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人间极品
韩雪霏2020-01-02 13:123,369

  梦十三掐着手指头来回倒腾地算着,宋昭远离开王府已是第六天,毫无音讯,无疾也不见踪影。

  王府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安定,除了古先生一如既往的抚着渭城曲之外,瘦嬷嬷也似没有心思管教于她。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躲过了家丁的巡夜,避过了大小嬷嬷的盘查,又编在大套的谎话糊弄得守门丁开了小门放行,这一路下来可算是顺风顺水。

  出了镇南王府,连空气呼吸起来都觉得顺畅得多。

  刚刚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兜头一个麻包覆了上来。

  “哎哟妈。”

  梦十三来不及喊救命,已被人装进麻包里扎紧了扛在肩头,那一路颠颠簸簸颤颤巍巍,只觉得越来越闷身子越来越冷,那种感觉似曾相识。

  “张头,果然如你所料,不枉咱们这么日子守株待兔风餐露宿的。”

  麻包被丢在地上,将梦十三砸得晕头转向,耳边只听得另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

  丫蛋的,还真如宋昭远说的,前脚出镇南王府后脚就落到老不羞的人手里头。

  这倒霉催的老不死的东西。

  “我乃镇南王府昭玉郡主……”

  麻所捂得她的叫喊声含糊不清,但却很清晰地听到外边人的回应。

  “呵呵呵,哈哈哈……”

  “嗯,就囤在此洞中吧,先不忙着禀报,否则功劳又被李头抢了去。每回出工出力的都是咱们,好处都是李头领,他吃肉也不捎带着些汤水给咱们,忒不是人了。”

  “张头说的极是。”

  那嘶哑的声音又说:“封山已六日,宋昭远也该露头了,否则饿也饿死他。”

  “是啊,待咱们寻着了宋昭远,将这女子一块儿去向王爷领赏,必有我等的大好处,这些年辛苦也没白费。”

  什么,宋昭远这些天就被困在这雪峰里了?梦十三觉得自己快要闭过气去。

  都说宋昭远身经百战勇往无前,没想到竟然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唉。

  人声与脚步声渐渐远去。

  看来这些人还真是将她象货物一样“囤”在这所谓的风铃洞中了。

  苍天哪,土地呀。

  又扭又蹦哒半晌,听到另一行脚步声渐行渐近。

  “李头,我就说张头他们弄了女子回来不会立即禀报的嘛,您看,就囤在此处。”

  感觉到一人踹了她两脚,止不住咒骂连天。

  “快,将她弄走,囤到风铃洞去。”

  梦十三晕头晃脑被人扛着一路七颠八簸,然后“噗”地一声又被丢弃在又冷又硬的地上,然后拍拍手一走了之。

  这是被人黑吃黑了。

  丫蛋的!梦十三又闷又饿,头昏眼花,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耳旁只听到哗啦啦叮铃铃的声响,一股穿堂风穿透麻包,刺骨冰寒。

  “我怎么就这么衰?”从前与杨九郞他们在荒院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多么的惬意舒适,要不是该死的宋昭远……

  “不是你衰,而是你不听本王言,吃亏在眼前。”

  世间似乎静音了那么一瞬间,梦十三忽然跳了起来,这声音,这口气,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嘛。

  当麻包被解开,露出她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见着宋昭远的冷脸时,那一霎她认定了全天下最最可爱最最动人的脸庞非宋昭远莫属。

  宋昭远只管解了麻包口,也不帮着她出来,撂下她扭头就走。

  “王爷,等等我。”此刻的梦十三已经顾不得许多,只管厚着脸皮猛追,而老不羞的人也跟在身后奋起直追。

  两拨人马相相互黑吃黑,到头来鸡飞蛋打,这才联起手来,追得宋昭远只得攥住了梦十三一路奔逃。

  但到了安全地带宋昭远将她往地上一撂,又不理她了。

  宋昭远在前面快步走,梦十三在后面拚命追,气喘吁吁头痛欲裂,在麻包里被闷坏了,关键是,还饿。

  宋昭远只会偶尔停下脚步等一会儿,待梦十三靠近了就又往前走,根本没想要照顾她嘛。

  “王爷既然不管十三,又何必来救,就让十三在麻包里闷死好啦。”

  宋昭远停下脚步,斜眼瞟了她一眼:“你若不是执意要离开本王,又怎能落入贼人之手?”

  “我就是寻思着,不能白白替你卖命,败了身家反将自己折进宫里去陪老皇帝,这买卖算来算去的怎么都不合算。”

  “没有本王救你,你还有命在这跟本王计较合不合算?本王问你,这是第几次救你了?”

  呃,第几次?

  她想不清了。

  “王爷如此厉害,还不是被人困在山中整整六天出不去?”

  宋昭远眉目一凝。

  六天了,他寻遍了雪顶,没有找到蓝优昙,还几次被老不羞的人追到悬崖边缘,是无疾现身将他们引开他才脱险。

  现在无疾也失去了踪影,正是焦虑之时,又见梦十三被掳上雪峰来,还跟他大言不惭地计算合算不合算的问题,怎不教他气不打一处来?

  “我不管,王爷既然救了十三的命,就该负责到底。”

  夜幕已经笼罩了雪峰,虽然宋昭远在前,梦十三在后,她还是觉得心里慌慌的,越往雪峰深处去就越是心里没底,找着机会紧紧地抓住宋昭远的手不肯轻易放开。

  宋昭远的手明显一震,身体也是一僵,但很快甩开了梦十三的手。

  他不高兴。

  梦十三这时也不管有没有面子了,被甩开就跟着又粘上去,两只手都牢牢地攀住宋昭远的胳膊,打定了主意死缠到底,任由宋昭远怎么甩都甩不脱了。

  一路上就是一个使劲甩一个使劲缠,走走停停的,倒也不寂寞,而宋昭远自从她主动握住了他的手,便没说过一句话,眉间紧凝,问他话也不答。

  终于到了一个背风的山岩处,宋昭远好不容易将梦十三从胳膊上“卸”了下来,拨开了雪块挖了一些草根递给梦十三,然后背倚着岩石歇息。

  看他熟练的样子,在荒山野岭露宿应该是习以为常的事。

  梦十三嚼着草心,刚刚入口有一些苦涩,但多嚼几次却另有一股子甘甜与别样的馨香溢满舌尖。

  她望着他,想着,年少的宋昭远便与他父王领军出征,常年戍边的艰苦卓绝,他所遭受的苦楚一定难以言说。

  他的年纪比她并大不了几岁,虽然贵为王爷,却也有无尽的烦苦在煎熬。

  其实他与她一样,都是可怜的孩子啊。

  想着想着,梦十三鬼使神差似的,仰首朝着宋昭远灿然一笑。

  谁知宋昭远明明看到人家对自己笑,却将那双好看的眸子转向别处去了。

  梦十三已经开始习惯了他的冷漠,也不在意,自己挖草根裹腹去。

  好死不死的,嚼了两口,还被噎了个半死。

  宋昭远将雪挤化了在草叶上,默默递上,梦十三大口喝了一口又被呛着,捂着嘴咳嗽不已。

  宋昭远看着她真是哭笑不得,心想,这是每日在大街上讨生活的叫花子吗?怎么比自家在王府里养尊处优长大的昭玉妹妹还要娇气?

  待梦十三喘匀了气,见宋昭远双眼直愣愣地看着她发呆,不由地火冒三丈:“看什么看?知道人家噎着了也不懂帮忙拍一拍。”

  “拍?怎么拍?拍哪里?”

  惊奇地瞪圆了那双好看的眸子,仿佛人间极品。

  这回梦十三彻底傻眼了。

  这俩半斤八两的好吗?

  “梦十三,你好好呆在本王府中,走走路听听琴练练舞,有那么难吗?”

  梦十三重重地点头:“难。”

  “比饿着肚子讨炊饼还难?”

  梦十三又重重点了一下头:“难。”

  “本王以为梦十三是一个不轻易服输的人。”

  梦十狠狠嚼了一口草根,说道:“梦十三没有服输啊,不过就是觉得不合算的嘛。即便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却将自己未来的自由折进去,梦十三觉得还是亏了呀。”

  末了还补充了一句:“王爷您是知道的,梦十三从不做赔本买卖。”

  宋昭远彻底无语,也不想再理会她。

  她赔不赔本的他才不管,重要的是他能不能在老皇叔以及眼下把控朝局的高太师等人之中挣出一方天地来,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而且还不能把自己的昭玉妹妹输掉,这才是宋昭远目前所关心的。

  只是,他很懊恼自己总在不知不觉间,为了这个完全不照牌理出牌又总想着赢钱的梦十三而打乱了计划。

  无论如何这一次将她弄回镇南王府去,一定要将她好好打磨成该有的样子。

  “歇够了再回风铃洞去。”

  宋昭远自语,双眸却是异常空洞,不知道他望着远处何方。

  风铃洞,就是梦十三被“囤”着的地方,也是老不羞那些手下常囤私货的地方。

  “王爷是说,我们回到老不羞的眼皮子底下去,他反而见不着我们,是吗?”

  许是雪峰太安静了,宋昭远那么小声的自语梦十三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来了兴致,可惜,那木头人不配合,理都懒得理她,更别说回答她的问话了。

  其实是深深的不屑,说三个字“灯下黑”就罢了,费那么多口舌干嘛?这么精打细算的怎么没有算到多费口水也是不合算的?

  梦十三觉得好无趣,嘟着嘴继续挖草根去。

  那人竟无视她的存在,背倚着岩石,半闭着眼,仿佛偌大的雪峰就他一个人似的。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亏大发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养不成的梦十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