能。”

  “我们一直认为,当年的谋逆案,是齐王在背后设计,而在齐王身边的,是淮南王。这两个人,到底谁是那个壁虎,谁又是那个即将要被斩断的尾巴……”

  闻昭心里有答案,他的二哥,不是这么精明的人,他是那个尾巴。

  “不管是壁虎还是尾巴,我们只要掌握罪证便可。就算现在不能一网打尽,逐个击破也未尝不可。”

  第二日,闻昭便来到了破庙,在外面等候着审讯的结果。

  他还是不方便露面,以防杀手认出他或是听出他的声音。

  不一会儿,主审的侍卫出来了,“有结果了。”

  “他说什么?”

  “他说,当初确实有罪证。罪证是齐王写与废太子麾下谢敏将军的信。”

  “谢敏?谋逆案一发,他便被镇压关入死牢,后畏罪自尽了。他的东西被清理一空,这信如今去何处寻呢?”

  侍卫道:“他说,这信被程宇然带走了,程宇然死前把信寄到了京中。这信,现在在他手上。”

  说了半天,原来还是那一封密信啊。说什么在他手上,摆明了是在诓骗他。那信早就被送进宫里去了,现在究竟在何处,谁也不晓得。

  闻昭顿时没了兴趣,摆摆手,“再审。”

  侍卫有些为难道:“王爷,他想要见您?”

  “他已经知道是我?”

  “没有,他只是说要见主事的,一定要见了主事的人,才肯交出信。”

  还是想要打探出知道秘密并且伪装成柳涵的人到底是谁,好斩草除根啊……

  闻昭冷笑一声,“就知道他们在玩这种把戏,不见,告诉他,信我们已经拿到了。”他也使一计兵不厌诈,看看到底谁会耐不住性子,“另外给我狠狠地打,别让他有机会逃出去。”

  “是。”

  得知这密信是齐王写给谢敏,闻昭心里又有了打算,他骑马往沈敬眉的住处赶去。

  寒意这边,正在整理接下来的故事线。因为有些情节已经改变,那么之后的事也会跟着改变,所以她的工作量不小。

  去往彬州的是魏王而非之前写的齐王,那么,留在京城的齐王和淮南王,必定会有所动作。这一部分,是她改动原本情节后产生的,所以她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还有就是卢尘,卢尘已经被抓了,那么原本他做的事也会发生改变,比如昨日针对寒相国的刺杀就没有发生。

  寒意绞尽脑汁,也理不出接下来的故事究竟会怎样发展。

  她叹息一声,心里想道:怎么别人穿书穿得风生水起左右逢源,她却是举步维艰左右为难?

  “小姐,嘉礼用的衣服缝制好了,已经送来了。”桃枝提醒她。

  “好,我马上过去。”寒意从书桌前起身,去试礼服。

  衣服华丽合身,寒意很满意。

  “到时候,加簪加冠,就更漂亮了。”兰叶道,“对了,那珠冠,是用探月阁的那一个,还是龄妃娘娘赏赐的那一个?”

  探月阁……

  她怎么没想到,齐王和淮南王留在京城,必定会加紧追查那密信的事。密信在探月阁消失,只要在探月阁仔细查查,就能推断出密信可能是被带进了宫里,有了这条线索,淮南王一定会接着查下去。首当其冲的,便是那日采买的公公。

  寒意急忙脱下礼服,换上自己的裙子,“林章呢?我要出府。”

  淮南王那么聪明的人,一定打算从公公的嘴里问出密信的去处,不论是否有结果,他都会灭口!

  算日子,今日正好是那个公公再次出宫采买的日子,淮南王不好在宫里下手,定会趁着今日那公公出宫的机会,有所行动。

  她要尽快找到那公公才行。

  可是,他现在会在哪里呢?

  带了林章出府去,只是往热闹繁华的坊市走,一路却未见带有皇家徽记的车马,这让寒意心急如焚。

  转了几条街,终于在一处胭脂水粉店铺外,看到了宫里的马车。

  “快停车!”寒意一边喊,一边在林章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朝着那店铺奔去。

  还没走近,就见一个自店里出来的怀抱盒子和包袱的人被忽然闯过来的蒙面人撞倒了,寒意心里一紧,急忙跑过去看,有一人却比她快了一步,伸手将躺倒在地的人一扶,周围惊呼声此起彼伏。

  那人已经死了。

  口中鲜血直涌,胸前是大片的血色。伤口细窄,是被利刃刺穿,一刀毙命。

  寒意看着眼前的场景顿时浑身发冷。

  她又晚了一步……

  更让她不寒而栗的,是扶着死者的人。

  她听他说了一句,“这是……周公公?”

  霎时间,寒意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想要走,却已经被围得出不去了。

  林章察觉到她的异样,握剑的手臂挡在她身前,想要保护她。

  寒意死死地盯着半跪在地上正查验死者的人,对方感觉到了她的视线,缓缓抬起头来。

  !

  正是淮南王闻怀远!

  寒意腿一软,林章及时扶住了。

  闻怀远脸上没有惊讶,没有惶恐,在认出她后甚至还带了一丝笑容,“是寒小姐呀。”语气平淡。

  她默默地往后退了半步。

  这个人真是个疯子,竟敢当街杀人灭口!

  恐惧感笼罩着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