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赐婚圣旨
韩雪霏2020-01-02 13:123,205

  镇南王府的昭玉郡主天姿国色、温良娴雅,自父兄出征边关,她便守着母亲安静度日,从不轻易走出内庭。

  但今日却是个例外。

  镇西王府与镇南王府乃世交,潘驱风与潘蓉蓉兄妹俩与宋昭远宋昭玉兄妹俩也是自小厮混一处的,十年不见,乍一相逢分外地亲热。

  潘蓉蓉便是昨日在城楼之上亲迎宋昭远的女子,那一声“昭远哥哥”叫得人骨头都酥脆酥脆的。

  偏偏宋昭远那一身边关的血雨腥风铸就的骨头就是不识美人酥,非但没有奔上城楼去与美人来个久别重逢的相拥,却抱着个女乞儿东奔西闯地寻医问药,甚至还抱回了王府养伤,怎么不教人心头暗起几分醋意?

  “昭远哥哥莫怪,我哥他就是这性子,昨日大军凯旋之时,他死活不肯去凑热闹,说是今日特意过府来给昭远哥哥道凯旋之喜才是真心实意。”

  潘蓉蓉说话时将这“真心实意”四字加重了几分,一双凤眸与宋昭远的眼神儿几番交错,又娇羞避开去,顾盼流离之间,面颊绯红,似那春日里初开的小桃粉一般惹人怜爱。

  镇西王潘驱风憨然一笑:“昭远兄又要应对百姓欢迎,又要忙着交割丹书,我素来不爱趟热闹,昭远兄又不是不晓得。今日来,一则是给伯父上柱香,二则……”

  二则,是来向昭玉郡主提亲的。

  世人皆知镇南王府的昭玉郡主非但美貌冠绝天下,且是诗书礼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京城达贵早是踏破了府门来求亲,只是昭玉郡主一概以父兄征战未归为由婉言谢绝,为的就是一心等着心上人开口。

  这位镇西王潘驱风与他的妹妹蓉蓉郡主简直是天壤之别,生得是人高马大的,战功也是一等一的,却是天生的薄脸皮,有心与昭玉郡主结为秦晋之好,却每每话到嘴边便咽了回去,恁是不好意思开口。

  昭玉郡主等了好些年,就等着父兄凯旋回来好为自己的婚事作主,这潘驱风上得门来却迟迟不开口,把她可急坏了,又不敢太过明显地使眼色,憋得是面红耳赤,倒把潘蓉蓉给笑坏了。

  宋昭远一双唇角勾起,浅浅一笑,知潘驱风有下文未出,却也故意地不肯说破,毕竟昭玉是他心爱的妹子,人家没开口总不能自己巴巴地着急要嫁人的。

  “天都快黑了,镇西王可还有话要说?”一边的无疾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晓得自家王爷与郡主就等潘驱风那一句话了,偏偏潘驱风是个三棍子也打不出个闷屁的主儿,叫人看着着急。

  昭玉郡主也顾不得女儿家的羞怯,眼巴巴地望着潘驱风。

  “嗯,天快黑了,昭远兄若不留饭,咱就该回府了。”潘驱风憋了半天还是没有把提亲的话说出口,气得昭玉直跺脚,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显得太着急,只得苦笑着来瞅她哥哥。

  宋昭远却依旧是气定神闲。

  在边关时父王与他聊起家常,也曾提过潘驱风,晓得他是个实心眼的孩子,两家原本就是通家之好,更有意将女儿嫁他,只等着班师还朝就将喜事办了,如今宋昭远理所当然要实现父王的愿望。

  只是,这个口必定要等男家来开才是,没有女家上赶着要嫁的理儿嘛。

  “唉,镇西王爷真好耐性子。”无疾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说真的,西王爷您要敢提亲,我家王爷便敢让郡主嫁。我家老夫人早说过了,老王爷不在了,镇南王府一应事物皆由王爷作主,包括郡主的亲事。咱镇南镇西两府乃是世交,您还有什么话说不出口的?”

  无疾自幼随两代镇南王征南战北的,是军中副将,实际上与宋昭远亲如兄弟,在镇南王府的地位有些特殊,倒好似半个主人,说话也随意得多。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镇西王憋了一脸通红愣是不开口提亲。

  潘蓉蓉笑着,一双凤眸顾盼流离间,似有意无意地落在宋昭远的脸上。

  等一句话的,岂止是宋昭玉一个人?她等宋昭远的一句话也等了很多很多年了,而他又不似自己的兄长那般只是嘴笨说不出口,却是着实的看不明白他的心思。

  当年她只是个七岁小娃的时候,就踮起脚尖正儿八经地盯着宋昭远,对他说出非他不嫁的豪言壮语来,而他抹头就跑,她便冲着他的身后喊:“你总会回头求我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仍未等到他回头来求,而十八姑娘却再不敢如七岁时那样简单大胆地喊着要嫁他了。

  潘蓉蓉的笑脸之下,于心底里暗暗地叹息,自己兄妹二人与宋昭远兄妹二人,都是如此这般的纠结,痴缠不清。

  “我,我……”潘驱风犹豫了半晌,终于开了尊口,“昭远兄真的不留我们用晚膳么?”

  “嗨……”无疾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

  昭玉郡主满怀希望瞬间破灭,又气又恼又羞,撇下了众人奔出西花厅。

  “等一等,昭玉,我,我今儿个来,就是来提亲的。”潘驱风一着急,终于说出口,“昭玉郡主若不嫌弃在下,乞请结为百年可好?”

  “好!”宋昭远闲闲地等了这多时,终于一个朗声叫好,满堂喜庆,长兄为父,当即便作主定下了妹子的终身大事,只待报内庭佛堂里的老夫人知晓便可。

  “驱风兄,我这妹子金贵,一应礼数可不能少哦。”

  不待潘驱风回答,无疾便笑得合不拢嘴来,说道:“两娶两嫁,亲上加亲,敢情两府都得办喜事,不如咱就合一处做礼,一模一样做两份,倒也省心。这就说定了哦,等老王爷的孝期满了就相互下聘了。”

  “无疾说的极是。”潘驱风与宋昭玉这才没怎么呢,立即就夫唱妇随起来了,忙着撮合起宋昭远与潘蓉蓉。

  潘蓉蓉又是一道红晕上脸,悄然瞄了宋昭远两眼,却是无甚表情,亦不置可否,倒教她心里有些不上不下的。

  “圣旨到。镇南王世代忠良,镇守边彊,抵敌千里,是为国之栋梁,今赐东海夜明珠一颗,黄金五十万两,帛八千匹,丝绸五千匹,以昭天下。昭玉郡主温良娴淑,品貌端庄,擢封德妃,择吉日入宫伴驾。”

  宋昭远捧着圣旨,久久未返过神来,宣旨的何公公连咳了几声,方才叩首高呼:“谢主隆恩。”兀自呆头呆脑醒不过神。

  这宣旨的公公倒比下战书的敌卒来得教人猝不及防。

  得亏无疾机灵,忙上忙下地招呼何公公,又封了百两银子奉上,这才将何公公打发了。

  皇上对镇南王府可谓不薄,皇恩浩荡,而金银财宝丝帛绸缎之外,最好的恩赐就是让镇南王家的女子成为皇妃。

  尚未入宫直接封妃,这是前所未有的殊荣啊。多少达官贵戚梦寐以求,又有多少女子孜孜祈盼?许多女子入宫自小才人做起,熬到死也没混到妃位呢。

  “皇上都七老八十的了,谁要嫁给他嘛?”昭玉郡主顿时花容失色,也顾不得出言不逊犯了忤逆之罪。

  潘驱风犹自不甘,说道:“许婚在先,圣旨在后。昭远兄,难道你要悔婚?”

  无疾自幼跟着主子征战南北,见多识广,脑子也机灵,忙上前为主子打圆场:“不还未报与老夫人定夺么?不做数的。”

  “父在从父,父死从兄。昭玉只当是兄长已经许了人家终身。”昭玉说着,红了眼圈儿。

  “抗旨不遵,轻则削职夺爵,重则诛灭九族。悔不悔婚的,郡主怕是都与镇西王爷无缘了。”

  “就算驱风与令妹此生无缘,昭远兄又何忍毁了令妹一生?”潘驱风面色阴沉,颤着双唇说道:“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圣上已是年迈,他日龙御宾天,谁知令妹能逃一殉否?”

  依照朝中惯例,一旦皇帝驾崩,必得选其左右妃嫔殉葬,宫中那些没有子嗣的妃嫔人人自危,昭玉入宫之后若是不能迅速生下龙子,恐怕难逃殉葬的命运。

  昭玉闻言哭着奔回内庭里去。

  “昭玉,等等我。”潘蓉蓉想了想,追着昭玉也去了内庭。

  圣旨难违,潘驱风绝望得差一点一口血没吐出来,酿酿跄跄地出府去。

  只剩下宋昭远一个人捧着圣旨站在前庭中央,脸黑到了鞋面上。

  “这都哪跟哪嘛!”无疾一脸哭相,有点后悔刚刚自己那么热心地逼迫潘驱风开口,怂恿着王爷当即便定下亲事,搞得现在骑虎难下。

  宋昭远很想一脚踹翻面前堆成山的赏赐,这些既是犒赏,也相当于昭玉郡主的聘礼,在他刚刚亲口将妹子许配给镇西王的大喜之时,一纸圣旨将这一切砸得七零八落。

  一入宫门深似海,更何况皇帝已过花甲之年,就算没有潘驱风这一茬,宋昭远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妹子一生葬送在那看似繁华似锦的囚笼里。

  “入宫尚有一搏,倘若抗旨不尊,则倾巢之下绝无完卵。”宋昭远捧着圣旨似捧着催命符一般,觉得朝上比沙场的厮杀还令人头疼万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养不成的梦十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养不成的梦十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