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调拨
倚剑听风雨2021-05-19 16:423,125

  周承轩离开之后,亭子中又恢复了寂静。

  安从云重新坐下,手中的鱼食还没撒完,湖面上的风吹来,不冷不热,她觉得刚刚好。

  周韵灵看着这个庶妹扬起白玉般的手腕,几颗鱼食落在水中,一群锦鲤游上来争抢,不由冷笑了一声。

  “三妹妹如今真是长大了。”她忽然说了这样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安从云连头都懒得抬:“都是姐姐教导得好。”

  “三妹妹从小便聪明,只盼着往后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才好。”周韵灵说道。

  安从云弯了弯嘴角:“姐姐知道妹妹聪明便好,我还以为姐姐一直把我当傻子呢!”

  “你是我妹妹,我哪里会把你当傻子呢?”周韵灵也笑了笑,眼底却是一片冰冷,“我先回母亲那里了,妹妹自便吧。”

  说罢,她便带着丫鬟离开了。

  亭子中只剩下了安从云和玲珑两个,玲珑四下看了看,见周遭没有人了,一下子便放松了下来,拍着胸脯道:“吓死奴婢了,奴婢还以为老爷听了大小姐的话,要责骂小姐呢!”

  “我又没做错什么事,他凭什么骂我?”安从云将手中的鱼食全都抛了下去,拿出帕子细细地擦拭着手指,说道。

  玲珑听了却摇头道:“从前小姐也没做错什么事,老爷还不是经常责罚小姐?老爷的心偏着呢!”

  “偏心也要有个限度,我既然没做错,他就没道理责罚我。”安从云指了指桌上摆着的桃子,示意玲珑给她拿来,“等会儿你去府里打听打听,那个叫桃儿的丫鬟被关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被逐出府去。”

  “小姐还管她做什么?那丫鬟得了命令暗害小姐,不是什么好人!”玲珑捡了最软最红的一个桃子,将皮剥了,拿帕子垫着递给了安从云。

  安从云接过来咬了一口,甜蜜的汁水在她口中弥漫开来:“你没听春鸢说么,桃儿她娘生了病,只怕是周韵灵说能叫人治好她娘,她才做出这样的事来的。如今这事没成,反倒叫诚意伯怪到了她自己身上,只怕周韵灵没那么好心,还能给桃儿娘请大夫了。”

  “等会儿你先去打听着,待知道了桃儿在何处,我去瞧瞧她。”安从云道。

  她在这府里,身边能够信任的,就只有玲珑和林姨娘两个人了。只是这两个人,林姨娘整天遇到事情就哭,一点主意都没有,玲珑脑子不够灵活,又需要整天在她身边伺候,她得再拉拢些人才行。

  如今这个桃儿就不错,虽然一吓之下,她就将春鸢供了出来,可春鸢提起了她娘,她便立时住了嘴,显然是个孝顺的。而且她伸腿绊自己的那一下,若不是安从云从前功夫不错,反应迅速,肯定会中招,而且她绊完之后没有后退,而是立刻往前走了两步,混入了旁边看热闹的人群里面,身手敏锐不说,头脑也足够清醒。

  安从云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她自己在府里出入不便,玲珑也不能总往外跑,这桃儿被撵出了府去,正好可以替她做事。

  安从云几口就把桃子啃了个干净,抬手将桃核扔到了湖里。那桃核周围冒着泡泡沉了下去,几条锦鲤追着也跟着沉到了水面下。

  “走吧,咱们去看看二姐姐。”安从云说道。

  她不喜欢周韵珊,可也没有十分厌恶,在她看来,周韵珊不过是个心气极高又爱妒忌的小女孩罢了,坏心思倒是没有周韵灵那么多。她往后还要在诚意伯府住上一阵,不指望周韵珊能同她要好起来,只希望两人能够和平相处罢了。

  玲珑扶着她往周韵珊的院子走去。安从云自从醒过来之后,都是周韵灵带着周韵珊去探望她,她还没有去两个姐姐院中过,此番心里倒是有些好奇,同为庶女,周韵珊的穿戴可比她好上许多,她的院子应当也会比周韵宁的好很多吧?

  只是她一路走,却发现越来越偏僻,眼看着道路两边都长出了杂草来,于是忍不住问玲珑道:“这边都没有人来收拾么?二姐姐怎么住得如此偏僻?”

  玲珑摇了摇头,说道:“小姐忘了么?当初小姐和二小姐要搬出来单独住的时候,都挑中了含烟院来着,含烟院就在园子东侧,院子又大又宽敞,院里种着两棵海棠树,离老爷夫人的院子也近,是个顶好的住处。夫人有心想要将院子给二小姐,小姐您哭了许久,夜里便发了热,大小姐又去求夫人将院子给小姐,将不远的逐风院给二小姐,夫人本也是要同意的,谁知二小姐又不依,哭闹了许久。后来夫人烦了,便说那含烟院是留着往后等大少爷成亲之后给大少奶奶的,转头便给小姐和二小姐分了两个院子,一个比一个偏远。”

  安从云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桩事,也难怪周韵珊和周韵宁两个人不对付了,这府里一共就她们两个庶女,身为嫡女的周韵灵她们比不过,就只能两个人互相较劲,连住哪个院子都能争上一番。

  转过弯终于看到了周韵珊的院子了,安从云瞧着那大门上斑驳的红漆,心中叹道,原来周韵珊不过是看着风光,私底下的处境只怕不比她好到哪去。

  门口没有人守着,大门也只是虚掩。安从云刚走过去想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两个女子的声音。

  “二妹妹,你不要哭了。”周韵灵的声音传了出来,“如今事已至此,便是哭又能有什么用呢?”

  “当着三皇子的面,我的裙子就被她扯破了!那卫宁王世子说他看见了桃儿绊周韵宁,指不定也看见我裙子破了!”周韵珊哭道。

  “离得那么远,哪里就能看见呢?卫宁王世子只怕是随口一说罢了,左不过是个小丫鬟,看没看见又有什么打紧?他说她绊了,那么她就是绊了。”周韵灵劝道,“你不要再哭了,若是哭得久了,等明天醒过来,眼睛是要肿的。”

  安从云默默将手收了回来。周韵灵表面上听起来是在安慰周韵珊,可话里的意思,却是卫言昭根本没看见什么,替她作证也不过是信口胡诌。她对玲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悄悄凑得更近了些,想听听两人还会说什么。

  “大姐姐的意思,莫非那卫宁王世子根本什么都没看见?”果不其然,周韵珊立刻就想到了这一点。

  周韵灵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说道:“当时我同他们站在一起,是听到二妹妹的叫声才看过来的,我没看到之前发生了什么。”

  “果然……”安从云没有看见,都能想象得到周韵珊咬牙切齿的模样,“她自己不愿自己出丑,却偏偏害我!只是那卫宁王世子从前与她并不相识,为何会出言维护她?”

  “谁知道呢?自从三妹妹醒来之后,我是越来越看不懂她了。”周韵灵长叹一声道,“照理说,从前她时时和你我在一处,至少对于我是知无不言的,连对叶公子的心思都同我说了,如今不知怎地,倒是同我生分了不少。前些日子镇国公世子夫人出殡的时候,三妹妹连说一声都不曾,便带着丫鬟去了,听闻还在路上与徐家小姐起了争执,你瞧她回来之后可曾对咱们说了?”

  “听闻那次便是镇国公世子替她出的头,莫非两人真的从前便相识?”周韵珊忘了哭,问道。

  “瞧着今日镇国公世子的模样,倒不像是同她有什么交情的,倒是卫宁王世子……”周韵灵沉默了一会儿,似是忽然想到在背后议论自己的妹妹不好,笑着说道,“咱们别想这些了,猜来猜去的,没得坏了三妹妹的名声。兴许镇国公世子同卫宁王世子一般就是瞧着三妹妹生得貌美,不忍让她被人欺负了,所以站出来替她说话了呢?谁让三妹妹是咱们三个里面生的最好的呢?”

  安从云带着玲珑,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她本想来看看周韵珊,没想到却撞见了周韵灵在这里。周韵灵话里话外对她和周韵珊处处挑拨,也就只有周韵珊才听不出来。

  “小姐,大小姐……为什么这么说您啊?”待她们走的远了些,玲珑终于忍不住问她。

  这个小丫鬟虽然有点傻,可也能明白,大小姐当着二小姐的面说这些,无疑让二小姐对自家小姐更加嫉恨了。

  “谁知道呢?”安从云耸了耸肩,“随她去吧,不过是搬弄是非罢了,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她总有一日是要离开这诚意伯府的,到时候无论是周韵珊还是周韵灵,都同她没有什么关系了。若是这段时日能同两个姐姐和平共处,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可若是不能,她也不在意,见招拆招便是了。

  “玲珑,等下你去打听桃儿的事时,顺带帮我寻把刀来,”安从云吩咐道,“就要那种削果皮的小刀便可以了。”

  玲珑应了下来,却有些疑惑:“小姐,您要小刀做什么?您想吃什么,奴婢帮您削便是了。”

  “我自有用处。”安从云说道。

  两人一路说一路走着,很快便到了她自己的院子。刚跨进院门,安从云就被林姨娘拉进了屋。

  “宁儿,你告诉姨娘,这是从哪来的?”林姨娘面色发白,手中拿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