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为老不羞
韩雪霏2020-01-02 13:123,757

  从未坐过轿子的梦十三随着轿辇晃晃悠悠地,甭提有多惬意啦,还未入城便睡着了,要不是城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咋得她惊跳起,大约是能一路睡到镇南王府的。

  隔着轿帘听到宋昭远一声轻轻的叹息。

  “什么,老不羞又成亲?”梦十三从轿子里跳出来,被宋昭远摁也摁不住,索性攥住她一只胳膊将她拎了起来,搁在马背上。

  呃。这妥妥地就在他的怀里啊。

  她心头一个猛地激灵,再不敢动弹,小猫似地窝着。

  一抹阴云从潘蓉蓉的脸上掠过。

  今日的汴梁城无比 的闹腾,几乎每条街都有嫁女娶媳的,吹吹打打鼓乐喧天,梦十三于宋昭远的怀里伸出颗脑袋来,看到顺风顺水他们得了不少喜饼,乐得合不拢嘴。

  汴梁城的热闹劲就来自于皇上替十九皇叔选秀女。

  老不羞刚刚娶的第六十七位小妾,没两天新娘子静雯姑娘便死了,正憋着娶第六十八位,奏请皇上赐婚呢。

  国舅爷兼太师高守义给皇上出了个主意,索性一步到位,为十九皇叔娶满百位,省得一次次地赐匾多麻烦。

  老不羞这是喜出望外啊。

  一掐手指头,尚需要三十三位小夫人。

  都说皇上选妃万里挑一,老皇叔选秀女,怎么地也得来个千里挑一吧?

  这个差事就交到了汴梁府尹的手里,一个月之内须得凑齐三千三百位秀女来给老皇叔挑选。

  别看这老皇叔一大把年纪了,可还挑剔得很,就得年轻貌美的姑娘才行,还必须得按天干地支五行八卦来挑,八字不合的不要,五行不全的不要,面相不佳的不要,看这势头倒比皇上选秀还要摆谱。

  府衙早贴了公告,要汴梁城的百姓“自荐”。

  老不羞的声名可是臭了大街了,不仅老百姓人心惶惶的,就连达官贵戚也害怕攀上老皇叔这门亲毁了自家女儿,都赶着娶妻嫁女,满城的鞭炮声乌泱泱的。

  宋昭远忽而在梦十三耳旁说道:“你不是想要本王帮你讨公道么,这可是个上好的机会。”

  “真……”梦十三一激动仰起头来,正正打在宋昭远的下巴颌上,疼得她吸了一口气。

  悄然斜眼觑去,那人却是一脸云淡风轻。

  梦十三不禁暗自嘀咕:下巴打头,究竟哪一个更疼?

  “呃,蓉蓉明白了,昭远哥哥的意思,是让梦十三混入中山王府去?”

  潘蓉蓉好不容易插上了话,斜眼瞧着梦十三窝在宋昭远的怀里那一副舒适惬意的样子,心国一股子醋火直往头顶上冒。

  “你确定不会鸡飞蛋打赔了夫人又折兵?”

  宋昭远微微一笑,未答。

  潘蓉蓉话音刚刚落下就懊恼不已,把梦十三比做宋昭远的夫人,岂不便宜了她?

  “切,鸡能飞蛋能打,梦十三我一毫一厘都能朝老不羞算回来。”

  不做赔本买卖,这是梦十三的人生宗旨。

  从宋昭远的怀里滚下马来,毫不犹豫地朝着中山王府走去,只要能查清静雯姑娘的死因,讨回一个公道,便是刀山火海也要去闯一闯。

  “梦十三,选不上便罢,若不幸被选上,只需禀明了你是镇南王府的昭玉郡主便可。本王随即上门找老皇叔讨人去。”

  梦十三抬眼瞧了宋昭远一眼:“别只讨你家昭玉郡主。”

  宋昭远点了点头,心头忽地勾起一股暖意来。

  不知为何,这个梦十三似与他有那么一点灵犀相通。

  他是有利用梦十三之意,以老皇叔绑了昭玉郡主为由找皇上说理去,逼皇上收回给老不羞选妃的成命。

  而梦十三要的也正是解救所有与静雯姑娘一样被老不羞残害的女子。

  这一来一回的眼神里,两人自解得其中深意,而潘蓉蓉早已淹没在了醋海里,差一点咬碎了银牙,而在宋昭远的面前又不得不装做贤淑大度,末了还要赞许几句梦十三的义举。

  中山王府依山傍水而建,比梦十三进过的镇南王府还要大两倍。

  经过汴梁府尹的不懈努力,第一天便凑了三百名美人先送进了中山王府,正逐个地上报生辰八字。

  “这回可得仔细着点,别象第六十七那样弄错了生辰八字,全都得死。”

  “是。”

  梦十三听得王府的下人说悄悄话,战战兢兢的,在场登记的也是个个小心冀冀,核了一遍又一遍,生怕弄错了。

  第六十七位便是静雯姑娘,只有十六岁,而其兄嫂为了拿到钱便瞒了下来,与老不羞要的生辰八字整整差了两年,待老不羞娶进门来发现错了,恼羞成怒,便活活将她弄死了丢出府去。

  梦十三哪里晓得自己的生辰八字,随口胡诌了一个,好死不死的,竟然让老不羞相中了。

  “好好好,三百人只这一个合本王之意的。”老不羞抚着白胡须,一脸怪相盯着梦十三盯得她心里直打鼓。

  丫蛋的,简直是为老不尊加为老不羞!

  “来人呀,将这上好的肥料送入雪顶,本王今夜就要成亲。”

  “喂,我可是镇南王昭玉郡主,是被你们误捉来的,镇西王蓉蓉郡主已赶去禀报了,快放我回去。”

  老不羞伸长了脑袋象个千年老乌龟似的将鼻子伸到梦十三脸庞前嗅了半晌。

  “你是镇南王郡主?”

  一口臭气熏得梦十三止不住想作呕,避过了脸去。

  “再不放我,我哥镇南王一准领兵扫平你的破王府。”

  老不羞缩回脑袋去,呵呵呵地笑,未理会镇南王的势力,却只关心梦十三的生辰八字对不对。

  “错了,要早一天。”静雯姑娘不就是瞒报了生辰八字就被害死的么,梦十三倒是要看看老不羞玩的什么把戏?

  老不羞掐着手指头算了半晌,哈哈一笑:“早一天更好,更吉,哈哈,昭玉郡主命中带贵,好,上好。”

  “喂,早一天也行?”

  老不羞大手一挥,不容分说,梦十三已被一群婆子生拉硬拽着打扮起来,红嫁袄珠翠冠花花草草缀了一身,塞进一顶喜轿抬到了雪顶去。

  中山王府背靠一青峰,高耸入云,山下青松绿水,而越往上越是寒若冰川,直至山顶便是长年积雪的雪峰。

  那便是所谓的“雪顶”,老不羞要在那里与梦十三成亲。

  冰雪倒映着新娘妆扮的梦十三,脸庞被冻得通红,愈加显得娇艳可人。

  “就是这里了。”

  老不羞自己穿得厚厚实实的,全身裹在一件黑色的长斗篷之中,花白的胡子用金丝束起。

  金丝在雪地里折射出的光芒,如太阳光的折射同样的刺眼,刺得梦十三想流泪。

  不觉中握紧了拳头,握到所有的指节生疼,不停地对自己说:冷静、冷静啊梦十三。

  “昭玉郡主,嗯,本王真是荣幸之至。”

  老不羞苍老的脸上皱纹横生,且僵硬得连一丝颤动都看不出来,他说完“荣幸”之后长久地沉默下来,似乎也在权衡着镇南王府的厉害关系,一只手在胡子不停地捋着,在雪地里来回踱着。

  梦十三可以很清晰地听到步子踩在雪地上发出“喀吱喀吱”的声音,在这个声音的背后,另有一两声“喀吱”,很细很细,却又很明显地告诉她,他来了。

  老不羞忽地将老眼一睁,盯住了梦十三,笑道:“什么昭玉郡主,你当本王是乡下的土财主没见过世面呢?瞧瞧你这副模样,站得歪歪斜斜,走路抱胳膊甩臂的,哪里有一分半毫郡主的样子?别说娴雅高贵名满天下的昭玉郡主了,便是稍有一点头脸的大家闺秀也比你强百倍,倒好意思来糊弄本王?”

  从来只知算计别人口袋里的钱,却没算过自己的一副尊容,站没站相,走没走样,再加乞讨为生,瘦瘦弱弱的,一看就是营养不良,扮郡主能骗得过老不羞才怪。

  丫蛋的宋昭远!梦十三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是被宋昭远给算计了。

  “不管你是不是昭玉郡主,本王都看上你了。嗯,你的八字,你的面相,都与本王正相合,本王定了,就是你啦,什么样的阿猫阿狗本王都能将你养成个名副其实的王妃娘娘,呵呵呵。”老不羞忽地从黑色的斗篷下擎出一根铁丝,一步步朝着梦十三而来。

  梦十三的血脉一下子喷张,咬紧了双唇,圆睁了眼紧紧地盯住了那根铁丝,一步步地退。

  铁丝颜色暗沉,带有点点铁锈,很显然便是害死静雯姑娘的凶器。

  “不,不是要成亲吗?”

  老不羞走得缓慢,轻声笑道:“不错,是成亲,本王要取你的血喂蓝优昙,等开花便成亲。上一个新娘欺瞒本王错报生辰八字,差一点毁了本王的蓝优昙,死有余辜。”

  “什么?”梦十三失声惊叫,身后的积雪颤了一颤崩了一角。

  “咱俩八字不合啊不合!”

  老不羞急忙伸手制止:“安静,嘘,安静。你就安静地受死吧,本王尽量下手利索一些,很快就不痛了。”

  原来这雪峰是怕震的,梦十三越发叫得大声,震得自己也两耳发麻。

  已经开始有一些大块的雪从山上崩落,老不羞急急忙忙挥动铁丝,梦十三转身朝着先前听到细微的“喀吱”处逃去,逼得宋昭远不得不出手相救,

  老不羞虽然上了年纪,但此时却显露出了强厚的功力,眼看着就要捉住梦十三了。

  而身后的雪山已是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只见一袭青衫在半空中不停翻滚着一把拽住梦十三飞身出去。

  “原来是宋昭远,哼,算计好了利用这不知哪里淘来的笨婆娘用气声震崩雪山,想和我同归于尽,若不是我练就一身功夫,今日就真遭了你的道了。”老不羞也被铺天盖地倾盆而下的冰雪追着奔命,最后滚进了一处山凹里,算是躲过了被积雪淹没的命运。

  雪山肆虐着翻滚着漫天飞舞着,渐渐平息,宁静而庄严,象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

  那种静,令梦十三觉得害怕,她茫茫然站着,眼前只有白雪皑皑,和冰凌散发出的清冷的寒光,没有宋昭远的踪迹。

  “王爷,你在哪里?”

  她注视着雪之上天之外,那里白云朵朵,蓝得没有一丝杂质。

  可是,人世间竟有如此多的丑与恶,是她心里的大算盘珠子怎么也算计不到的。

  “本王在此。”宋昭远就在她不远处的一处岩石边荦荦而立,青衫已被冰划破,在风中飘摇。

  她奔了过去,一滴泪顺着面颊落下,凝成了冰凌。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成事不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养不成的梦十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