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云碎月霄离2021-06-09 17:313,401

  入夜,寒温才回府。

  早就派人去远江阁守着,他一回来,寒意便得了消息,带了兰叶跑去寒温那里。

  “你饮酒了?”她闻到很浓烈的酒味。

  “不是很多,无妨。沐浴后便会淡一些。”寒温道。

  寒意惦记着还有事跟他说,也不在意他沐浴,“你去洗你的,我说我的。”

  “依衣,下月便要及笄了,你要有女子的样子,要懂得避嫌——”

  “你我亲兄妹,这怕什么的。再说不还有屏风么,我又瞧不见什么……”寒意推着他去到屏风后面,自己又绕到前面去,这才开始说正事,“你猜,今日兰叶出去,见到了谁?”

  寒温解衣带的手一顿,兰叶?对,今日兰叶没有跟在依衣身边。

  “见到了谁?”

  “万绫若。”

  万绫若,绮丽阁里有名的伎生,弹得一手好琵琶。

  “哦?”

  见寒温反应平淡,寒意急忙补充道:“她可是淮南王跟前得宠的人。”

  “那又如何?”

  寒意耐心解释,“你可不要小瞧了淮南王,虽然他整日躲在齐王身后,似乎只是一个附庸,但其实,齐王不过是他的打手而已。”

  “你又在胡言了……”里面水声响起。

  “才不是。我今日特意让兰叶去绮丽阁看她姐姐,就是为了套这万绫若的话。”

  寒温似乎轻笑了一下,她听不真切,但是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便心里不满,“哥哥。”

  “好,那你套出什么来了?”

  寒意示意兰叶去说。

  兰叶去绮丽阁见自己的亲姐姐,也同万绫若说了几句话。原来,这几日淮南王不怎么去绮丽阁了,这万绫若一度以为是自己做了什么不妥的事,让淮南王厌弃了。万绫若先是抱怨淮南王忘了她,又说起他这几个月似乎在找什么人,半月前似乎有了眉目,她直说是淮南王找到了新欢,这才不来看她了。

  说完这些,寒意便让兰叶退下了。

  “半月前?”

  “算一算,就是程宇然和沈敬眉出事的时候了。”寒意道。

  寒温也觉得符合,“那他找了几个月的人,便是程宇然?”

  “不,是密信。”寒意说道,“废太子一案已经两年了,他要是想找程宇然,不会拖到现在,分明是他不久前知道了密信的事,这才四处找保管密信的人。”

  “这样说来,时间都对得上。你是在怀疑,那杀手是淮南王的人?”

  寒意应一声“是”。

  她当然不是怀疑,她是确定,万分确定。

  不过这话她说出来没有可信度,要让别人发现才行。

  那个杀手就是淮南王闻怀远的人。他名为卢尘,武功极高,只听命与闻怀远一人,誓死效忠。淮南王闻怀远所有的恶事所有的秘密,都有他的参与。

  小说里,寒依衣这个角色与卢尘也打过不少交道。她嫁给齐王后,自然多有机会接触淮南王,以及他的这个手下。齐王年过三十,娶了这个与自己女儿一般大小又是相国独女的继室,别提多呵护了。但是淮南王很清楚,寒依衣对于齐王没有情意,甚至,她还会帮着魏王等人害他们。于是淮南王对她是百般提防万分小心。

  寒依衣不止一次被闻怀远抓住了把柄,但是都被齐王也就是太子给放过去。闻怀远深知,有齐王的庇护,即便寒依衣犯了错,他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于是闻怀远起了杀心。

  后来寒依衣几次三番遇险,看似是闻昭等人的手段,其实,都是闻怀远暗中操作,嫁祸他人的。

  有一次,他甚至直接派了卢尘杀她,幸好林章及时赶来,她才得救。

  只是这些事情,她没有办法仔细地跟寒温讲出来。再借梦境之说,未免让人觉得不可靠。

  “齐王的谋略胆识,不用我说,哥哥你与他们一朝为官最是清楚不过了。齐王这人,空有其表。他能有今日的成绩,离不开淮南王的扶持。朝中拥戴他的,大多与皇后的母家叶家有利益关联。没有了叶家的支持,没有了淮南王,他便是一事无成了。”

  寒温听这一番话心里微讶,他这个妹妹,什么时候对朝堂政事如此了然于心?

  “你的意思是?”

  寒意道:“其实要查那杀手,不容易。我之前这么做,不过是要想打草惊蛇,看看这幕后之人,会如何应对。这几日淮南王安分得很,这便侧面印证了,杀手之事与他有关。而他目前,还是惧怕魏王和瑞王他们的。找密信的事,闻昭都那样说了,我也不好再做什么,随缘吧。但是立储和择选太子妃的事近在眼前,再不行动,就来不及了。”

  “你要阻拦陛下立齐王为储?”寒温出浴,穿了件中衣,走出屏风,来到寒意面前,“你有什么办法?”

  “除掉他的左膀或右臂,让他出错。”

  寒温一眯眼睛,“离间他与叶家的关系,或者与淮南王的关系?”

  寒意点点头。

  “这可不是容易事。”

  她当然知道不容易,可是,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厄运时,便再也无法作壁上观了。

  原本呢,她打算硬着头皮走剧情,直到自己在狱中死去,那时候,魏王坐稳了皇座,男女主也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即便是死,也应该可以穿回现实了。但是细想一下寒依衣的种种境遇,寒意始终没有那个从容面对的胆量……

  寒依衣自从嫁给齐王之后,便是腹背受敌。虽然她一心想要帮闻昭,但是闻昭一直把她当成齐王的人来防范敌对,而齐王这一边,淮南王对她也是屡下杀手。她的日子,可想而知,后来入狱,更是生不如死了。

  虽然说恶毒女配活该有此报应,但是当这些真的要应验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寒意还是怕了。

  与其怀着恐惧等待悲剧降临,倒不如努力一把,改变现状。

  小说是围绕男女主角而写的,所以只要男女主达成他们的愿望,那就算是故事完结了,她这个女配角不过是促进剧情发展而已,她的动线和结局不会影响整个故事的。寒意这样说服自己。

  “那你……预备如何行事?”寒温问她。

  “我暂时还没有想好。但是离间叶家貌似很难,不如从淮南王下手。这一次的赈灾是个机会。”她道。

  淮南王选择齐王,不过是择木而栖,齐王并不是他唯一的选项。而且淮南王此人狡诈多疑,想要他厌恶齐王,不是很难。

  寒温听后,柔声道:“依衣,我倒还有一个办法,立储的事我们很难扭转,但是择选的事,还是有余地的。不如,在你笄礼的时候为你订婚?”

  订婚?

  “莫非,哥哥有合适的人选了?”寒意认真地看着他。

  “顺王。”

  “啊?”寒意吃了一惊。那可是沈敬眉的小迷弟啊,她抢走不大好吧?

  寒温见她的表情不对,便换了一个,“那,广阳王如何?他也心悦于你。”

  ……

  什么叫饥不择食,这就是了。

  “哥,你早点歇息。”寒意摇摇头,转身走了。

  她承认,寒温的想法是很好的,毕竟改变太子妃择选,要比改变立储人选容易得多,但是,这也是治标不治本。如果让齐王登上了储君之位,那么她,以及闻昭等人要想打败对方便困难重重了,最好的办法,便是不让齐王成为太子,这样,她的婚事也解决了,闻昭等人也未来要走的路,也容易了很多,她也可以尽早穿回去。

  接下来的情节,便是治理彬州水患和赈灾了。这是她的机会。

  只要阻止了齐王和淮南王前去彬州,把这个功劳给了魏王一党,立储的事,就还有转机。

  “桃枝,你去告诉母亲身边的姜栀姑姑,我明日要进宫。让她递上母亲的名帖。”

  “小姐为何忽然——从前不是最不愿意进宫的么?”

  寒意笑,“去看看姨母和平韶公主。好久不见了,有些想她们。”

  相国夫人对于此事没有阻拦,只是叮嘱她要听话。

  第二日一早,相国府的马车在宫门外等候了两个时辰,终于等到了龄妃宫里的人来接。

  除了寒依衣之外,其他服侍的人是一律不准入宫的。只有龄妃身边的一个名为福安的姑姑关照着寒依衣。

  马车一路前进,四周安静极了。

  “姑姑,不知,我是否需要先去拜见皇后?”

  “不必,寒小姐进宫是皇后已经准了的事。无需要再去打扰了。”

  寒意坐在车上,心里很忐忑。

  来到皇宫,她才发现,这里可不是任由她胡闹的地方。虽然这个世界是由她创造的,但是,她在这里依旧卑微,什么都做不了。

  原本她是打算去见皇后一面的,从而阻止齐王赈灾的,可是现在,她快要打消这个念头了。

  难道就这么白来一趟么?

  见过了龄妃,又与平韶公主闻昭小坐一会儿。

  “你今日怎么心神不宁的?”闻暇看出她有心事。

  “哦,我……”

  “表哥近日可好?”

  表……表哥?这话题转换够快的。

  她差点忘了,眼前这个娇贵的小公主,可是暗恋着她得哥哥寒温。

  “他,一切都好。”

  “我都半年没有见过他了。”闻暇嘟起嘴,很是不满,“我不能随意出去,他也不能进后宫来。”

  寒意瞧她那惹人怜爱的样子,伸手捏捏她的小脸,“你呀,整天想着他做什么。我的笄礼快到了,你只比我小三个月,想来,陛下也该为你指婚了。”

  “我想要嫁给表哥。”闻昭大胆说道,“若是我去求父皇,你说,父皇会答应吗?”

  当然不会。

  寒温是皇帝重点培养的臣子,他当然不会为了女儿的私心,而断送寒温的前程了。

  “你说,父皇想要把我许给谁啊?”

  寒意看看她那双如鹿眼一般清澈灵动的眼睛,安慰她道:“你放心。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虽然不善言辞,但是待你极好。”

  “你知道是谁?”闻昭急切道。

  寒意回神,摇摇头,搪塞道:“我猜的。”

  “公主,寒小姐。”福安姑姑进了内室来,“皇后召寒家小姐过去。”

  “母后?”闻暇吃了一惊。

  寒意起身,答“是”。心里半是紧张半是窃喜。

  没想到还会柳暗花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案王妃:穿成团宠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