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云碎月霄离2021-06-09 17:313,455

  “我大约,又要同你道歉了。”

  寒温看一眼面色冷凝的闻昭,“这是怎么了?依衣她——”

  他方才与闻昭讨论朝堂的事,下人来报说是寒小姐到了要见瑞王,闻昭才去见过了人,回来便说什么要同他道歉了,莫不是依衣有什么事?

  “我一时鬼迷心窍,话说重了……”他把方才与寒依衣的对话讲给寒温听。他当时并不觉得这话怎么不对,但是后来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话不妥,似乎是太过了……

  寒温皱一皱眉,有些心疼自己妹妹,又有些担心闻昭,“你有没有发现,你每每面对依衣,都会闹得很僵?”

  闻昭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你从来冷静自持,淡漠处事,可是与依衣的这几次相处,你都会‘鬼迷心窍’地说重话,你心里明明知道,她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不会有什么复杂的心计,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莫不是天生命数相克?”闻昭自嘲一笑。

  “说不定真的是……”寒温想起了依衣的那个梦,如果那真的是未来会发生的事,说成是命数也不为过。

  他这话倒让闻昭很诧异,“你可是从来都不信鬼神的。”

  寒温没有解释,只是淡淡一笑,换了话题,“彬州水患,陛下已经打算从几位皇子中挑选一人前去彬州赈灾,我为副使。你若有打算,还是要尽快呀。至于那密信在宫中的事,你自己掂量着办,暂时不要告诉沈敬眉,否则她翻案心切,说不定会做傻事。”

  闻昭也是第一次听见他会关心除了自己妹妹以外的人,不由得打趣道:“你对沈小姐倒是上心。”

  那可是你未来的妻子,这么开玩笑合适么……寒温心想。

  “我先回了。”寒温告辞,“回去安慰安慰我那被你伤了心的妹妹。”

  闻昭神色尴尬。

  回到相国府,却不见寒依衣,寒温又四处去找,这才从一个丫鬟那里打听到,小姐回来哭了一阵,便出去玩了。

  “她一个人跑出去了?”寒温担忧道。

  “不是,桃枝姐姐和林章侍卫跟去了。”

  寒温也没来得及问那个整日跟在依衣身边形影不离的兰叶去哪里了,便骑马出去找人。

  终于在临月楼楼下看到了相国府的马车。

  寒依衣只要来到临月楼,便只会去那个永远为她留着的依柳轩。

  踏进依柳轩的门,果然见寒依衣凭栏远望,桌上是已经吃得差不多的糕点和菜肴。

  她听到声响,回身一笑,“哥。”

  寒温的心定了大半,“还好吗?”

  寒意微笑着的唇角慢慢落下,“无妨,我已经想开了。”

  想开了?这倒是出乎意料的事,寒温想着,以前,寒依衣可是最能钻牛角尖的人了。

  “沈敬眉的事——”

  “哥,以后沈敬眉的事,我不会再管了。”寒意打断他的话,“不就是两年半么,我能等。就当是体验AI游戏了。”

  “什么?”

  寒意眼神里尽是落寞和难过,“是我急功近利了。我就该按照原本的轨迹慢慢走下去,不应该贪心的……”

  看着她伤心,寒温也心疼极了,上前去轻轻抱住她,“哥哥知道你害怕,知道你不愿意嫁给齐王,知道你不想落得凄惨的下场,知道你想要保护寒家……哥哥都知道。放心,有哥在,哥会解决这一切的。”

  此刻,寒意忽然觉得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了依靠,她不是一个人……

  抬手抱住寒温道肩膀,寒意露出了笑容,“有哥哥真好!”

  “傻丫头。”

  一边的林章和桃枝都默默笑着别过脸去。

  “好了,玩够了,就回府去吧,不然误了晚饭时辰,小心被母亲说。”

  “晚饭?我吃不下了怎么办……”寒意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寒温被她可爱的样子逗笑了。

  一行人下楼时候,却被一间雅阁门外站着的几个侍卫吸引去了。

  “凌风?”寒温自言自语,“莫不是瑞王和顺王他们。”

  寒依衣听见凌风和瑞王这两个人便不大高兴了,“哥哥,你若要去打招呼,我先在马车上等你吧。”

  “也好,你——”

  “是寒少卿啊,怎么在这儿站着?呦,这不是寒小姐么?好久不见,一起来坐吧。”他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寒意回头,是顺王闻明。

  他正从楼下上来,与他们撞个正着。

  衣袖下,寒温的手悄悄握一握她的,似在安慰。

  寒意也知道,自己走不了了。现在离开,无疑是驳顺王的面子。

  “好,顺王请。”寒温一伸手。

  “请。”

  进得雅阁,见闻昭和魏王闻睿都在,寒意向他们行了礼。

  “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闻睿很亲和。

  寒意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这就是小说里的最后赢家,果然,他很有一代明君贤主的风范……

  闻昭察觉到她的眼神,语气凉凉,“盯着五哥做什么?”

  寒意收回视线,抿抿嘴,想起来这魏王是她的表姐夫,于是开口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不知表姐近日可好?”

  “她很好,不过是在王府太闷了,也总是念叨着你呢。若是得空了,你可以去府里做客。”

  “好。”

  闻昭听得云里雾里,看了一眼顺王闻明。

  “五嫂是吴家女,也就是寒小姐的表姐。两人关系很好的。”

  原来如此。他只记得两年前五哥南下前匆匆娶妻,却忘了这个王妃究竟是哪家千金。

  闻昭看一眼低着头不再说话的寒依衣,没话找话,“五嫂和闻暇也是相熟的,你若是去魏王府,便带了她一道去,人多热闹。”

  寒意没有看他,“不了吧,平韶公主金尊玉贵,依衣怕怠慢了。”

  顺王和魏王都是一怔,寒温却笑了。

  他这个妹妹,可真是不依不饶。

  闻昭当场被下了面子,脸上一热,喝一口酒,偏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顺王想要缓和气氛,“这个,沈小姐的事,还多谢寒小姐仗义相助,我们很是感谢。”

  寒意扫了闻昭一眼,“不敢当,顺王只要不觉得我是安了其他的心思,便是天大的恩典了。”

  “这……”顺王也不明所以。

  “你还没完了?”闻昭忍无可忍。

  “有。”寒意起身,“话不投机,依衣告辞。”说着冲魏王和顺王行了礼,转身出去了。

  闻昭气得握紧拳头,“寒依衣!”也起身跟着追出去了。

  魏王拉住了要起身的寒温,“别管了,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去。”

  寒温无奈,笑着点点头。

  只有顺王还摸不着头脑,“这怎么了?脾气一个比一个大……”

  ……

  寒意气极,步履匆匆,逃也似的要离开这地方,身后的闻昭几步追上来,拉住她的手臂。寒意的身体被他的力道带着一甩,背直直撞在墙上,她吃痛,恼怒地挣扎两下,见挣不脱,便也懒得白费力气,别过头去,不想看面前的人。

  “相国千金好大的脾气啊。”闻昭低下头,靠近她的面颊,半是玩笑半是警告。

  言下之意在指责她方才不知礼数。

  寒意瞥了他一眼,“瑞王爷好大的规矩。”

  意思是,不用你管。

  “你!”闻昭咬咬牙,握着她小臂的手指无意识收紧,却见寒依衣纤巧的眉头颦起,水雾自眼底升起……他终是有些心疼,放了手。

  寒意一得自由,便又要走,闻昭伸手拦下。

  “瑞王还有什么话要说?”她语气很冲。

  闻昭顿了顿,“是我错了。”

  ?

  什么?

  堂堂瑞王爷刚才是认错了吗?寒意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心里的气愤也消失了大半。

  “是我不对。事情未明,我不该那样揣测你……我……”

  看他那么艰难地想要说明,她倒不想为难他了,“算了。”

  闻昭看着她。

  “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算了,就当个玩笑,我也不介意了。”其实寒意自己心里清楚,闻昭的举动,与他在小说中的人设有关。闻昭讨厌寒依衣,这是她自己写的,他也不过是跟着设定走而已……

  “寒小姐心胸宽广……”闻昭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寒意低头一笑,道:“回去吧,顺王和魏王还等着你呢。”

  “你不回去?”

  “天色不早了,我回去迟了,又要被母亲念叨。”她福身一行礼,“告辞。”

  闻昭也不便留她,只是默默地目送她的身影渐远,心里没来由地有些惆怅。

  还没站多久,就被出来寻人的顺王给带回去了。

  “是你说商量要紧事,我们才出来见你,你倒好,一个人在外面看夜景呢?还不快回去。”顺王来起闻昭便往回走,“一个寒小姐把你的魂都勾走了?”

  “六哥,说什么呢?”闻昭轻咳一声,“寒温还在呢,你这么说他妹妹,他该不高兴了。”

  “你欺负人家妹妹的时候,没想过人家会不高兴么?”顺王凉凉地反问了他一句。

  ……

  马车上,桃枝见她家小姐似乎心情好了很多,便问道:“小姐,不难过了?”

  “此壶不开。”寒意撇撇嘴。自己好容易忘了,她倒来招自己。

  “看小姐方才还笑了呢,定是开心了。”桃枝想着法儿地逗她,“瑞王爷说了什么,让小姐一下子就消气了呀?”

  寒意把手里的帕子朝她丢过去,“不会说话就闭嘴。”

  “我是不会说话,远不如瑞王也会说不是。我家小姐红鸾星动,除了瑞王谁也入不了眼……”

  “你还编排起我来了?”寒意说着就去挠桃枝的痒痒肉。

  两人扭作一团,车里的林章不动声色地往边上挪一挪。

  他这一动被寒意瞧见了,寒意指着他朝着桃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瞧他,还躲咱们呢……”

  桃枝也跟着笑。

  马车行过,车帘飘起,清灵的笑声传出来。

  另有一辆带有皇室徽记的马车与她们擦肩而过。

  车内正在假寐的人被这笑声撩动,忽然出声问道:“那是谁家的马车?”

  小厮答:“是相国府的。那应当是相国府的女眷。”

  听声音分明是个豆蔻女子。

  “寒相国家的女眷?寒相国不就只有那一个女儿?”

  “是。”

  车上的人微微抬眼,“似乎快要行嘉礼了?”

  “是,寒小姐是下月初的生辰,及笄之礼也应该是那个时候。据说,是要邀请龄妃娘娘作正宾。”

  “七月初的生辰,有意思……”那人又闭了眼睛,似要继续休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