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密信
倚剑听风雨2021-05-19 16:423,205

  “你当大姐姐和你一样,没事就喜欢听人家墙角?”安从云被她烦的够呛,呛声道。之前一直不愿同她起争执,可眼见周韵珊越发嚣张,她实在忍不住了。

  “谁听墙角了,你声音那么大,站在屋子外面就听见了!”周韵珊不甘示弱。

  “便是屋子外面能听见,院子外面也能听见么?”安从云道,“我这院子里下人是少,可也没少到没人进来通报一声吧?你自己不声不响闯进来,不就是想要听墙角?”

  “明明是大姐姐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在休息,所以才不叫人通报,悄悄进来瞧你一眼的!”周韵珊气急,“你的意思是大姐姐故意想要听墙角的?”

  “大姐姐又没听见我方才说什么,哪里是听墙角?”安从云转向周韵灵道,“大姐姐,你可曾听见我说要去找什么叶公子吗?”

  周韵灵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从前这两个妹妹针锋相对,从来都是她在中间当和事佬,今日不知怎么,竟将她推了出来。方才确实是她没有叫人通报便进了屋,若是她说自己听见了叶公子的事,岂不就坐实了她听墙角这件事?

  于是她果断摇头:“三妹妹何时提过叶公子,二妹妹想是听岔了。”

  周韵珊心中不忿,嚷道:“大姐姐,方才咱们过来的时候,她分明说了——”

  “好了,三妹妹身子还弱,今日又出了门,想来眼下已经乏了,咱们便别再叨扰了吧!”周韵灵打断了她的话,站起身来,笑盈盈地对安从云说道,“三妹妹,你好好休息,考核那边既然你想去,我明日便同夫子说一声,再让人将这一个月的功课笔记给你带过来,你在家中温习也是一样的。”

  “那我就先谢谢大姐姐了。”安从云脸上也堆起了笑,“我腿脚不便,就不送二位姐姐出门了。”

  “你歇着便是。”周韵灵柔声道,说罢便带着丫鬟往外走去。

  周韵珊气呼呼地站在床边,瞪着安从云。安从云不待她开口,便说道:“大姐姐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跟过去?我这屋子里可没有什么好吃的,倒是大姐姐把放出带来的点心又带走了,你快些追过去,说不定还能吃到两块,省得见着那点心给了别人就酸溜溜的。”

  “你——”周韵珊气愤不已,指着安从云,半晌没说出话来。

  安从云索性在床上转了个身,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周韵珊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将恼火压了下去,在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来:“你先不用得意,现在外面都传开了,说你勾引叶公子私奔不成,羞恼之下跳崖自杀!大姐姐心善,只对夫子说你身子不好,不能参加考核了,就是不想让你在别人面前丢脸!你倒好,还非要去学堂,到时候旁人议论起来,我看你怎么收场!”

  “我有什么不好收场的?”安从云悠悠说道,“旁人的议论与我何干?再说我听说当日知道此事的人都被封了嘴,按理说也就只剩你和大姐姐知道原委了,怎地能够传出去?想必此时大姐姐还未走远,要不我叫玲珑请大姐姐回来,问问大姐姐是不是她在外面说漏了嘴吧?”

  听了她的话,周韵珊有些心虚了。当日此事一出,诚意伯夫人当即下令封锁了消息,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若是真的传开了,对其余两个女儿的声誉也不好。

  周韵珊与周韵宁一向不睦,知道她并没有摔死之后,心中一时松了一口气,又恨她做出这样离经叛道的事情来,于是便同自己的贴身丫鬟抱怨了几句。后来不知怎地这事便在外头传开了,她问了自己的丫鬟,那丫鬟指天发誓说自己并没有外传,她虽不信,可也没什么证据,怕被诚意伯夫人知道了之后生气,于是便再三叮嘱那丫鬟,叫她万万不准再提此事。

  此刻听安从云说起来,周韵珊生怕她真的找来周韵灵对峙,于是也不再争一时口舌之快,带着丫鬟匆匆离去了。

  打发了聒噪的人,安从云在床上翻过身,平躺着看自己头上的纱帐。

  这纱帐同屋子里所有的东西一样,看着有些年头了,从前兴许是嫩绿的,如今那绿就仿佛蒙上了一层灰,看着暗沉沉的。

  “玲珑!”她叫道。

  “小姐,您要喝水吗?”玲珑就候在一旁,听见唤声,连忙走了过来。

  安从云摇头,指着一旁装首饰的匣子:“你明天找个由头出府去,把里面那两套头面拿到首饰铺子里熔了,能换多少银子就换多少。”

  玲珑吓了一跳:“小姐,您要银子做什么?您就只有那两套能戴出去见人的头面,若是都熔了,往后您出门的时候戴什么?”

  “你家小姐花容月貌,就算戴一支素钗也掩盖不了,况且那金子头面忒俗气了,戴上反倒显得庸俗。”安从云道,“你听我的,明天拿去换了银子,再往城东去,那里有一家挂着红幡的兵器铺子,就在陈记火烧旁边,你去兵器铺子里,不要听伙计废话,直接去里间,把挂在墙上上数第二排第三个的弓买回来。”

  玲珑听得目瞪口呆:“小姐,您……要买弓做什么?您怎么知道那里有间兵器铺子的?为什么要第二排第三个?”

  “我当时要死了,有个神仙救了我,告诉我一定要买那张弓,买了之后就发财了。”安从云信口胡诌道。

  玲珑听了,却深信不疑。当日小姐跳了崖,那悬崖深不见底,她往下一瞅腿都软了,人人都以为她不可能还活着,谁知小姐被抬回来之后,虽然浑身都是血,最后还是救了回来,这不就是神仙保佑么?

  于是她不再纠结往后有没有首饰戴的问题,郑重地点头应下了。

  “还有,那两个头面怕是当不了多少银子,若是那伙计不卖……”安从云上下打量了玲珑一番,“你长得好看,他要是不肯卖你,你就想想伤心事,憋出几滴眼泪来,装可怜求他就行了。”

  开兵器铺子的,是她父亲军中的一个百夫长。那个百夫长帮她父亲挡了一箭,从马上坠下来伤了脊柱,双腿一点知觉都没有了,被送回了长安城,在城东开了一间兵器铺子。

  后来她的父亲死在了匈奴的剑下,她拼死夺回了父亲的尸首,斩了匈奴首领的头。她扶柩回京,本想着将父母葬在一处之后,便重回北疆,替父亲守住疆土,可皇上一道圣旨将她困在了长安城,至死也未曾再回去过。

  她留在长安城的那两年里,经常去探望从前跟着父亲的那些将士,与他们便也熟了。那个百夫长去年冬天的时候去世了,留下兵器铺子给了自己的儿子。他儿子叫杨烁,比安从云年长了两岁,长了一张憨厚的面庞,却是个油嘴滑舌、怜香惜玉的性子,没少因为嘴上占便宜而被她揍。

  他虽然嘴巴碎了些,打造兵器的手艺却是一等一的好。安从云早早便相中了他打的那张弓,无奈拿在手中觉得太轻了些,便一直没有买回来。如今她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周韵宁,那弓用着倒是正合适了。

  安从云吩咐完玲珑之后,便推说自己乏了,把她赶了出去。

  待屋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坐了起来,将靠在床头的枕头挪开,掀开被子,露出下面一个小小的暗格来。

  她刚醒过来的时候,因为身上有伤,所以不得不整日躺在床上,无聊中她发现了这个小小的暗格。

  安从云在四个角上按了一遍,暗格上面的盖子就左右分开了,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来。

  暗格里面整整齐齐地码着一沓书信,信封泛黄开裂,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周韵宁大概从未发现过这个暗格,信封上封口的火漆还在,只是已经十分黯淡了,上面的钤印安从云仔细端详过,一圈缠绕的枝叶组成了一个圆形,中间是两把交叉的剑,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印章。这些信笺她拆开了两封,里面却只有一张空白的纸。

  书信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盒子,上面有一把铜制的锁盘,七个锁盘都可以转动,上面各有七个数字。安从云这些日子就一直在想办法将这个盒子打开,她曾想过要将盒子砸开,又怕破坏了里面的东西,所以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去一个一个试。

  这些东西肯定不是周韵宁的。诚意伯府如今虽只是伯府,可从前祖上也是辉煌荣耀过的,这宅子就是先祖当年赏下来的,一直传到了周韵宁这一代。这些东西,不知是不是这院子从前的主人的,只是藏得这般隐秘,不知是有什么秘密。

  安从云转了半天,那锁纹丝不动,她不由的有些泄气,于是放下了盒子,又拆了两封信。

  里面还是一样的白纸,只不过新拆出来的那信里面有两页纸。安从云从前在军营里的时候,见过斥候传来这种密信,写信的笔是用秘制的药水泡过的,待干了之后纸上不留痕迹,收信的人要经过特殊的处理字迹才会显现。

  不知这信是要从这里发出去的,还是收到却未曾打开看的。安从云知道几种法子让密信上面的字迹显现出来,可用的药水不同,若是处理不当,那么信上的字就永远消失了,她不能冒这个险,只能先想办法把那盒子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

  就在她重新拿起盒子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老爷,老爷您不要生气,宁儿只不过是……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