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陷害
倚剑听风雨2021-05-19 16:423,110

  安从云伸手去接那个盒子,刚打开瞥了一眼,就被林姨娘夺了回去,她只隐约看到盒子里面隐约画着两个小人,身形交叠在一起,似是在打架。

  “姨娘,这东西是你从哪里找到的?”她从未见过这个盒子,只是听林姨娘的话,似乎是从她的院子里寻到的东西。

  “你且对姨娘说句实话,这东西到底是不是你的?”林姨娘白着脸问道。

  安从云哪里知道这东西是不是周韵宁的,只是看着林姨娘凝重的神情,她大约猜出了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便摇了摇头:“我从未见过这样东西。”

  林姨娘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随即却又紧张起来,四下张望了一番,见没有人偷听,才说道:“姨娘知道你不会私藏这种东西的,只是这样的事……到底还是问清楚了才好。你前几日去看我时,我见你穿的那件胭脂色裙子裙摆处磨起了毛边,今日我等你的时候,想着闲来无事,将那条裙子拿出来替你补补,谁知在柜子最下面找到了这个东西。”

  她的面色愈发严肃,问玲珑道:“玲珑,素日里都是你在宁儿身边贴身伺候,这东西……你可曾见过?”

  玲珑懵懵懂懂地摇了摇头:“奴婢并未见过。”

  安从云蹙起眉头,问道:“姨娘,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你为何如此紧张?”

  “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罢了……”林姨娘含含糊糊地说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是不能瞧这些的,若是被旁人发现了你藏着这东西,只怕你的声誉就都要毁了!”

  听她这样说,安从云心里大约猜出来了:“莫非上面画的是春宫图?”

  林姨娘刚端起一杯茶水喝了一口,闻言全都喷到了地上,人也被呛到,不住地咳嗽。

  玲珑伸手替林姨娘抚着背,好奇道:“春宫图是什么?”

  安从云面色略有些尴尬,她方才只是一时顺嘴便说了出来,却没想到林姨娘的反应如此剧烈。

  春宫图这个词,还是她在军营里时听到的。她十一岁时跟着父亲去了军营,整个镇北军中只有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那些个糙汉子逗她归逗她,却也都将她当成宝贝一样哄着,不该说的话绝不当着她的面说。

  有一次她晚上睡不着,趿拉着鞋子去寻几个和她玩得好的兵,进了帐子却见到他们的脑袋都凑到一起,神神秘秘不知在看什么,一看到她,慌忙将手里的东西都藏了起来。

  她嚷着要看,平素里对她言听计从的百夫长却板着脸,将那几个兵狠狠训斥了一顿,然后告诉她,他们看的是春宫图,这不是女儿家应当看的东西,若是被人知道了她看这些东西,往后是要被人笑话的。

  她才不信这些,只是这几个人死活不给她看,她只能去求父亲。平阳侯那时的反应便如同林姨娘一般,一张晒得黝黑的脸变得通红,话都堵在了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后来等他缓过神来,将那几个小兵拉过来一人打了十个板子,连百夫长也跟着挨了十个。

  安从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给她看,只是看着别人因为自己挨了板子,她便不敢再提了。

  后来她回到长安城之后,有一回忽然想起了这事,问陆元白能不能给她找一副春宫图瞧瞧,陆元白差点被一口糕点噎死,半晌才说道,那是要等到成亲之后才能看的。

  那时候她是怎么说的来着?她记得她问陆元白:“那你都娶了那么多小妾了,是不是早就看过了啊?你真是太小气了,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连春宫图都不给我看!”

  陆元白却涨红了脸,一力否认:“我才没看过,我是要同你一起看的,你别着急,将来总会有机会的!”

  总之,安从云只知道春宫图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却一无所知。如今看林姨娘这个模样,那盒子里面画得八成就是春宫图了。

  “宁儿你……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林姨娘的咳嗽声好不容易平复了下来,哑着嗓子问道。

  安从云耸耸肩,她总不能说是自己上辈子知道的吧?

  “不大记得了,兴许是听哪个小厮浑说的。”她敷衍道。

  林姨娘不疑有他,正色道:“宁儿,这东西既不是你的,那么姨娘便同你说了,未出阁的女儿家是不能看这些的,若是被旁人发现了,就要说你荒淫无耻,往后莫说是要嫁人,只怕是要被送到家庙里去的!”

  “这么严重?”安从云吓了一跳。

  “且不说这些东西,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图,若是叫别人听去,你的清白也就都毁了!”林姨娘道。

  不过是说句话罢了,难道清白就这么容易被毁去?从前她问过父亲,也问过陆元白,没见有什么不妥。

  只是瞧着林姨娘这一副大敌当前的模样,安从云终究只是在心底默默吐槽了一番,面上乖巧道:“我知道了。”

  闻言,林姨娘的脸色缓了缓,又转向玲珑道:“玲珑,你是从小便在宁儿身边伺候的,如今也就宁儿能信得过的人也就只有你了。你且告诉我,这屋子还有哪些人能出入?宁儿的衣裳都有谁可以动?”

  “回姨娘的话,这院子里除了奴婢之外,就只有两个丫鬟一个婆子,那婆子平日只做些粗活,是不能到内室来的,那两个丫鬟倒是都可以出入,只是小姐不大喜欢她们,平日里也不叫她们进来伺候。小姐的衣裳一向都是奴婢亲自收整的,今日小姐出门前才刚刚翻找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玲珑答道。

  “那便是那两个小蹄子趁着你们出去,偷偷溜进来放的这东西了!”林姨娘咬着牙道,“只是不知是谁买通了她们,她们又收了什么好处,竟做出这样背主的事情来!”

  “姨娘安心吧,咱们且等着便是!”安从云道,“既然有人做了这事,那就一定有后手,这东西是不能被人瞧见的,做这事的人就一定要让它被瞧见,而且要大张旗鼓地被瞧见,她们只怕马上就要有所行动了,若是拖得太久,只要玲珑替我收拾衣裳,这东西定是要被发现的,她们一定要赶在这之前,才能从我这里人赃俱获。”

  林姨娘见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的愤恨焦躁也减轻了许多。她伸手拍了拍安从云的胳膊,说道:“宁儿长大了。”

  安从云默然。她不知道周韵宁是个什么性子,只是她绝不是个坐以待毙任人宰割的性格。

  “玲珑,你去屋里各处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多余的东西,瞧着可疑的眼生的都拿来给我,咱们小心些别被栽赃了。”安从云吩咐道。

  玲珑应声去了。所幸她这屋里装饰简单,也没有太多家当,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玲珑便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根青玉簪子。

  “小姐,前些日子老爷送了些首饰来,只是奴婢不记得瞧见过这样一根簪子了。”她把簪子递给安从云道。

  安从云接了过来,举起来看了看。那簪子晶莹剔透,水色极好,一看便不是凡品。

  “这手段也太老套了。”她嘀咕道。

  从前她有一次进宫的时候,正好瞧见几个贵女凑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见她来了,纷纷都止住了话头。不一会儿,昌平郡主便嚷了起来,说她的耳坠丢了,定是叫别人偷去了,寿安公主立刻给她做主,叫了宫女来,给在场的各位贵女都搜身。

  安从云瞧着那两人不怀好意地望着她,忽然福至心灵,往袖子里一摸,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里面就躺着一副耳坠了。冬日穿得厚重,那耳坠又精巧,勾在宽大的袖子里面,她一时没有察觉。

  她眼睛一转,就看到了不远处和三皇子一起的陆元白。陆元白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走过来问她出了什么事,她笑着说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昌平郡主丢了副耳坠,手底下却悄悄将耳坠塞到了他手上。

  陆元白面色不变,听罢又往昌平郡主那里去了,问她有没有什么他能帮上忙的。

  昌平郡主一向喜欢陆元白,闻言脸立刻红了,扭捏着同他说了几句,浑然不顾一旁寿安公主刀锋般的眼神。

  陆元白同他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那宫女也搜到了安从云身上。安从云举起双臂任她搜查,最终当然是一无所获。

  在场的贵女们搜了个遍,却根本没发现那耳坠,最后只剩下了寿安公主未曾被搜过身了,贵女们都望向了她,寿安公主脸色变得十分不好。

  “大家都搜了一遍也没找到,公主不妨也叫人搜上一搜,省得被旁人猜忌。”安从云不紧不慢地说道。

  寿安公主阴沉着脸,昂着头任凭那宫女上前搜身,谁知她刚一抬手,一对耳坠便掉在了地上。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还是昌平郡主干笑着打圆场:“这定是个误会,公主什么样的宝贝没有,哪里能瞧得上我这耳坠呢?”

  “就是,在场的姐妹们什么宝贝没有,何苦巴巴地去偷你的一对耳坠呢!”安从云凉凉地说道。

  她正想着从前的事情,忽然听到外面的丫鬟禀报:“夫人和大小姐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