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算盘珠子
韩雪霏2020-01-02 13:123,738

  梦十三觉得自己睡了似有三千年那么长,一股子又甜又腻的香味在鼻尖萦绕,耳朵里还传来杨九郞啃鸡腿的吧唧声。

  她是饿醒的。

  其次才是疼醒的。

  得亏了镇南王那一声疾呼,虽然枣红马来不及收势,但究竟还是稍缓了一下力道,那一蹄子踩在梦十三的后背上,愣是没将她踩成半身不遂,连根肋骨都没踩断,只是后背上留下了一身青淤惨不忍睹。

  她皱了皱眉头,微睁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却不是杨九郞那张风吹日晒粗糙的嘴脸,而是一张五官分明,眉眼俊朗,双唇红润,唇角微微上翘的脸庞。

  那是坐在高高的枣红马上缓缓入得西城门的峻冷大将军,那一颦之间的清冷,那浅浅的一弯微笑,那飞掠轻旋的一转身……

  不知道为什么,心头突然猛地一跳,觉得耳根烧得发慌。

  眼前人不仅与想像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相去甚远,还觉得,他真是好看。

  “你醒了?”

  她望着他的脸,有点痴傻,只觉得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一直望着她的那一双眸子也很好看,乌黑似矅石一般的清亮。

  往常天气晴朗的夜里,她躺在荒院里仰望一方天空,漫天星斗就如此刻凝视着她的那双乌眸。

  不知觉地瞪大了眼睛直愣愣地瞅着他。

  “完了完了,梦十三本来就爱做梦,这下全傻了。王爷你得赔,光给几个鸡腿是不够的,怎么说也得给个十两八两的才行。”

  杨九郞碰瓷耍奸讹诈惯了的,一张嘴两只手全都是油腻腻的朝宋昭远凑了过来,无疾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猛地一掇,结结实实地将他丢出了门外去。

  瞬时间哇哇叫嚷声震天响起。

  无疾冷哼了一声:“告诉你,每一只碰到我家王爷的脏手都连根断了。”

  “镇南王府杀人啦,大马踩了人不算,还杀人灭口呀。”

  无疾又冷幽幽冲着门外:“再喊,连嘴皮子片下来给王爷下酒。”

  杨九郞立即捂嘴,想了想,又急忙将手在身上揩了揩又藏到了背后去。

  这两人都是多年征战沙场的主儿,保不齐还真有杀人吃肉的习惯咧,想逃,又舍不得丢下梦十三,只得缩头缩脑地在门前徘徊。

  怎么就好死不死地进了这杀人的魔窟嘛?

  “你现在觉得如何?”宋昭远似乎并不被无疾与杨九郞之间的打闹所影响,俯身冲着梦十三关切地问。

  他靠她的脸很近,她甚至能够望得到他双眸的深处去,深褐色的眸子里一左一右映着她的脸庞。

  她舔了舔嘴唇,说了一个字:“疼。”

  “那就好。”一抹浅笑从他那双好看的双唇轻轻地浮起又逐渐漾了开去,似轻风里一朵刚刚绽放的花蕊,对着梦十三点了点头。

  无疾看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王、王爷?”

  他自幼入府又紧随宋昭远出征杀敌,自小到大真只见王爷将唇角微微勾起以示笑意,却从没见过自家王爷笑得如此欢畅淋漓,不禁又瞧了梦十三几眼,暗叹了一声:“怪了。”

  这姑娘傻里傻气的,竟然搭到了王爷哪根神经?

  杨九郞大着胆子从门外蹩进屋来,小心冀冀地不让自己碰着王爷,嘴上却又不肯认怂,嘟嘟囔囔地说道:“她说疼,你还说好?王爷的马踩了人还不讲理了?王府万贯家财赔个几两银子都想赖账不成?”

  无疾双眉一凛,对杨九郞说道:“她本来就是傻的,否则不会皮巴巴往战将的马蹄下钻。既然知道疼,就是还没有完全傻掉,大夫也说并无大碍,喝几碗药汤应该不成问题。依我看,几个鸡腿也足够赔给你们了,还想讹我们十两八两的?我不追究你们惊了王爷的爱马就不错了,再闹就剁了你喂狗。”

  杨九郞愣了半晌,一口鸡腿肉塞在口中差一点噎住:“这就把我们打发了?”

  兀自不甘心地讨价还价,“要是十两八两没有,再不济也给个二两银子吧?一两,一两也行。”有心想扯王爷的衣袖却又不敢,想想还是自己的胳膊要紧。

  王爷没有理会,只管瞅着梦十三问道:“你叫梦十三?”

  “对,做梦的梦,排行十三,就取名叫梦十三,是我从鬼街上拾来的,她就是个惹祸的傻丫。王爷您多少赏些铜钱也是好的呀……”

  杨九郞倔强地不肯放弃讨价还价,依然没有得到王爷的回应,恨得他跺脚嘀咕了一句:“瓷做的耗子琉璃的猫,粉渣渣都不带掉的。”

  “你说什么屁话?信不信我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无疾心头怒起,盯着杨九郞看得他心里头发毛,赶紧的捂嘴,敢情哪吒转世的不是王爷而是无疾。

  王爷很久没有说话,大概觉得梦十三这个名字有点奇怪吧,只是瞅着梦十三的眼神里多了一些怜惜。

  “你多大啦?”

  梦十三想了一想,说:“十八吧应该。”

  她想不起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自己究竟多大年纪,杨九郞说象她这般花一样的姑娘家,应该就是十八岁,于是这三年来她年年都是十八岁。

  他摇了摇头,又沉默了许久,十八的女孩子,又瘦又弱,瞧着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不知不觉的,他瞅着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些温柔,浅然笑道:“本王的妹子,今年也十八岁了。”

  “是啊是啊,十年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乍一见还真不能够确定呐,差一点就把这姑娘当做昭玉郡主了呢。”

  无疾大概是在军中久了,练就了眼观八方耳听四面的本事,一边要忙着对付杨九郞,一边还不忘记随时回应自家主子,临了还没忘记补了一句:“蓉蓉郡主也是十八岁。”

  宋昭远眉间一耸:“打嘴。”

  无疾犹自回嘴:“打嘴她也是十八岁。”

  只是这一主一仆说得梦十三心中迷迷糊糊的,不知所以然。

  “禀王爷,镇西王与蓉蓉郡主前来给老王爷上香,小的已经请他们在西花厅入座候着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蓉蓉郡主这追男人的速度还真是神速。

  “好,先奉茶,本王随后就到。”

  宋昭远对杨九郞一拱手:“本王有客,烦劳你多加照料梦十三。明儿个自己找齐嬷嬷到账房领二十两银子。”

  无疾亦瞥了杨九郞一眼:“你叫杨九郞?王爷吩咐了,让你好生照看这位十三姑娘,照顾不周,提头来见。”

  王爷与无疾已经出了屋转了九曲十八道回廊,杨九郞还没回过神来,喃喃说道:“怎么好像梦十三成了他的人了?倒来烦劳我多加照料?这什么情况?咦,二十两!”

  杨九郞两眼放出光来,又一想:“喂,齐嬷嬷是哪个?不用等明儿个,我这就找她去。”

  梦十三也不理会他,勉强坐起身来,一把夺过了杨九郞的鸡腿,狠命地一口咬下去,滋地冒一嘴油,噎得她咳出眼泪花子。

  “瞧你这馋样,急什么,我又不跟你抢。这下好啦,拿命碰瓷换来二十两银子,吃不死你。”杨九郞一边埋怨着,一边倒是很是细心地替她拍着后背顺气,两手抹得她一身油乎乎的。

  “轻点来,疼。”梦十三叫出了猪仔子声,又埋怨道:“脏死了,叫我怎么在王府里见人?”

  疼是疼得紧,可心里更在乎的似乎是弄脏了衣裳怎么见他?

  “唉,等天黑我在王府里寻寻看有没有合适的衣裳替你顺一件来走人便是。”

  梦十三白了他一眼:“王府的衣裳哪能随便穿的?一出门就被人认出,岂不尴尬?”

  “那倒也是。好在王爷答应了给二十两银子,明儿个就给你买新衣裳。你等着,我先找那什么齐嬷嬷领了二十两银子再说。”

  梦十三刚刚咬的鸡腿骨一把朝着杨九郞砸了过去。

  “你会不会算?二十两银子还美得你?那什么破马差点踩断我两根肋骨,请医用药算不算钱?弄破了我的衣裳,算不算钱?踩坏了小多子的竹篮子,算不算钱?还有,我一个大姑娘家被他一个臭男人抱来抱去的,要不要赔我的名誉损失费?这一桩桩一件件加在一起,就二十两银子,当是打发叫花子呢?”

  呃,可不就是叫花子嘛。

  杨九郞满屋子转悠:“我瞅瞅你的大算盘在哪,咋就这么能算呢?”

  “没有大算盘,一样要精打细算。”梦十三瞥了他一眼,“我心里的算盘珠子拨得清清的呢。”

  “你整个儿就是算盘珠子,比谁都拨得清。”

  杨九郞不象梦十三,心里没有个大算盘,只能掰着手指头算,似乎二十两银子亏大了。

  “可见镇南王也是个小气鬼,他是瓷做的耗子,你是琉璃的猫,你俩还真登对。”

  “他就是瓷做的耗子,我梦十三也要啃几口瓷回来方才够数,不然我就亏大了。”

  杨九郞摸着后脑勺直叹气:“是啊,就你精,差一点把自己的命都算没了。唉,怎么就没防着小多子不听话呢,差一点连你的命都搭进去。战马蹄子底下讨条薄命回来,算是万幸了。”

  梦十三这才想起来抢新娘一事,急切问道:“静雯姑娘呢?”

  杨九郞头摇得象拨浪鼓:“这倒霉王爷将你从马蹄子底下扯出来时你都没气啦,是他抱着你直往医馆奔,那时刻大家都傻啦,哪还顾得上新娘子?老不羞的护卫又都围了上来,一会儿又有宫里的老公公来迎接什么丹书,一水的都是宫里带刀的,个个都不是吃素的,咱只能一个呼拉抄先撒丫子。我是不放心你才一路跟着来的,以为要为你收尸了呢。阿弥陀佛,你的命还真大,那一马蹄子愣是没踩死你。”

  杨九郞说的满不在乎,却莫名红了眼圈,嘟囔了一句:“不带这样吓人的,懂不懂?”

  梦十三没回答懂不懂,满心里想着那可怜的小新娘子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她有些懊悔没能按计划救下静雯姑娘,虽然那节骨眼上小多子是不能不救的,但多少在心里对静雯姑娘怀了一份歉疚。

  “唉,赶明儿再想个法子混进老不羞的王府去,看看能不能抢出个人来?”

  “嗯,先养好你的伤再说。”

  杨九郞随口应着,心里着实没底,人一旦抬进中山王府里去,要想再抢出来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时也运也,看静雯姑娘的造化了。”

  静雯姑娘的命,似乎大算盘算不出来的。

继续阅读:第四章 珍珠宝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养不成的梦十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