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搜查
倚剑听风雨2021-05-19 16:423,018

  “嘿,这么快就来了。”安从云眼疾手快,从林姨娘的袖中把那个画了春宫图的盒子掏了出来,四下望了望,觉得她这屋里实在是没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于是一抬手,把盒子和玉簪往上一抛,它们稳稳地落在了梁上,连声响儿都没发出来。

  有丫鬟把门口的帘子掀开,周韵灵和一个三十余岁的妇人一起走了进来。

  “见过夫人、大小姐。”林姨娘请安道。

  诚意伯夫人是个高高大大的女人,皮肤黝黑,嘴角微微向下垂着,哪怕笑起来的时候看着也有些苦相。听见林姨娘的话,她点了点头,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夏日天热,夫人怎么有闲情到我这里来了?”安从云亲手替她倒了茶,问道。

  诚意伯夫人坐下接过茶水,喝了一口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不动声色地将茶杯又放了回去。

  “你的腿伤了,母亲一直惦记着,老早就想着来看你,只是一直不得空,这才拖到了今日。”周韵灵笑盈盈地说道,“方才我去给母亲请安,母亲念叨着几个月没见你了,你走动不方便,于是便拉着我往你这儿来了。”

  诚意伯夫人闻言冷笑一声,道:“我又不是什么皇子、世子的,哪里能劳动你?今日若不是为了灵儿,我何必跑这一趟!”

  “母亲!”周韵灵娇声叫道,“方才您不是还说惦念着三妹妹,所以才过来看看的么?”

  诚意伯夫人伸手在她额上点了一下,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罢了,你何苦这样替她遮掩!她之前能做出那样不要脸面的事来,你替她遮掩过了,往后再做出什么,你还能全都替她遮掩了不成?”

  “三妹妹年纪小,一时走岔了路也是有的,母亲就不要计较了吧!”周韵灵恳求道。

  “一时走岔了路是无妨的,只怕有些人不知悔改,连自己的错处都认识不到,往后岂不是要越走越歪了?”诚意伯夫人斜睨着安从云道。

  安从云听着这母女两个一唱一和,表演双簧一般,忍不住冷笑一声,道:“我倒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惹得夫人和大小姐到我这里来指手画脚!”

  “住口!”诚意伯夫人一拍桌子,喝道,“你先前做了那样不知廉耻的事情,是我和灵儿劝着老爷将你救回来的!之后灵儿对你更是处处维护,怕你想不开,时时过来同你说话解闷,你倒好,你瞧瞧自己是怎么对灵儿的?”

  安从云奇道:“什么叫我怎么对她的?我如今连双腿还未好全,走路都要丫鬟扶着,我能欺负得了她吗?”

  诚意伯夫人冷笑:“好,你尽管嘴硬!今日府中有客,灵儿特地戴了一支青玉簪,谁知转头便不见了,难道不是你拿了?”

  “夫人的话说得好没道理,难道我还能去大小姐头上拔簪子不成?”安从云道,“这府里那么多丫鬟婆子,丢了东西夫人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还真是对我格外上心啊!”

  “丫鬟婆子哪个能近得了灵儿的身?”诚意伯夫人说道,“你也不必说我对你有成见,方才到你这里之前,我已经命人去搜了珊儿的院子,如今你既然觉得我冤枉了你,那么就叫人搜上一番,如何?”

  门外涌进来四个生的五大三粗的婆子,个个都死盯着安从云,仿佛只要她敢出声反对,就要将她堵了嘴拉出去一样。

  林姨娘还在一旁跪着,身子却微微发抖。她悄悄拉了安从云一把,安从云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稍稍用力,示意她不必惊慌。

  “夫人要搜就搜便是,我没做过的事,自然也不怕旁人来搜。”安从云望向周韵灵,周韵灵冲她甜甜一笑。她就说那根簪子瞧着眼熟,原来是周韵灵的,只不过这短短的时间,只怕周韵灵来不及将头上戴的簪子并那个小盒子藏到她房里来,不过是看着差不多罢了。

  诚意伯夫人挥了挥手,那四个婆子便大步流星地越过了安从云,在屋子里搜查了起来。

  安从云的腿有些酸了,也不管旁人,径自坐到了另一把椅子上,冷眼看着那几个婆子将她的屋子翻了个底朝天。

  簪子她们是找不到了,安从云更担心的是被她们发现了她床底下的暗格。所幸那几个婆子只是将她的铺盖都推到了地上,拎起来抖了抖被子,并没有发现那床板上另有乾坤。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那几个婆子终于将屋子都搜了一遍。为首的婆子来到诚意伯夫人面前,垂首道:“夫人,并没有发现大小姐的簪子。”

  闻言,周韵灵的脸上留露出一丝诧异,随即便被笑容掩盖了下去。她摇着诚意伯夫人的胳膊,撒娇道:“母亲,我就说三妹妹不会做那样的糊涂事吧!你还非要说二妹妹的院子搜过了,三妹妹这里要是不搜,怕二妹妹知道了心中难过。眼下两个妹妹这里都搜了一遍,莫说是簪子,就是些奇怪的东西也没有,母亲放心了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装衣服的柜子处瞥了一眼。那几个婆子将那柜子翻了个遍,里面的衣裳全都扯出来丢到了地上,除了几套略有些旧的裙子,并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诚意伯夫人见果真没有搜出东西来,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咳嗽一声,起身道:“既没在这里,那么便将今日园子里那些下人们的房里都搜一遍吧!那簪子是你舅舅从西域带回来的,花了一千两银子才买到,无论是谁偷了,我都要叫她好看!”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看向安从云,显然还是觉得是她偷了周韵灵的簪子。

  安从云却没有在意她的目光,她的心思全放在了诚意伯夫人刚才说的话上。

  一千两银子!她要是把这簪子当掉,岂不是就有钱了?这样想着,她忽然一点也不厌恶周韵灵陷害她了,甚至还盼望她多来几次,那她跑路的钱就够了!

  “走吧!”诚意伯夫人见安从云没什么反应,心中对这个庶女更加厌恶,带着周韵灵便往门外走去,甚至连安从云没有起身相送都没计较。

  “小姐,这……”待人都离开后,玲珑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她。

  安从云回过神来,瞧着满屋狼藉,忍不住苦笑了一声,方才她应当叫诚意伯夫人留下一个人帮她收拾好的。

  “罢了,一会儿慢慢收拾吧,”她说道,“你先将外面那两个丫鬟给我叫进来。”

  今日之事不是周韵灵一个人便能做到的,她这院子里出了叛徒,两个小丫鬟里,必定有一个被周韵灵收买了,帮着她栽赃自己。

  玲珑出去,不一会儿便带着两个小丫鬟进来了。

  安从云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两人,她自从醒过来之后,一直是玲珑在贴身照料,对这两个小丫鬟,只知道一个叫锦绣,一个叫碧莲罢了,其余一概不知。

  叫锦绣的丫鬟年纪看上去大些,生了一张鹅蛋脸,眼睛圆圆的,看人的时候带着几分好奇和探究;碧莲生了一张瓜子脸,比锦绣白些,眉眼弯弯,好像时时都带着笑。

  两人进了屋,按着规矩给安从云请了安,安从云叫她们两个起身。

  “这屋里被翻得这么乱,玲珑自己怕是收拾不过来,你们两个帮她一起收拾收拾吧!”安从云道,“玲珑,你先去把床帮我铺好,方才走了那么久,如今腿都酸了,我去床上躺一躺,你帮我仔细按按。”

  玲珑应声去了,安从云坐在椅子上,拉着林姨娘说着话,眼睛却一直在观察这两个小丫鬟。

  锦绣跟着玲珑去了里间,和玲珑一起将掉在地上的被子抱出去拍打,碧莲在屋里绕了绕,把被推倒的花瓶扶了起来,然后就走到装着衣裳的箱笼旁,把衣裳一件一件拾起来放进臂弯里,抱出去洗了。

  “宁儿,这两人……”林姨娘皱眉问道。

  安从云摇了摇头:“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不过也不急,等会儿便知道是谁了。”

  她叫林姨娘站到房间另一头去,自己拿起茶杯盖子,放在手里掂了掂,照着梁上便丢了过去。

  那盖子碰到放在梁上的玉簪与盒子,一并落了下来,林姨娘慌忙上前一步接在了怀里。

  “宁儿,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一手,姨娘怎么从来不知道?”方才险些没接住玉簪,林姨娘的额上一下子渗出了汗来。

  “从前在书院里学的罢了。”安从云说道。她这些日子一直在拉弓锻炼力量,如今已经小有成效了,可以将东西抛到梁上。只是若是她想要恢复到从前,恐怕还需要一段时日。

  林姨娘却没有生疑,她没有读过书,对于书院更是抱着几分敬畏的心情,安从云这样一说,她便不疑有他。

  安从云从林姨娘手中接过东西,拿起簪子看了看,想了想还是塞到了袖子里面。而那个盒子,被她藏在了一个倒扣的花盆下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