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赏赐
倚剑听风雨2021-05-19 16:423,167

  不一会儿,玲珑和锦绣便抱着被子进来了。

  玲珑去给她铺床,锦绣将花盆翻过来,看到了藏在底下的盒子。

  “小姐,这个盒子方才扣在了花盆底下,一会儿叫玲珑姑娘收起来吧!”锦绣恭恭敬敬地将盒子递给了安从云,说道。

  安从云应了一声,随手将盒子放在了桌上,正好碧莲也从外面走进来,一双眼睛黏在了盒子上怎么都挪不开。

  安从云心下了然,倒也不说什么,只是端了杯茶水慢慢喝着。碧莲磨蹭了一会儿,忽然转到她面前。

  “小姐,奴婢……奴婢肚子痛,想去茅厕一趟。”碧莲说道。

  安从云笑了笑:“怎么忽然肚子痛,莫不是中午吃错了东西?”

  “许是方才在外面肚子里灌了风吧……”碧莲犹犹豫豫地说道。

  “哦?那你快些去吧!”安从云挥挥手便让她去了。

  “宁儿,这盒子一看便知道是她放的,如今定是又往夫人那里去了,你何不拦着她,质问一番呢?”林姨娘看着碧莲慌慌张张离去的背影,问道。

  安从云哼了一声:“我倒是觉得夫人并不知道这事,应当是周韵灵做的。随她去就是,方才大张旗鼓地找,什么都没发现,如今周韵灵也不见得会再来了。从她的院子过来有段路程,她知道即便是现在就赶过来,这盒子只怕也早被我收起来了。”

  “锦绣!”安从云叫道。

  锦绣放下手里的东西,来到了她面前。

  “你是和碧莲住在一起的?”她问。

  “回小姐的话,奴婢和碧莲住在一间屋子里。”锦绣回道。

  安从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最近这段时日,你有没有发觉碧莲和从前有什么不同了?”

  锦绣皱着眉想了想:“若说不同……奴婢想起来,碧莲前些日子同奴婢借过两回银子,后来又借的时候,奴婢手中也没有了,便没再借给她。”

  “你可知道她为何要借那么多银子?”

  “奴婢听闻碧莲有个哥哥,整日吃喝嫖赌无所事事,许是因为她哥哥吧!”锦绣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吧!”安从云道。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碧莲垂着头进来了。

  安从云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发出了一声脆响。声音不大,碧莲却被吓了一跳,身子一颤,不由抬起头来。

  “你去的时间倒是久。”安从云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

  碧莲的嘴唇嗫嚅了几下,没有发出声音,低着头进了里间。安从云心中一时转过好几个念头,这样一个背主的丫鬟留在身边,总归是个隐患,可若是用得好了,将来未尝不是她的一把刀。

  待三个丫鬟将屋子收拾干净,安从云进屋看了一圈,笑眯眯地夸赞道:“你们三个手脚麻利,这一会儿功夫便收拾干净了。玲珑,前些日子伯爷送了些首饰过来,你帮我取来。”

  玲珑不明所以,把装首饰的匣子抱了过来。

  安从云打开匣子,从里面拿了一副红玉耳坠和一只赤金镯子,分别递给了锦绣和碧莲:“你们伺候我尽心尽力,我却没有什么好赏赐给你们的,这些首饰你们拿去吧!”

  两人都是一惊,三小姐在府里的处境她们是知道的,手头一向十分拮据,平时连银子都没有赏过,如今却出手这样大方,着实让人惊讶。一时间两人都不敢伸手去接,还是安从云拉过了她们的手,将东西塞给了她们。

  “赏你们你们拿着便是了!”她说。

  两个小丫鬟连忙跪在地上磕头谢恩,安从云摆摆手让她们先下去了。

  “小姐,您为什么赏她们这么贵重的东西!”玲珑道。

  “左右我也不喜欢那些,给了她们自有我的道理。”安从云把簪子递到了玲珑手中,“这个你拿着,过两日抽空出去一趟,把这簪子当了,诚意伯夫人说这簪子花了一千两银子,当了咱们就有钱了!”

  玲珑撅着嘴把簪子收进了怀里,安从云看着她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不由失笑,在她额上点了一下:“看看你,嘴都撅到天上去了,之前我不就同你说过,那些个首饰你随便挑,怎么,如今见我送了人,心里不舒服了?”

  “小姐,您知道奴婢不是那个意思!”玲珑说道,“锦绣和碧莲,分明就有一个人伙同大小姐一起陷害小姐……”

  “你心里知道便是,不必说出来。”安从云打断了她的话,“往后这屋里看得要仔细些,寻常不能让旁人进来,若是多了少了什么东西,第一时间就来告诉我,记住了吗?”

  玲珑点头应了。安从云又道:“你去打听打听桃儿的事,待知道了她被关在什么地方,就回来告诉我。”

  “桃儿是谁?”玲珑出去后,林姨娘问道。

  安从云简单地将今日的事说了,林姨娘听得咬牙切齿:“宁儿你日日跟在大小姐身后,对她唯命是从,她竟不顾姐妹情谊,指示丫鬟害你,叫你在贵客面前出丑!想来定是因为嫉妒你貌美,担心夺了她的风头去,才这般行事!若不是你恢复得好,只怕今日就要着了她的道,若是再跌上一跤扭了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养好呢!”

  “姨娘莫气,她这不是没得逞么?”安从云淡淡说道,“况且无论是三皇子还是镇国公世子,都是心思通透的人,今日的事看在眼里,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林姨娘犹自后怕:“若是你真的跌倒了,刚长好的骨头怕是又要摔坏了!你等着,姨娘去给你熬些猪骨汤来!”

  一听到猪骨汤,安从云的嗓子眼里立刻就冒出一股油腻腻的味道来。她连忙叫住林姨娘:“姨娘,你歇着吧,这么热的天,你熬了我也喝不下多少,何必那么费力……”

  “能多喝一口也是好的!”林姨娘执意道,“况且有丫鬟动手,我不过在一旁看着罢了,你且等着就是了!”说罢,便往外走去。

  “姨娘,姨娘!”安从云叫了两声,林姨娘却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她只能对着她的背影喊道,“记得放盐啊!”

  安从云院子里折腾得天翻地覆,天香楼三楼的包厢里却是一派宁静。

  陆元白斜倚在软塌上,眼睛望着外面。

  天香楼坐落在怀雪河旁,从窗子望出去,刚好能看到河边嬉闹玩耍的孩子。怀雪河里生满了莲花,孩子们赤着脚,水性好的直接跳进河里,还有些年纪小或是不会水的,从家里拖来大大的木盆,坐在盆里漂在河面上,摘一片荷叶顶在头上,摘那些嫩生生的莲蓬。

  孩子们玩得热闹,忽然一个小女孩坐着的木盆被撞了一下,她正伸手够着不远处的一只莲蓬,一不留神便掉到了河里,在水面上扑腾着。

  陆元白刚站起身,就看见远远的一个小男孩飞奔过来,鞋子都没脱,直接跳进了河里,将那小女孩救了上来。小女孩趴在地上咳嗽,周遭的孩子吓坏了,全都围了过来,那小男孩气势汹汹地环顾了一圈,将目光锁定在最外面的一个男孩子身上,低下头向蛮牛一般冲了过去,撞到了他的肚子上,将那个男孩撞倒在地,骑在他身上厮打。

  小女孩缓过神来,爬起来过来拉他,两个男孩被分开了,救人的小男孩昂着头,指着被打的孩子说了句什么,拉着女孩的手便走了。

  被打的男孩脸上挂不住,甩开旁边扯着他胳膊的孩子,冲离开的两人喊了一句话,孩子们哄笑开来。落水的女孩回过头想要反驳,却被救人的男孩拉了一把,到底还是离开了。

  陆元白从小习武,耳聪目明,方才孩子们的话落在了他耳中。

  “以后你再欺负她,我就打死你!”救人的男孩说。

  “你那么护着她,她是你娘子吗?”被打的男孩喊道。

  孩子们嘻嘻哈哈开始起哄,陆元白的唇角微微有些上扬,旋即目光却又黯淡了下去。他重新坐回榻上,听卫言昭在一旁喋喋不休。

  “……那琴可算是寻来了,也不知道曼青会不会喜欢。她从小便心心念念想要一把云舒大师制的琴,如今终于算是得偿所愿了,想来看在那琴的份上她的态度也会和缓些。”卫言昭话锋一转,忽然说道,“陆兄,今日我瞧那周家三小姐似乎是认识你的样子,莫非你们从前便认识?”

  陆元白皱了皱眉头,隐约想起了那一日在大街上,被徐家小姐刁难的那个姑娘。只是他当时只觉得徐小姐声音刺耳,倒没有在意同她争执的那人长什么样子,今日听周家大小姐说周三小姐坠崖,才知那日见到的原来是她。

  “不认识。”他丝毫提不起兴趣,摇头道。

  “我听周三小姐直呼陆兄的名讳,还以为你们从前便相识。”卫言昭兴致勃勃道,“那周三小姐倒是个有趣的人儿,我本以为今日那般情形下,她定是要被责罚了,谁成想,竟能叫她找到了周大小姐出手的证据来。”

  “还不是因为你替她作证么?”陆元白淡淡道,“都是旁人家的事,你何必掺和进去。”

  “我蛮喜欢她那股气势的,看着简直和嫂子一模一样……”话说了一半,卫言昭便意识到自己不应当提这个,立刻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望着陆元白。

  陆元白闭上了眼睛,眼前忽然浮现出周三小姐气势汹汹望着他的模样。

  “是么?”他叹息般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