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贵客
倚剑听风雨2021-05-19 16:423,123

  不知为何,自从周承轩来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安从云的日子反倒好过了起来。

  他走后当天夜里,就命人送了两棵百年的人参来,被玲珑当做宝贝一样收了起来,还送了不少首饰,安从云挑了两样看着顺眼的,其余的叫玲珑都找机会拿去当掉。

  府里送来的吃食也精致了不少,虽还都是清粥小菜一类的,可那粥眼见着是跟从前不一样了,从前的清粥是实实在在的清粥,勺子搅一搅才能看到几粒米,如今一日三餐,银耳白果粥、燕窝枸杞粥、老鸭糯米粥……每天不重样地送过来,害得安从云吃得心中不安,总想着是不是有人要在吃食里下毒暗害自己。

  玲珑倒是十分高兴,抹着眼泪说到底是血脉至亲,老爷是心疼小姐的身子呢。

  安从云不以为意,当日周承轩踢林姨娘那一脚,害得她心口上青紫了一大块,回去之后半夜喘不上气,呕出了一口黑血,这些日子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安从云去看了她两次,林姨娘那个爱哭的性子,自己受了伤反倒一滴泪都没有流,知道她没有受罚之后,板着脸叫她不必再过来,如今腿上还有伤,走得多了只怕往后要落下病根。

  于是安从云又清闲了下来,这些日子一直在悄悄练习玲珑买回来的那张弓。

  玲珑得了她的吩咐,前些日子找了个由头溜出府去将那两套头面当了,换了那张弓来。她问玲珑银子是不是不够,玲珑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那伙计见奴婢指名要那张弓,说什么都不肯卖给奴婢,连价也未曾开,就只说那张弓已经有主人了。奴婢哀求了他半晌,他才问奴婢为何一定要这张弓,奴婢不敢说买来小姐会发财,就只说小姐坠崖之后遇见了仙人,经仙人指点一定要那张弓,那伙计听了之后沉默半晌,最后把弓拿来给了奴婢,一两银子未收不说,还出门给奴婢买了两个火烧。”

  安从云接过火烧咬了一口,那火烧被玲珑揣在怀里,还是温热的。她最喜欢吃陈记的火烧,火烧焦黄酥脆,卤好的驴肉鲜嫩可口,上面浇了老汤,一口咬下去鲜得她几乎将舌头一起吞下去。

  “不用理他,那人见了好看的女子便丢了魂,莫说是一张弓,多说几句话只怕整个铺子都要送出去了。”安从云嘴里含着肉,含含糊糊地说道。

  那张弓制作精巧,比寻常弓箭要细些,拿在手里也更轻。只是就这样一张弓,凭安从云现在的力气,却也只能微微拉动一些,想要全都拉开时不可能的。

  她在拇指上缠了线,每天只要醒了,就叫玲珑将弓拿过来,一遍一遍地拉着弓弦。最开始的时候,她只能拉开一点,慢慢地,能拉动一半,这样过了大半个月,她终于能将那张弓勉强拉满了。

  下一步就是练习走路。伤筋动骨一百天,她知道自己应当再好好养上一些日子,可是如今距离考核所剩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了,她得在考核之前恢复好才行。每天她都要走上两个时辰,最开始的事后还需要玲珑扶着,后来就自己做了一副拐杖,腿上的夹板也去掉了,慢慢在院子里转,渐渐地,她丢了拐杖也能走上一段路了,只是走得不远便要停下来歇一歇。

  这一日,安从云正在院子里慢慢走着,周韵珊忽然带着丫鬟来了。

  “二姐姐怎么到我这院子里来了?”安从云对周韵珊并没有太大恶意,无非就是觉得她有些聒噪,脑子又不大好使,总被周韵灵当枪使罢了。对于这样的人,她不愿同她计较,只是也不愿有什么交集。

  “府中今日有贵客来,母亲命我来看看三妹妹,若是三妹妹能活动了,便到前面去打个招呼。”周韵珊没好气地说道。

  “贵客?”安从云有些惊奇,“来的是谁?”

  “不知道。”周韵珊干巴巴地说道,“大姐姐已经往前面去了,你快些换衣裳吧!”

  安从云耸了耸肩,叫了玲珑进屋换衣裳。周韵宁的衣裳不多,外面周韵珊穿了件桃红色掐腰纱裙,想来周韵灵又是一袭白衣,安从云便挑了件月白色的裙子,省得同她们两个撞到一起。

  待她换完衣裳出来,周韵珊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你快些吧,方才母亲那边又派人过来催了,来的是三皇子和卫宁王世子,如今已经在花园里头了!”她站起来便往外走。

  安从云闻言一怔。这两人她都是认识的,三皇子的生母德妃,是她舅舅家的表姐,按理说还应当叫她一声姨母的;而周宁王妃的妹夫与她的堂叔是隔了一房的兄弟,论起来她应当叫周宁王世子表哥。

  长安城里就是这样,各大世家沾亲带故,俱是姻亲。只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两人与诚意伯府有什么关系,为何会忽然到这里来。

  安从云跟在周韵珊身后,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想,如今周韵宁已经及笄,周韵珊比她大上一岁,周韵灵更是已经十七了,却都没有定亲,今日三皇子和卫宁王世子来,诚意伯夫人叫她们几个去作陪,莫非有攀附的意思?只是凭借诚意伯府的地位,只怕是不大可能了。

  三皇子如今已是弱冠之年,亲事却一直没有定下来。德妃娘娘替他挑的是中书侍郎家的女儿,偏偏他自己看不上,喜欢的是周宁王世子卫言昭的妹妹,所以他堂堂一个皇子,日日同卫言昭混在一处,甚至连皇上骂了几回都不肯改。

  说起卫言昭,也是长安城赫赫有名的二世祖,与陆元白两人臭味相投,长安城中的赌坊青楼里面,常常能见到这两位爷的身影。镇国公就只有陆元白一个儿子,如今年纪大了,想要再生只怕也难了,故而陆元白就是再过分,他也不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最多不过是骂上两句出气,而卫宁王则不同了。

  卫宁王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哥哥,从小尚武,不耐烦朝堂之事,自请去了军中历练,后来腿上受了伤,不得不回到长安城当了个闲散王爷。只是当年从军时留下的暴躁脾气仍未曾改,卫言昭因为混账行为,这些年里没少挨打,甚至被自己亲爹吊在树上用皮鞭抽过,只是他所挨打,十回有八回是被陆元白坑的,陆元白还拿这事跟安从云炫耀过。

  安从云倒是没有亲眼看过几次这两人是怎么闹腾的,就只有一次,陆元白大半夜不睡觉,翻墙到她府中把她从被窝里揪起来,非要她跟着他去山上,她困得迷迷糊糊,跟陆元白一同骑着他的逐月,爬了半宿的山,脸上被蚊子叮了两个包。

  那时候还是初春,山上光秃秃的,风一吹过来她冻得直哆嗦。陆元白把外套解开,将她抱在怀里,让她闭上眼睛数十个数。

  她刚数到八的时候,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她瞪大眼睛,夜空中忽然绽放出了大朵大朵的烟花,将整个长安城都照亮了。

  “陆兄,陆兄!”远远地她看到卫言昭骑马奔来,脸上带着邀功的神情。

  陆元白冲他比了个大拇指,他的脸上就乐开了花,驱马来到他们旁边,跟他们一起看烟火。

  第二日安从云才知道,卫言昭差人将上元节时燃剩的烟火偷出来放了,他还算是聪明,知道搞不好容易起火,特地远离了民宅找了片山头,却没想到还是点燃了山上的枯树,火一直烧了两天才被扑灭,半座山都烧焦了。

  要不是卫宁王妃拦着,只怕他那次就要被卫宁王打断腿了,饶是这样,他也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月才又出来与陆元白鬼混。

  安从云每次见了卫言昭,都只是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而卫言昭不知为何,每每见她都十分热情,老远都要跑过来说上几句话,还特地叫自己的妹妹卫曼青同自己交好。

  安从云想着从前的事,一时不防,脚下忽然一绊,整个人就向前扑去。

  她从前习过武,如今周韵宁这具身子虽然没有什么底子,可到底本能的反应还在。在被绊倒的第一时间,她本能地就抓住了走在前面的周韵珊,只听见一声布帛撕裂的响声,紧接着就传来了周韵珊的尖叫声。

  安从云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才恢复的脚踝扭得生疼,她直起身来,看着手中抓着的半块桃红色织锦,心中不由苦笑了一声。

  虽然她没出过自己的院子几次,可是也是知道的,诚意伯府里的下人,若没主子的吩咐,是不能在园子里随意出入的。方才她便觉得有些不对,这路上的下人也太多了些,光是眼下周围就有五六个丫鬟,手中或端着果盘,或端着茶水,都被周韵珊的一声尖叫吸引了目光,驻足看了过来。

  “三妹妹,你也太不小心了——”

  周韵灵从一处花丛处转了出来,眼睛一扫,看到安从云好端端地站着,反倒是周韵珊抱着膝蹲了下去,不由一怔,旋即话锋一转,说道:“——你瞧瞧,二妹妹的裙子都被你撕破了。”

  安从云却没有看她,她的目光落在周韵灵身后的几个人身上,两个华服男子正是三皇子与卫言昭,而旁边一身素白的男子,却是陆元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后又嫁给了那个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