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成事不足
韩雪霏2019-07-25 10:063,370

  雪崩似乎并未引起汴梁城太大的反应,毕竟梦十三那一点微弱的声音还不至于引起山崩地裂的效应,只是填了中山王府的几处酒林肉池罢了。

  宋昭远上奏参了十九皇叔一本,告十九皇叔纵奴行凶强抢昭玉郡主,而十九皇叔反告宋昭远设计陷害,图谋他的万贯家财。

  “若不是本王还没有眼花耳昏认得了金镶玉,恐怕这把老骨头就折在令妹的手里了。”

  “昭玉郡主已蒙圣恩册封德妃,待守孝期满便入宫伴驾,何来入中山王府之说?就是被老皇叔强娶豪夺了去的。幸得舍妹机灵震毁了山雪这才保得冰清玉洁之身,否则他日如何还有脸面随王伴驾?便是镇南王府也没有脸面于我朝立足了。”

  宋昭远力陈选秀之弊,请求立即停止搜刮民女,而十九皇叔则继续倚老卖老,只说君无戏言,皇帝答应了他这老叔叔的三千三百名美女还差三千,不能不做数。

  皇上闭目斜靠于金銮殿上听他二人争执半晌,忽地睁开了龙眼,说道:“昭玉郡主这么厉害?”

  宋昭远与老皇叔面面相觑。

  这哪跟哪呀?关注的重点不对好吗?

  龙颜微微一颌:“朕有些迫不及待要宣昭玉郡主入宫了。”

  宋昭远的心顿时凉嗖嗖的。

  没想到老皇叔比他更着急,摇头摆手地说道:“启禀皇上,昭玉郡主命中贵气太甚,与龙命对冲,还须打磨些时日,令她八字与龙命相合了方才能行。”

  龙须一拈,沉吟良久,下了圣旨,令宋昭远立即将昭玉郡主送入寺院去吃斋诵佛。

  “启禀皇上,家母于府中设有小佛堂,每日诵经千遍,舍妹可随母吃斋诵佛,以合龙命。”

  “唔,准了。”

  昭玉郡主算是皇帝看中的人了,对于老皇叔强抢昭玉入府,皇帝非但没有半点责难,却还似安慰地又赏了他许多金银财宝。

  三千三百名秀女,皇令暂且作罢。

  却又没有阻止老皇叔娶剩下的三十三名小妾,至于他怎么凑足百妾之数的,皇帝也不想多管。

  这还不是变相地让老皇叔千里挑一的嘛,三千三百名秀女从明里变成了暗里的了。

  宋昭远若是再纠缠此事,则很容易引火烧身,可能立即就输掉昭玉,因而只好闭口不言。

  宋昭远算是输得底掉,脸黑到鞋面上。

  在宫门口老皇叔一腿迈进轿辇,又回过头来笑呵呵地冲着宋昭远直乐。

  “小老弟啊,可别再送个假郡主去吃斋念佛哦。”

  宋昭远不想理,老不羞索性屁颠颠地凑上前来,说道:“小老弟适才在殿上犯下的可是欺君之罪呀。”

  宋昭远转了方向,老不羞又跟了过来。

  “小老弟,真郡主您留着念佛,假郡主本王喜欢,就送与本王如何?咱们做个交易,三千三百名秀女本王都可以不要,就要这一个假的,你看如何?”

  三千三百名秀女换一个梦十三!

  这个老狐狸明明已经识破了梦十三不是昭玉郡主,却又不肯说破,瞒下了宋昭远的欺君之罪,还以八字不合为由替宋昭远挡住了立即着送昭玉入宫之危,打的就是梦十三的主意。

  “小老弟,你信不信本王准保将她养成个真郡主?不不不,本王养的只能是王妃,中山王妃,哈哈哈……”

  “老皇叔如何就断定她就不是本王亲妹?”宋昭远淡淡然一笑,“老皇叔以为本王会拿命去救一个可有可无的假货么?”

  老不羞一愣,老树皮子似的脸上颤了几颤,一时无法判断宋昭远话中真假。

  雪峰之上可是命悬一线,若果然是个假货,宋昭远怎么会迎风而上拿命相搏?可要说是真的,那与传说中的昭玉郡主相差的不止十万八千里。

  老不羞很快返回神来,绽开了一脸老树皮,笑道:“不管真假,本王都喜欢,真的更好哈。”

  “老皇叔别忘了,皇上已册封昭玉为德妃。”

  皇上相中的女子,老不羞也敢觊觎?

  “您那位昭玉郡主好是好,就是太皮了点,精了点,不是皇上喜欢的菜,本王再给他添点油加点醋,没准进宫头一天就废了,到时候还不是进本王的盘子上本王的桌?”

  皇帝对于这位老皇叔的确是言听计从,宋昭远似乎已经看到昭玉郡主入宫后的悲惨命运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将自己的妹妹送入火坑。

  “老皇叔走好,不送。”宋昭远冷着脸,轻轻扶了一下老不羞的轿辇,轿杠已被捏出一道裂痕。

  走出二三十步开外,只听得轿杠“喀嚓”一声断裂,老不羞惨呼一声,滚出轿辇趴倒在地上。

  “王爷、王爷。”

  无疾领着梦十三迎上前来,宋昭远只斜斜地瞄了她一眼。

  若不是梦十三这一副站没站相走没走样,又怎么这么快就被老不羞识破?

  当他发现老不羞选秀女用的是天干地支五行八卦便觉得其中大有奥妙,哄着梦十三混入中山王府并非只为了替静雯姑娘讨公道,而是那传说中吃人血的蓝优昙。

  十年前他便对于蓝优昙吃人一事有所风闻,也曾对一再娶妻又人丁稀少的中山王府充满了好奇。

  这些女子被娶进王府都如同石沉大海,娘家人没一个能见到女儿的,也有人曾上汴梁府状告老不羞,但都不了了之,没有人知道这些女子究竟去了哪里。

  老百姓纷纷传言老不羞养了一株噬人血的优昙花,但并无实据。

  宋昭远曾经与镇西王潘驱风一道另一面山岭潜入青峰一探究竟,然而一无所获。

  后来他随父出征,也就将这事暂且放下了,却不想班师还朝一进城门便遇着老不羞又奉旨成亲,重又勾起了他的疑虑。

  静雯姑娘出了事,梦十三急于替她讨公道,正好利用她进府。

  在雪峰之上,老不羞的言谈之间的确透露出了他以十八姑娘之血养蓝优昙事实,而且必得符合某种天干地支五行八卦的命数才行。

  要不是梦十三太着急闹了那么一屉引起雪崩,他已跟着老不羞找到那什么蓝优昙了。

  再不然,他也可以讨要昭玉郡主为名,领着他的宋家军找上门去,大张旗鼓地搜山寻花,怎么地也要将蓝优昙搜出来不可。

  只有毁掉蓝优昙,才能阻止老不羞继续残害更多的无辜的女子,牺牲一个梦十三并不为过。

  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梦十三,生生地就将他的如意算盘给毁了。

  宋昭远更恼恨的是自己,千钧一发之时,竟然毫不犹豫地跃身而起救了梦十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会将所有的大仁大义都抛诸脑后,心里只剩下一个梦十三。

  “地有优昙,化血而重生,是为百命千岁乃至万年。”

  传说中的蓝优昙,是能让人长生不老的仙芝灵药,噬血而生长开花,难道老不羞养了这样一株仙花?

  要喂多少少女的鲜血才能供一个老不羞长生不老?

  “蓝优昙?”梦十三有些迷茫,在雪峰之上似乎听到老不羞说什么蓝优昙,但具体的是什么,究竟在哪里,不得而知。

  “天地良心,我梦十三绝非贪生怕死之辈,可让我喂什么蓝优昙当花肥,我才不干咧。”

  “你不当花肥难道让更多的静雯姑娘去当?呃不,静雯姑娘连当花肥的资格都没有,只配被老不羞弄死了丢弃在乱葬岗喂乌鸦。就你这样,还口口声声要替静雯姑娘讨公道,公道就在雪峰中,请问你要如何去讨回来?”

  梦十三一怔。

  “我、我只知道,命都没了,什么公道都没有用,亏本生意……”

  亏本生意不做,这是原则。

  对于一个叫花子来说,每天伸手能讨到炊饼,那就是一本万利的事情,总不可能倒贴炊饼吧?

  宋昭远又瞄了梦十三一眼,就这一副只为自己精打细算的财迷样,老不羞凭什么说一定能将她养成中山王妃?

  不,本王就得将她养成郡主,娴雅静淑的昭玉郡主,未来的德妃娘娘!

  “不,我不去了,敢情都是要喝人血的,那我赔大发啦。”

  梦十三抹头就跑,被无疾一把擒住了后脖领揪了回来。

  “想跑?晚啦。”

  “入宫当德妃娘娘,或是入中山王府当老不羞的小夫人,随你。”宋昭远冷得比雪峰上的冰凌还要刺骨,“入宫,就先跟本王回府,否则本王可以即刻送你去老不羞那里,他将你喂蓝优昙或是喂王八,本王一概不理。”

  梦十三心里的算盘珠子拨得咚咚咚。

  二选一,当然是先跟宋昭远回镇南王府来得上算些。

  这买卖怎么就透着一股子亏本的劲头呢?

  梦十三恼恨地白了宋昭远一眼,自打从西城门见着他第一眼起,便处处的不利,亏得一塌糊涂。

  “宋昭远,我与你八字不合,犯冲!”

  “不需要与本王相合,与皇上相合就行。”

  宋昭远的双唇微微向上一勾,露出一抹冰凉凉的似笑非笑,好端端地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让她撞上他的战马来?

  既然撞上了,她就注定要成为他手中的棋子,不为昭玉郡主也要为天下女子,不是送入宫中也要送去喂优昙,别无选择。

  必须好好地将梦十三养成一个让皇上一见就欢喜的万人迷。

  无论如何,他总不能输给老不羞呀。

  “回府,诵经。”

  “王八蛋……”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橘生南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养不成的梦十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