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考核
倚剑听风雨2021-05-19 16:423,066

  安从云抬眼望过去,两名女子施施然走了进来。

  林姨娘连忙起身行礼。开口说话的那个女子看都没看她一眼,挥了挥手,像打发奴婢一样将她打发了下去。

  安从云冷眼看着,待两名女子都坐了下来,才慢慢开口道:“大姐姐,二姐姐。”

  这两人正是诚意伯府的另外两位小姐。方才说话的女子叫周韵珊,是府中另一位何姨娘所出,长了一张鹅蛋脸,一双眼睛细长,斜眼看人的时候颇有几分风情,头上戴满了金饰,回回见面都要晃花安从云的眼。

  另一位是周韵灵,诚意伯府夫人所出的嫡长女。她的相貌不及周韵珊艳丽,也没有周韵宁娇美,只能算得上是清秀,于是便在旁的地方下了功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学堂里小有名气的才女。衣衫首饰上也与周韵珊不同,整日穿一身白衣,看着倒也清丽出尘。

  “听闻妹妹今日出门了?如今你身上可好利索了?”周韵灵柔声问道。

  “腿上还没好,有丫鬟扶着倒也不碍事。”安从云说道。

  “府中本有三辆马车,一辆是父亲母亲的,一辆是我们几个去学堂用的,还有一辆备着有人出行用,今日倒是不巧,一早上何姨娘便找母亲告了假,说要回家探亲,母亲怜惜她身子弱,让她乘马车出行,结果三妹妹你出门的时候就没有马车了。”周韵灵的脸上带着一丝歉意,声音诚恳。

  “不妨事,叫人去街上赁一辆便是了。”安从云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听玲珑说,周韵宁从前便和周韵珊不对付,而对自己这个大姐姐倒是十分亲近,整日跟在她后面。周韵灵看上去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言语举止间也温柔得体,落落大方,端得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只是安从云不是周韵宁,她从不吃这一套,尤其是听周韵灵有意无意说起马车被何姨娘用了,她更是觉得反感。

  当初周韵宁与周韵珊两人不睦,只怕中间没少有周韵灵的挑拨。

  “三妹妹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怕是早就觉得闷了,出门散散心也是好的。”周韵灵亲昵地拍了拍她的手,示意身后的丫鬟上前,从丫鬟手中接过了食盒,掀开盖子给安从云瞧,“昨儿父亲从外面回来,带了一盒福香楼的点心,我记得你是最爱吃的,就给你带过来了,你可要尝尝?”

  食盒里果然摆着各色点心,做得小巧可爱。福香楼的点心在长安城是十分出名的,精致美味不说,更难得的是一日只卖二百份,卖完便打烊,任是天潢贵胄来,也不肯多做一份。

  安从云刚回到长安城的时候,听闻有这样一家糕点铺子,难免心生好奇,只是连着去了两日都没有买到,于是也就作罢了。后来陆元白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她想吃福香楼的点心,有一日给她买了一份,她尝过之后,觉得味道并没有十分好,大约只是利用人们“物以稀为贵”的心理,所以才这样出名吧。

  虽然安从云不喜欢周韵灵,可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又拿了点心过来,她只能笑着说道:“谢谢大姐姐惦记,只是我这些日子胸口发闷,大夫说是在床上躺的时间久了,吃下的东西都不能克化,叫我往后少吃些米饭点心一类,多喝汤水才行,倒是要辜负大姐姐的一番心意了。”

  “哎呀,是我的不是,没有思虑周全。”周韵灵满脸歉意,“我就想着你从前喜欢吃这些,倒是没考虑到你的身子。如今你见不到就罢了,我还将点心拿来,反倒叫你看了心里头惦记着。”

  “父亲统共就带了一份点心回来,大姐姐你自己舍不得吃,巴巴地给三妹妹送来,结果人家根本就不领情!”周韵珊哼了一声,说道。

  “不过是一盒点心罢了,也值得你这样吃醋,”周韵灵笑着刮了一下周韵珊的鼻子,“从前你在我房里蹭了多少好吃的去,如今三妹妹受了伤,我难免要偏心她些,你前些日子得了风寒的时候,我不也是什么东西都想着你么?”

  周韵珊挑衅般地看了安从云一眼,笑着凑到周韵灵身边道:“我就知道大姐姐最疼我了!”

  若是周韵宁看到眼前这一幕,只怕又要同周韵珊较劲了。听玲珑说,她没有周韵珊能说会道,懂得讨嫡母欢心,再加上何姨娘从前是诚意伯夫人的丫鬟,在府中的地位要比林姨娘高了不少,周韵宁一直不得宠,连府中资历深一些的奴才都敢给她脸色看。

  这府里就只有周韵灵待她十分和善,于是她整日跟在嫡姐身后,对同样讨好嫡姐的周韵珊十分看不惯。

  周韵灵倒是对这两个妹妹都差不多,只是会时不时对其中一个更亲近些,另一个自然十分不甘,加上两人都是不知忍让的性子,往往就会起了争执,最后闹到诚意伯面前,挨上一顿训斥。

  日子久了,诚意伯越发不喜欢这两个庶出的女儿,而周韵灵作为嫡女,对庶妹亲近友爱,落在诚意伯眼中,就成了最懂事的那个。

  只是如今这身子里住着的是安从云,她才不稀罕周韵灵对她好,此刻见状,只偏过头去假装没看见周韵珊脸上的得意。

  周韵珊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觉得没什么意思,脸上的笑也有些挂不住了。

  “三妹妹,今日书院里的夫子说,再过两个月,便是考核的日子了。”周韵灵仿佛没有注意到两个妹妹的异常,温声道,“我想着你这些日子一直在家中休养,功课落下了不少,只怕最近也不能去学堂,这考核只怕没法通过,便替你向夫子告了假,待明年再参加也不迟。”

  “告假?”安从云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不行,我一定要参加的!”

  竹筠书院是长安城中最有名的学堂,不但寻常世家的子女都会送到这里,连宫中的皇子公主们也一并在学堂中学习。学堂里的夫子们皆是有名的大儒,最难得的是,无论男子女子,他们都一视同仁,即便是女子,想要学习兵法功夫,夫子们也不会阻拦,反而会教的更上心些。

  安从云当初就在竹筠学堂里学过两年的剑法,女孩子的体质难免要比男孩子差些,一开始的时候她总是跟不上教习的进度,于是夫子每天便单独将她留下来,陪着她多练两个时辰。

  那时候她拼命想要学会功夫,好能与父亲一起去北疆,每天回到平阳侯府之后,还要拉着陆元白切磋,掌心磨得都是水泡,最后终于在那一年的考核里拔得了头筹。

  自从她在周韵宁的身体里醒来,就一直在想着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她现在没有了功夫,这具身体十分娇弱,只怕连剑都提不动,至少要一年的时间她才能将从前的功夫拾起来,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可以说是身无分文,即便是以后有了功夫,没有钱她也是寸步难行。

  今日周韵灵所说的考核,便是安从云的一个机会。竹筠学堂每年都会进行一次考核,按照所学技艺不同,共有十场比试,分别是礼、乐、射、御、书、数、舞、香、阵、论,学子们根据自己所学参加考核,每一门考核有四名考官评分,按照评分排名,分别有不同的奖励。

  安从云之所以要参加考核,就是因为每一门的第一名,都有一百两银子的奖赏。

  一百两虽然不多,可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不得不去争的。

  她躺在床上的时候便盘算过,琴棋书画她虽样样不精,可骑射列阵上都没什么问题,不是她自夸,当初能同她一较高下的,也就只有陆元白和三皇子了,如今他们两人已经离开了学堂,想来其余人应当不足为惧。

  至于其他的,若是她的运气好些,也许在“数”和“香”上也能排到前列,只要进了前五名,便有银子入账了。

  这些日子安从云冷眼瞧着,诚意伯对她这个女儿十分不喜,她前些日子又闹出了这样一桩丑事,若是此刻有人上门提亲,只怕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诚意伯都会把她嫁出去,到时候她再想逃就难了,所以她一定要抓紧时间攒下跑路钱。

  “三妹妹,你就不要逞强了吧。”周韵灵一脸担忧地劝道,“我知道你前段时间一直在苦练跳舞,可是如今你伤了腿……”

  “大姐姐不要担心,即便是跳不成舞,我也是要参加别的考核的。”安从云说道。

  周韵灵咬了咬嘴唇,道:“罢了,我也不劝你了,你的琴艺也是可以争上一争的。只是你要记得万万不可逞强,万事以自己的身体为先,到时候我会陪在你身边,若是你觉得不舒服,我便同夫子告假,如何?”

  “谢谢大姐姐。”安从云笑着说道。

  旁边的周韵珊闻言,翻了个白眼:“只怕三妹妹这个强是一定要逞了,难得有一个可以露脸表现的机会,三妹妹怎么可能放过呢?大姐姐你难道没有听见,方才三妹妹还说,一定要去找那叶公子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