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姐妹
倚剑听风雨2021-05-19 16:423,211

  马车上晃晃悠悠,安从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要被摇散架了。一直过了半个时辰,马车才在一扇朱漆大门前停了下来。

  “小姐,到了。”小丫鬟先跳下了车,小心翼翼地扶着安从云下来,然后从荷包里掏出一串铜板塞给了车夫。

  安从云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周韵宁是庶出,在府中本就不得宠,私奔跳崖一事又丢了诚意伯府的脸面,如今处境更是艰难。且看今日,她身上的伤还没好,出门时府上连马车都不给备,还是丫鬟去外面赁的。

  她如今没有银子,又失了功夫,只能先暂时按捺住旁的心思,在这诚意伯府生存下去。

  安从云带着小丫鬟慢慢走回了周韵宁的院子,刚迈进去,眼风就扫到一个穿着烟色衣裳的身影朝她扑了过来。

  她心中大惊,忙不迭往旁别一闪,又不小心压到了左腿,额上顿时冒出了冷汗。所幸那人被她躲了过去,没有直接扑到她的身上。

  “宁儿,你身子还没好利索,不在床上好好休息,往外跑做什么?玲珑,你在宁儿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怎么不劝着些啊!”

  “姨娘,小姐执意要出门,奴婢劝了也没有用啊!”玲珑委屈地说道。

  说话的正是周韵宁的生母林姨娘,闻言立刻将目光投向安从云,一汪泪立刻氲满了眼眶:“宁儿,你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如今又伤在了腿上,若是不好好休养,将来落下什么毛病可如何是好?姨娘来了不见你,心中有多焦急你可知道?若是你真有个什么不测,姨娘也活不下去了!”

  安从云挪到床边躺了下去,听着林姨娘的哭诉,只觉得头都大了。她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别人当着她的面哭,偏偏自从她醒过来之后,林姨娘只要见到她,眼泪就像流不完一样噼里啪啦往下掉。

  她还记得自己刚刚醒来,尚未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就看到一个半老徐娘抹着泪扑到了她身上,正压在她断掉的肋骨上,险些将她疼得重新昏死过去。只是那时她尚且说不出话来,就只能任由林姨娘一边哭着一边打她,幸而玲珑还算是机灵,见她面色越发苍白,及时将林姨娘拉了起来。

  “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今日不过是出去转转,这不是好端端地回来了吗?姨娘就不要担心了。”安从云耐着性子说道。

  若是旁人,她指不定就不理不睬了,可是她躺在床上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看得清清楚楚,林姨娘对她——应该说是对周韵宁——是掏心掏肺的好,听玲珑说,她醒过来之前,林姨娘日夜守在她身边,一连几天连眼睛都没有合上过。

  “奴婢知道这话不应当说,可是小姐,您之前那般危急,老爷夫人也不过来看了一眼便罢了,就只有林姨娘一直守在您身边。往后您跟林姨娘亲近些吧,林姨娘给您绣的帕子,做的衣裳,还有那些鞋子,这么多年全都是按照您的喜好做的,您看都不看就赏了奴婢,若是叫林姨娘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啊!林姨娘每个月只有两匹布的份例,全都用在了您身上,奴婢瞧着林姨娘身上的衣裳还是几年之前的样子呢!”玲珑那时候对她说道。

  安从云一下子便心软了。终归是个惦念孩子的母亲,她如今占了周韵宁的身子,于情于理都应当对她的生母好些,于是她便拿出了十二分的耐心来与林姨娘相处。

  “伤筋动骨一百天,如今才不过一个月,哪里就能好了呢?”林姨娘抹了一把泪,从旁边的桌子上端了一碗汤来,用勺子盛了,放在口边吹了又吹,待到不热了,才放到安从云的唇边,“姨娘昨儿托看角门的小厦子买了几根猪骨回来,一早就炖了,快喝吧!”

  安从云听话地喝了一口,汤白味浓,只是——

  “姨娘,这汤是不是忘记加盐了?”

  林姨娘又盛了一勺,吹凉放到她唇边:“盐?盐可不行!这猪骨汤就要原汤原味的,喝下去才是大补!”

  安从云看着她殷切的眼神,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勉强吞了下去。

  林姨娘满意地拍了拍她的手,将汤碗递给玲珑,自己坐到了一旁。

  “宁儿,前些日子姨娘不敢问,怕你身子没好,提起来又伤心,如今过去这么久了,姨娘便想要问问,你心中是如何想的?”林姨娘拿起一把扇子,轻轻替她扇着风,问道。

  安从云又吞了一口猪骨汤,只觉得又黏又腻,仿佛沾到了她的喉咙上一般,连忙示意玲珑给她倒一杯茶来。待将一杯冷茶喝下去,才说道:“我没有什么想法,从前的事过去便过去了,往后日子还长,走一步算一步吧!”

  林姨娘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情来:“姨娘知道,那叶公子相貌英俊,仪表堂堂,一望便知日后定是人中龙凤,只是家世实在太差,你父亲是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若是当初你能听姨娘的,将心思藏起来,即便你父亲给你说了亲,也找个借口拖上两年,等那叶公子参加了春闱,金榜题名之后再来提亲,你父亲定会同意,到时候就一切都水到渠成了。只可惜,如今事情闹成这样,只怕往后你同那叶公子定然是无缘了……”

  “姨娘快别提那叶公子了!”玲珑嘟着嘴,气鼓鼓地将方才在街上时徐小姐说的话重复了一遍,“那叶公子一点都不识抬举,非但将自己撇的一干二净不说,还当众说小姐什么妾……轻贱……”

  “奔者为妾,父母国人皆贱之。”安从云见她想不起来,好心提醒道。

  “他真是这么说的?”林姨娘吃了一惊,旋即怒道,“当真是辜负了宁儿的一番心意!便是他不认同你的做法,为何不早早断了你的念想!如今他说出那样冠冕堂皇的话来,当初你给他银子的时候,他怎么就没有推拒,反倒坦然收下了?”

  “我还给过他银子?”安从云奇道。要知道,她从醒过来之后就计划着有一天要逃走,早早地便让玲珑清点过了她的首饰银钱。

  首饰就不必说了,她是庶出,又不得宠,多是些银饰,只有两套勉强能拿得出手的头面,虽是金子打的,却都是镂空的,边角已经黯淡无光了,上面还有些划痕,可见是有些年头了,便是拿去当了,也当不了多少银子。

  而她装银子的匣子打开之后更是寒酸,里面一共就两吊铜钱加上几块碎银,怕是连五两都没有。

  安从云清点过周韵宁的家当,知道她没什么钱,怎么如今听林姨娘说,她还曾给过那叶公子银子呢?

  “可不是!”林姨娘摸了摸她的头,当初安从云被抬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头上也磕破了,加上醒过来之后谁都认不得了,所有人都以为是伤了头的缘故,所以如今她不记得从前的事,大家也不觉得奇怪。

  “那叶公子不过是个穷书生,家中还有老娘要供养,小姐瞧着他穿的袍子都磨破了,就想要接济他。”玲珑气呼呼地说道,“小姐帮学堂里的人抄书,抄一卷赚半吊铜钱,日日都抄到后半夜,熬得眼睛都红了,好不容易攒了五十两银子,全都给了叶公子!”

  五十两银子要抄整整一百卷书!安从云看着自己嫩白的手指,只觉得一下子就疼了起来。她从小最讨厌的就是抄书,偏偏功课又不好,经常被先生罚,每每被罚了,都是陆元白替她抄的,她就翘着脚在一旁嗑瓜子。

  “陆元白,我坐累了,咱们两个出去玩吧!”她枯坐无趣,就拿瓜子丢他,扯他的袖子。

  “别闹,还有几页就抄完了,抄不完明天你要被先生打手板的。”陆元白纹丝不动,一笔一划地模仿着她的字。

  安从云摇摇头,把回忆从脑海中赶了出去,越想越是窝火。周韵宁,你真是个傻子!瞧瞧你这屋里头,哪样东西不是用了有些年头的了,连茶杯都缺了一个角!好不容易赚了些银子,不想着怎么改善自己的生活,不想着给自己省吃俭用的姨娘做身衣裳,都砸到了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身上!

  “我得把银子要回来!”她咬着牙道。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如今你且好生养着,旁的都不要想。”林姨娘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道,“那叶公子能说出那番话来,想必你如今也想明白了,他并非能够托付终身的良人,银子不银子的都无妨,往后不要再见他就是了。”

  “那些银子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凭什么不要回来!”安从云怒道,“想来能说出那般大义凛然的话来,叶公子的圣贤书没白读,定不会贪图区区五十两银子的!等我把银子要回来,就给姨娘你多做几身衣裳,多打几件首饰!”

  “宁儿,姨娘怎样都是无妨的……”林姨娘眼看就又要落下泪来,连忙将脸转到一边,拿出帕子擦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对她说道,“今日听那徐家小姐的话,想来外面的风言风语定然不少,往后你还是避着他些吧……”

  “凭什么我要避着他!等我的腿养好了,我一定要去找他!”安从云打断了林姨娘的话。

  “哟,三妹妹,前些日子你险些丢了命去,也丢光了诚意伯府的脸面,怎地还心心念念想要见那叶公子呢?你自个儿成了长安城的笑柄无所谓,别连累我和大姐姐也跟着没脸啊!”门口传来了一个女子讥讽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